我机械的转过头,用强光手电朝着前面狂照,同时心慌的厉害,红儿虽然是个小人偶,不过它的性格更想一个小孩,所以我猜测她不会和我开这种玩笑的,要知道和它一起玩的可是七只恶鬼,即使红儿不说我也能猜出个大概了,一想到这些我就胆寒不已。

  刘大源他们听到红儿的话之后,立刻朝后狂退了几步,我转过头,发现离自己最近的刘大源,此时也在自己身后两米开外,身上贴满符纸,浑身颤抖,我无语的看着它们,随后对红儿说:“你问问这些姐姐要干什么?”

  红儿笑着答应我,随后麻利的从我的肩膀上跳了下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我小心的拿出青云罗盘,对着前方,罗盘立刻飞快的反转起来,转动的频率比遇到女灵的时候还要快,我看着疯狂转动的罗盘,顿时感觉到一种不安。

  红儿没去多久就回来了,它一路不高兴的说:“姐姐们要咱们都留下来跟它们玩,咱们能留下吗?”

  我无语的看着红儿那张天真的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刘大源冲过来激动的说:“当然不能了,我们是人,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红儿被他这一声吼吓了一跳,我急忙责备的看了刘大源一眼,随后将红儿抱了起来,和它说:“从现在开始你只管呆在包里,哪都不要去,听到没有。”我看着抿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红儿郑重的说,说完就要把它塞进包里。

  但是它哪里肯进去,我费劲了方法,这小家伙就是抓着我的肩膀不松手,我郁闷的看着它,最后终于妥协了,这小家伙估计也看出我不高兴,很听话的趴在我的肩膀上。

  我用手电朝前一照,发现手电的光只能照亮前面一米远的距离,而就在红儿回来之前,手电光还能照亮前面至少三米远,这样的狼牙手电可是能见度高达十米的,显然手电光是被什么东西阻隔了。

  |j最y新{章|R节上'p酷7匠网

  我一脸凝重的从包里拿出铜钱,红线、符纸和铜钱剑,这些都是我经常带的,红儿看到我拿出这些东西之后,非但没有半点害怕,反而很好奇的看着我,我没有理会它,而是让刘大源退后。

  刘大源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三五十张符纸,一把塞到我手里,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就逃命似的退到后面去了,我无语的看着他退后,一把将符纸递给红儿,红儿呵呵一笑,摆弄着那堆符纸,一脸好奇。

  而我则拿出铜钱在系在红线上,把红线拉成一条直线,咬破中指将血点在符纸上,拉出一条线,这些恶鬼一闻到我的血味立刻变得躁动不安,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翻过的如同乌云般的黑气,冷笑了一声,还以为有多厉害,看来也不过是迷失了心智的恶鬼而已。

  我将自己的血滴在地上,这些恶鬼立刻凑了过来,不过速度缓慢,似乎在估计我手上的红线,我苦笑着忍着痛按了按自己的手指,不断的有鲜血滴答滴答的滴到地上,心随着鲜血低落的频率不停的颤动,我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么一群怪胎。

  呜呜呜……

  这些恶鬼终于沉不住气了,虽然有这层黑烟掩盖着,但是我仍然看到几个人形的东西在黑雾中疯狂的扭动着,如同磕了药似的,是不是的发出呜呜的哭声,声音凄惨、诡异,在整条甬道里回荡着,和刚才我们遇到的那阵阴风差不多,之前我还以为是那七具男尸搞的鬼,现在才清楚,原来是这些恶鬼出来了。

  我沉住气冷冷的看着它们,双手死死的攥着这条红线,果然没过多久,一条人影突然从黑雾中窜了过来,周身都是一团乌黑的烟雾,而双眼却是血红色的,那双眼睛发出道道寒光,充满怨毒和嗜血的凶狠。

  它的速度快的令人咋舌,一瞬间就到了我身边,我几乎是看到它动的同时就甩出了红绳,甩出红线的同时,我立刻闭上眼睛。

  嗷嗷……

  几乎同时我的耳边就传来了一阵刺耳的惨叫声,这声音算不上恐怖,但是听上去却异常的凄惨,如同被剜心掏肺了一般,我的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头也痛得厉害,我擦了把眼泪,睁开眼睛朝着红线的位置一看,发现系着铜钱的位置正有一团黑色的人形在不停的蠕动着,似乎在不停的挣扎,显然它是想要好脱困,我好不容易才困住它的,又怎么能让它逃走呢?

  我抬头看了看其他的恶鬼,它们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似乎刚才那一下只是在试探我的能力,如果我很菜的话,估计现在它们已经一起冲过来了,不过我知道它们不会就此罢手的,于是我低下头急忙抽出一样红儿手里的符纸,红儿瞪着大眼睛看着我,茫然的问:“你是要杀了这个姐姐吗?”

  我不由的一愣,举到半空中的手滞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回答它,按老爹的说法,红儿也算是被注入魂魄的鬼,所以它才能和鬼沟通,现在看到我杀它的同类,自然会有些难过。

  就在我郁闷的时候,这时刘恒突然冲过来一把抢过我手中的符纸拍在了恶鬼的头上,这只恶鬼立刻嗷嗷的惨叫了几声,不停的挣扎,似乎经历了极大的痛苦,红儿皱着眉头看着它,最后实在忍不住抱着我的脖子不再看了。

  我轻轻的拍着它的后背,希望它不要难过,同时用另一只手紧紧的攥住红绳,不然这女鬼有可能挣脱红绳逃回去,到时候可就麻烦了,好在只过了三十来秒,这只恶鬼就彻底的化成了一滩黑水。

  我松了口气,将红儿拿着的符纸给每个人发了一张,告诉章伟他们,如果见到自己身上的符纸冒烟了,一定要大叫一声,那就说明他们中邪的,章伟他们愣愣的点了下头。

  我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恐惧,估计刚才的一切都已经使他们的人生观彻底颠覆了,他们恭恭敬敬的接过符纸,样子小心翼翼,我有些好笑,这些家伙看似冷血,其实也挺惜命的。

  我冷笑着将一张符纸递给刘恒,刘恒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笑的意味深长,我知道他已经看出我这是在收买他的手下,不过现在的局面他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了,于是他指着我们前面五米左右远的一团黑气,问道:“这样也不知办法,有什么办法能直接解决掉它们?”

  我想了想,其实我也知道现在的方法想要解决问题有些难度,但另一个方法我没什么信心却做,尤其是经历了被李博算计和被徐离悦骗,有遇到了刘恒这么个阴险的家伙,如果单单是我和刘大源两个我还有信心做。

  刘恒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于是冷笑着说:“孰轻孰重我还分得清楚,现在要紧的是尽快离开这里,你放心我不会在这个时候开黑枪的。”

  我沉吟了一下,既然刘恒已经这么说了,我也没有必要再矫情,于是我从包里拿出八根红绳给刘恒七根让他发给别人,系到左手腕上,最后一根系在自己的左手腕上,随后从包里拿出粉笔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缚,之后把朱砂洒在缚字上。

  做好这一切之后,身后那些人的红绳也都系好了,我让他们分别站在不同的七个位置,按照北斗七星的站法,正好他们有七个人,我回头提醒他们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离开现在站的位置,更不能大声喊叫,这几个人都很配合的点头。

  我松了口气,本以为这个计划万无一失,但是却没有想到这其中出现的差错却差点使我丢掉性命。交代完一切之后,我站在缚字正中间,眼睛死死的盯着剩下的那六只恶鬼,这几只恶鬼的怨气太重了,所以即使我打着强光手电,也只能看清楚它们黑烟缭绕里面的一双双血红色的眼睛。

  北斗七星本来就一定的辟邪作用,我让他们都系上特制的红绳,已经之前刘大源的符纸,他们只要不乱说话,我只要将它们引到缚字局里面,自己快速离开一切就行了。

  想到着我还心里窃喜,庆幸这次来的人除了我刚好够七个人,不然这个阵还真的办不了。我又用力按了下自己的手指,几滴鲜血慢慢的滴在阵局里,或许是由于鲜血的刺激,六只恶鬼开始躁动不安,六双血红色的眼睛不停的在黑雾中闪动,忽隐忽现,散发出冷冷的红光。

  我死死的盯着它们,心里既兴奋又紧张,豆大的冷汗不停的落在脸颊,红儿一边给我擦着汗,一边郁闷的看着那几只恶鬼,眼神复杂,自从第一只恶鬼灰飞烟灭之后,它就一直情绪低落。

  这时呜呜的风声又一次响起,我立刻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六只恶鬼身上,上一次那只恶鬼冲过来的时候,我也听到过这中声音,或许这就是它们动手的讯号,然而我想错了,就在我集中全部注意力往前看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嗷的一阵惨叫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