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七困七刑

  画尸术?这个词我听起来挺熟悉的,但却想不通到底在哪里听说过,于是我疑惑的冲着刘恒摇了摇头,刘恒冷笑了一声,说:“好吧,你不知道画尸术,那总该听说过七困七刑阵吧?”

  我听到这个阵法顿时浑身一震,这么邪门又残忍的阵法我怎么会不记得,所谓七困便是早齐七个成年男子将其魂魄封印在自己的身体里,让这些人以为自己没有死的,但其实他们已经死了。

  因为他们会被封印在土石之中,而且会把困住自己的地方当成自己的地盘,一旦有外人进入,这些家伙就会想尽办法困住这些人,不过单单只是困住的话还算温柔,重点在之后的七刑上。

  一般着中阵法是同时作用的,七刑是找其七个未成年的女孩,将其用残忍的方式折磨至死,然后埋在某个地方,这个地方通常里困住男子的地方不会太远,说不定就在我们的脚下,而这七个邪恶的女鬼,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我们死的比它们还要惨。

  说白了这个阵是先困住我们,然后慢慢的折磨,我一想到这就心寒不已,于是急忙问刘恒:“有什么方法解决?”

  刘恒蹲在地上点了根烟,随后皱着眉头说:“先把它们挖出来,一把火烧掉,只有这样才能破了这里的困字局,它们也能投胎,剩下的就要应拼了,毕竟那些怨鬼也不是好惹的。

  我点了下头,无意中朝墙上瞥了一眼,发现墙上其中一句尸体动了一下,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于是往前凑了几步,那洛阳铲捅了一下,那尸体突然拧了下头,冲着我桀桀的笑出声来。

  或许是尸体脱水严重,声音犹如锯木头似的,听着异常刺耳,瞬间就在整条甬道传开,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随着这声笑之后,周围顿时阴风阵阵,呜呜的想着,似乎有无数的冤魂在啜泣悲鸣。

  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结果不由的退后一步,同时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洛阳铲,刘大源捂着耳朵跑了过来。刚要把自己手中的符纸扔到那具干尸身上,结果一把被刘恒拉住了。

  此时刘恒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快要挤出水来了,他冷冷的盯着刘大源说:“不要刺激它们。”

  刘大源被他二叔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朝我靠了靠,不过符纸依旧紧紧的攥在手里,一身肥肉乱颤,尽管这货已经在古墓中经历了好几次惊悚事件。

  但是胆子却丝毫没有增大,章伟走过来疑惑的问:“老板,这该不会是鬼吧?你还这次容易,如果再遇到这样的是必须给我们加钱,我的兄弟也是要冒险的。”

  刘恒横了章伟一眼,平静的说:“如果按我说的做,就不会死,自己乱撞,那一定比谁死的都快,钱我不会加,不过我来这里只想拿一样东西,其他的你们都可以带走。”

  章伟听了之后眼前一亮,随后笑着说:“要怎么办?”

  刘恒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地面,似乎在想什么,而我和刘大源则站在一旁一言不发,之前我一直没有来得及问刘大源这伙人他们是什么来路,不过就现在的情况看,他们和刘恒未必是一条心,不过是雇佣关系而已。

  不知道哪位奇才说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我觉得这句话简直就是真理,刚好适用于现在,只要能开出比刘恒更高的价钱,那么这群家伙也一样会被那伙人卖命,没了这群人刘恒就是个光杆司令,到时候解决他自己就不是问题。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我一激灵转过头发现刘恒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随后露出一个冷笑说:“晨子在想什么呢?是在想怎么杀了我吗?你不用白费力气了,要知道你能活到现在应该多谢自己的风水本领。”

  我听了之后心里一阵,心里暗骂这只老狐狸,刘大源也挺出刘恒话中带有威胁的意思,急忙说道:“二叔你别这么说,晨子不会的,是吧晨子?”

  我机械的点了下头,强装镇定,同时尽量平静的和刘恒对视,此时这只老狐狸的眼睛已经冒出的寒光,我在他面前简直无所遁形,所以也只能违心的点了下头。刘恒呵呵一笑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说:“现在最要进的是怎么离开这里,晨子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咬着牙朝周围看了看说:“无论是什么阵法,本身都是依靠阴阳平衡来设定的,这个阵法也是运用了七阴七阳来设定的,我觉得现在这种状态是一种平衡,必然会引起其中一方暴走,到时候局面就没法控制了。”

  刘恒若有所思的定了下头,刚要说话,结果他的表情立刻变得怪异,我疑惑的转过头发现自己身后就是一面墙,根本没什么可看的,于是疑惑的问:“怎么了?”

  刘恒指着我的背包说,那是什么玩意儿?

  我接下背包这才想起来红儿还在里面,估计是包里太闷了,此时它已经从包里钻了出来,露出一个小脑袋左顾右盼,一见到我看着它立刻笑着说:“好热闹啊。”

  我无语的点了下头,发现刘大源已经退到了章伟旁边,双目圆瞪,他嘴唇颤抖的指着我的包,好半天才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句:“鬼呀!”

  或许是受了他的影响,章伟他们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我本来打算把红儿塞进包里,可悲的是它却先我一步从包里跳了出来,凌厉的落在了地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它在我的脚下跳进了地底下,的确,就像电视里的演的土地公似的,没入地下不见了。刘恒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他一把掐住我的胳膊激动的问道:“这宝贝你是哪得来的?”

  我被他掐的直抽冷气,挣脱了几下,但是这货就是不肯松手,无奈我只好编瞎话说,是我家家传的,这次我老爹怕我危险,才让我带着的。刘恒听了之后,眉头紧皱,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我知道他不信,但是我绝不会傻到告诉他这是在上次古墓中找到的,不然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红儿抢走。我极力挣脱了铁钳般的手,喊了句红儿别闹了,出来。好半天地底下突然传来红儿银铃般的笑声,不过它始终不肯出来,一阵无语,也懒得去理会它。

  为了转移刘恒这只老狐狸的注意力,我急忙说道:“风水术中有一种常用的术法,也类似于道术中的替身,就是找一样东西代替活人,从而使人躲避危难,我们不防试试看。”

  刘恒一听点了下头说,那就试试吧。我听出他有些心不在焉,估计还惦记的红儿,于是我想所有在场的人要了一件穿过的衣服,将他们的生辰八字都分别些在他们的衣服上,之后粘在另外一面墙上。

  做好一切之后,我又喊了一声红儿,它这才不情愿的从地下钻出来,不过怎么都不肯回到包里,无奈我只能任由它坐在我的肩膀上,一双小眼睛惊奇的看看四周,我们几个人都没有说话,虽然两边的话上还有很多金粉,但章伟他们现在现在哪还有胆量去刮,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的跟在刘恒的身后,脸色惨白。

  我懒得理会这些人径自往前走,不过心里却捏着一把汗,毕竟我之前从来没有摆过这样的阵法,阵法一旦失败的话,我们又可能立刻和恶鬼决一胜负,一想到这我就紧攥拳头,脸上的汗液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红儿不知从那里拿来一个东西不停的给我擦汗,我疑惑的转过头,才发现它拿着的竟然是一封帛书,丝质的,能保持到现在简直是奇迹,我好奇的问红儿,能不能借我看看。

  红儿笑着把帛书递给我,我一看,这居然是一样地图,而且看走向貌似和这座古墓很像,我疑惑的问红儿这图是哪来的?红儿呵呵的笑了两声说:“和姐姐们玩有些它们输了,就把这个给我了,真是小气。”

  我擦了把冷汗,虽扰早就料到那受到七刑死去的女孩会在自己的脚底下,但是真正知道自己是踏着死人走过来,心里还是不免有些寒意,我低着头让红儿帮我拿着手电。

  q酷匠d网T首发M

  开始仔细的观察这张图,或许是我看的太认真了,没一会功夫刘恒和刘大源就好奇的凑过来看我在干什么,他们两个人的惊讶不亚于我,刘恒抬起头死死的盯着红儿,我从他的眼中看出了贪婪,强忍着心里的厌恶咳嗽了一声问道:“你看咱们现在呆的应该是哪里?”

  刘恒听了我的话一把抢过地图拿到一边看去了,我白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刘大源尴尬的笑笑,让我别介意。对此我只能呵呵。

  不过此时我心情还算不错,毕竟自己这次的阵法又成功了,心中窃喜之余我转头看向红儿,突然发现它比我还高兴,见我看它高兴的说:“你看,那些姐姐又来找我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