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刻意识到这是一双眼睛,犹如两颗天然的红宝石,眼神冰冷,它冷冷的瞪视着我们,似乎要一口将我们两个吞掉,我小声责备道:“刚才为什么不跑?我们两个怎么可能打得过它!”

  李博像看白痴似的看了我一眼说,你怎么就知道这里就这么一只,就算是一只你觉得就你这身板跑得过它吗?我听了之后顿时无语,想想还在真是,我转过头紧张的盯着那只幻兽,手慢慢的伸到包里拿出罗盘。

  李博见我那罗盘疑惑的说,你不会是像给自己选个搞的位置吧?

  我顿时气结,不过也懒得和他解释我是像做过风水局困住幻兽,不过很遗憾,罗盘的指针晃悠了几下,最后停在了我们来的位置,我一下子蒙了,拿手电朝自己身后一照,这才发现原来身后不远处也是一个水池,或许和幻兽带着的位置是相连的,就在这时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又再次响起,李博疑惑的说:“奇怪,它不见了!”

  我转过头发现前方果然又恢复了一片黑暗,想了几秒钟我立刻明白了什么,于是大声对李博喊道:“快关手电。”

  说着自己也把手电关掉了。

  我不由分说的拉着李博往之前进来的那个位置快步走去,很快我们身后不远处又想起哗啦啦的水声,很明显刚才那货已经绕到了我们的身后,李博受过专业训练,自然也听到了响声,他擦了把汗说,原来这家伙是通过光亮来追踪猎物的。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喀嚓一声,我和李博都猛地朝后退了一步,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把我们来时的那个洞口封住了,李博风怒的吼了一声:“MD,敢算计老子!”

  我无语的看着他,随后小心翼翼的看着身后,他刚才那么大声,我生怕把水里的那位给引上来,不过还好,那货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松了口气,我走到被封住的洞口试探着摸了一下,封住洞口的是一扇铁门,分两扇,不过是从外面锁上的。

  显然是我们触动了什么机关才被困在这里的,想要出去的话,就只能破坏掉铁门,或者等人来救,李博想了想二话没说就从包里拿出了一直大铁锤,牟足劲狠狠的朝着铁门的上砸了一下,结果他自己被弹了回来。

  我怕他闪了腰,急忙上前扶了一把,结果我们两个都倒了。李博气的嗷嗷直骂,但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缓了一会,我转头朝着那只幻兽看了看,这厮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一直都没有动静,看着趴在门上郁闷的李博我好奇的问:“幻兽有多大?”

  李博不耐烦的说:“具体的我也不了解,我也是偶然间在一本野史上看到的,书上说,这家伙比大象还大,但是见过它真面目的人都死了。”

  说到这他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我苦笑着说:“咱们不会的,我有个想法,让幻兽帮咱们开门。”

  李博一听我的话来了精神,我点燃一个火折子扔到铁门地下,随后又把自己之前带来的一件衣服也扔了过去,衣服立刻被火折子点燃,我拉着李博躲到黑暗的地方,静静的看着铁门旁那团火焰。

  没等多久幻兽就自己跑了出来,一双血红色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团火,可惜就是不懂,李博见那家伙没动,随手又拿出一只火折子点着扔了过去,火光顿时亮了很多,不过令我惊讶的是这个家伙的眼珠转动了一下。

  居然朝着我们呆的方向看了过来,我从它的眼中看出了疑惑,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于是急忙后退了几步,这时铁门旁的火折子也燃尽了,周围瞬间变得如墨般漆黑,而那双眼睛则死死的盯着我们,随着我们的移动而移动。

  我擦了把冷汗,靠在角落里不动了,周围一片死寂,我只听到一阵细细簌簌的声响,而那双红色的眼睛似乎也离我更近了一些,难道这家伙上岸了?我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么一个想法,冷汗顿时像脱水似的不断的流了下来。

  空旷的石洞里,这阵声音如同拖沓的脚步声一点点像我逼近,我朝后退了一步,回手一推却推了个空,刚才李博明明站在那个位置的,但是现在他却不见了,我小声叫他,但是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手缩回来的时候无意中碰到的了自己的包。

  包上不知蹭了什么东西粘稠湿滑,就像鼻涕似的,异常恶心,我低下头闻了闻,这味道非常难闻,如果不是一直紧张的话我一定不会察觉不到,冷静之后,我朝着周围墙壁摸了摸。

  j~酷匠网!c首:)发ds

  虽然上面有的地方也被溅上了水,但却没有这种实话的感觉,一瞬间我就明白了是李博在坏我,他比我了解幻兽,但却没有相处办法来对付这个怪物,显然他已经想到要那我做诱饵来击杀幻兽了。

  我心里顿时一惊,转头一看,幻兽已经近在咫尺了,接着它眼中发出的红光,我清楚的看到这家伙足有三米多高,浑身都是如同树皮似的鳞片,我数了一下才发现这东西居然有六只脚。

  此时它正低着头俯视着我,下颚一动,丑陋的鼻子下面露出两颗锋利的獠牙,瞬间一阵腥臭扑面而来,我急忙从包里拿出匕首和罗盘将自己的行李包扔在了幻兽的脸上,随后朝着一旁狂奔,幻兽虽然看上去强大,但它却没有智慧。

  一见我把包扔给它,它立刻用自己的獠牙勾住我的包,反而放弃追我,不过我知道这家伙很快就会发现,包上有我的体味,还是尽快逃命的好,于是我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拿出红线、铜钱接着这里的丰富的水势,摆了一个困兽局。

  这个困兽局是经过我老爹改良的,简单但也有一定的威力,我把这个局摆在了铁门旁边,摆好之后,我冒着险咬破自己的手指,任由鲜血留在地上,无论是什么野兽,只要是沾染邪性的,就一定无法抗拒鲜血的气味,果然幻兽发了一阵火之后,就立刻朝着我冲了过来。

  它的牙上还挂着我的包,但它却毫无在意,而且这一次的速度,比之前靠近我时要快得多,我想自己是真的触怒它了,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幻兽,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心跳。

  耳朵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声音,毕竟周围还有一个潜在的危险,就是那个李博,在我眼中这家伙本应该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主,但经过这一路的观察,尤其是他刚才那一手,让我清楚这家伙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

  他在我身手抹尸油,也绝仅仅是想让我引开幻兽的注意力,我觉得他更多的是想杀了我,虽然我也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一想我立刻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充满危险,这也使我更加紧张。

  很快幻兽就冲了过来,我和它对视着,从它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杀气,我冷笑,如果这时和我交手的换成李博,我或许还会有些顾虑,单单这么一只没有智慧的野兽,还不足以让我恐惧。

  我深吸了一口气,在幻兽扑向我的瞬间,我猛地跳出了困兽局,幻兽还想要朝着我扑过来,但仅仅只差一步,它却没有办法走过来,只能在原地打转,这货很快就失去了耐心,开始疯狂的朝着周围的墙壁和铁门不停的撞击。

  我找了个位置安静的站在一旁,轻轻的将匕首放进自己的袖管里,周围不时的传来幻兽撞击发出的轰隆隆的声响,周围不停的石头被幻兽撞了下来,很多都落在了幻兽的身上。

  我躲闪了几次,慢慢的靠近幻兽,我一靠近幻兽立刻停了下来,瞪着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此时我从它的眼中看出了愤怒,它现在一定很想把我撕碎,不过可惜的是它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旁边的铁门终于承受不了这种撞击吱呀的惨叫了一声,轰然砸在了幻兽的身上。

  这两扇大铁门至少有四米来高,三米多宽,一下砸在幻兽的身上,饶是它体型庞大此时也被压得动弹不得,它不停的挣扎,冲着我嗷嗷的嘶吼,我感觉自己的耳朵被震得生疼。

  我快步走到它身旁扯下自己的背包快步跨过铁门朝外走,令我庆幸的是李博始终都没有出现过,这里我一秒钟都不想多呆,于是加快脚步急忙走回了之前那条甬道,我们跑出的距离并不远,所以没绕多大弯我就走了回去。

  本想着原路返回,不想再和他们掺和这件事了,但是我的脚还没有踏进甬道就听到身后有个人冷冷的说:“看不出你还有点本事,我倒是低估你了!”

  这声音冰冷沙哑,异常陌生,我猜测这一定是我不认识的人,于是不打算理会而是继续往前走,那是这声音的主人显然不想放过我,我刚朝前迈出一步,就感觉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抵在了我的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