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路虎和李博很会选地方,这个地方虽然是高,但是确实背风港,比较暖和,阳光直射,周围一片银白,配上湛蓝的天际,显得异常秀丽,我见过很多美景,但是此时却也不免被这里的精致所吸引。

  于是拿出手机给自己弄了几张自拍,虽然这里没有信号,但是手机号带可以当手表用,选好角度我转了个身刚想拍最后一张,结果徐离悦突然走了过来,我把她也拍上了,或许是处于恶搞的心里,我没有告诉她,而是保存好了直接将手机放进口袋。

  一转身就发现徐离悦正一脸阴沉的看着我,我心里一惊,难道被发现了?

  她看到我错愕的表情,于是生气的说:“你玩够了吗?难道不想救你朋友了?”

  我一听才想起来正是还没做,于是急忙转过头用望远镜观察周围的山势走向,风水术主要注重的就是风、水、气三者,这里的山势绵长高耸,隐隐有灵气环绕,估计这附近一定有一条风水极好的宝地。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情立刻好了,现在只要找到那条好的风水宝地就差不多能找到入口,这样的地方即使在这茫茫大山之中,也最多不会超过三条,所以应该不是很难,想到着我拿起望远镜仔细的朝周围望去,嘴里不断的叨念着从小被到大的风水口决。

  路虎会过头看着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前面,小声说:“徐离小姐,这小白脸真的懂风水术吗?别是蒙咱们,咱们回去还要和八爷交差呢?”

  t酷j匠d(网首J,发F

  徐离悦一反常态的冷着脸说:“这个你不用担心,上次刘恒他们进的那个地方就是他找出来的,你们说话小心,别什么事都当着他的面说。”

  路虎和李博听了这话,都到一边呆着去了,此时我正专心观察着周围的山势,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不然或许我就能猜到自己又进了别人的圈套了。

  过了两个小时,正好是太阳西沉的时候,最后一缕阳光直射在雪地上,闪着一片片银光,我也是在这个时候突然找到了入口的位置,眼睛本来看的就有些酸痛,这么一激动竟然流出眼泪,我一转头就看到徐离悦正站在我旁边,我一把抱住她激动的说,我找到了!

  徐离悦一脸错愕的看着我,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急忙松开她道歉,徐离悦摇了摇头说:“你找到入口了?”

  这话一出连一直在旁边发呆了路虎和李博也赶了过来,我给他们指了个方向说:“就在哪里,不过看着离这里有点距离。”

  徐离悦也点了下头,朝着那个方向看去,不过我清楚的看到她的眼中竟然闪过一丝忧伤,我摇了摇头以为自己看错了,这时就听路虎说:“这个距离走过去至少要一天的时间,咱们今天先休息下吧,明天一早就出发,天黑之前应该就能赶到那里了。”

  这个提议得到了一致通过,随后我们四个人就各自找地方休息去了。可能是白天睡的有点多,我现在反而不困了,一想到天一亮还要奔波,心里有些堵得慌,一到夜里这里安静的有些可怕。

  夜深,寒风凛冽,我转头一看,发现路虎和李博睡的正香,发出一长一短的呼噜声更让人心烦,我郁闷的爬出睡袋想出去透透气,结果刚走到洞口发现徐离悦正坐在那里,她仰着头一动不动的看着天空,接着皎洁的月光清楚的看到徐离月的背影。

  尽管她把自己裹在厚厚的棉服里,但是依然能够显露出婀娜的身材,显得有些单薄,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走过去,徐离悦警惕的转过头发现是我时候笑着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要知道从今晚之后就很难再有休息的时间了。

  我望着天空笑着说,睡不着,你不也睡不着吗?徐离悦笑而不语,我们就这么静静的做了一会,这里的风太大,最后只好回到山洞里,洞里的两个人依旧四仰八叉的睡着。

  我靠在角落里,扒拉了一会火盆,不知不觉的间也睡着了,这一觉睡的很沉,知道路虎来推我,我才醒过来,朝洞外一看,天也已经大亮了,路虎笑眯眯的,小眼睛已经被脸上的横肉挤成了一条线。

  他递给我一副墨镜说,雪看久了眼睛会花,带上这个就不会了,一会你跟在最后就行了。我点了下头,真是怀疑像他们这种从事“体力劳动”的人,怎么会胖成这个样子?

  摇了摇头吃完徐离悦递过来的一碗肉汤,就跟着这三人往山里走,这里的雪非常厚,一脚才进去,饶是想我这样接近一米八的个头,还没过了膝盖,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时间一长就会觉得越来越累。

  我回头看了眼徐离悦,发现这小妮子正一脸淡定的走在我旁边,见我回头于是转过头笑笑说,再坚持一会就到了,在雪里走的确是有些耗费体力。我点了下头,说没事。

  其实心里早就叫苦连天,开玩笑老子快要累死了,不过我总不能跟他说我受不了了。咬着牙又坚持了一会,结果实在走不动了,李博见我越拉越远,皱着眉头有些不悦,路虎笑着说:“卿先生你还是坚持一会吧,如果现在休息一会会更累,一咬牙就走到地方了。”

  我点了下头只好坚持着跟在最后,这一走就走到了中午,我在心里叫苦连天,徐离悦也看出我实在走不动了,于是催促着路虎和李博停下来休息,此时我也顾不上什么形象,直接扒拉了一下周围的雪,一下子摊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李博冷哼了一声,脸上写满了鄙夷,而路虎则呵呵的笑了两声,看似友好,其实他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他,我懒得理他们自顾自的坐在雪地里休息,徐离悦看到我近乎扭曲的脸哈哈的笑了几声也坐在我旁边说,卿晨别郁闷,论体力你当然不如我们这些常年在外奔走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