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懒得和他废话就直接跑出门给徐离悦打电话说,我要考虑下。

  徐离悦似乎要就预料到我会答应,于是笑着说,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给她打电话,她来接我。我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心里七上八下的,一边担心刘大源会出事,一边也担心自己这一次去有要经历危险,搞的自己精神恍惚。

  卿红也不打扰我,一个人坐在那里看韩剧,我靠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梦境凌乱,一会梦到自己被一个类似史前怪兽一样的大家伙追着咬,一会又梦到刘大源掉进一个深潭里,冲着我挥手要我救他。

  总之睡了一觉之后不但没有解乏反而开始头痛了,我支撑着爬起来,发现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基本都是我平时爱吃的,卿红把一双筷子递给我,看着我错愕的表情认真的说,祝你能活着回来,这次可不必我那里容易出来。

  我顿时怔在了原地,卿红没有理我而是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我抹了把脸急忙和卿红开始抢饭,卿红的饭量比我大得多,所以不抢的话我都够呛能吃饱,我们沉默者吃了一顿饭,随后我好奇的问她是不是去过我即将要去的地方?

  不然怎么会知道这次更凶险呢。卿红认真的想了想说:“因为血雨珊瑚是这五种宝贝里最低级的,越是高级的宝贝,自然需要更好的保护,绵族人的行事规律一向如此。”

  “绵族?”我自认为自己看过不少书,却从来没有听说过绵族这个民族,我抬起头刚想问卿红,却发现她已经被电视剧吸引了,根本不打算回答我的问题,或许她是不想说,我叹息了一声独自收拾了一下满桌的餐盒,随后和卿红说了一声就提前回家了。

  回到家我一件事就是在百度上输入了绵族两个字,我隐隐觉得这个种族和所谓的长生不老术有些关系,结果一百度我倒是找出了一个关于绵族的介绍,但是它的可信度还真是有待考证,我是在游戏资讯里找到的,上面写的倒是挺神秘的。

  看了一会也找不到结果,我决定放弃了,卿红少说也有几百岁了,几百年前的神秘民族,它至今还是否存在都是个问题,更加无法考证它的来历和位置,叹息了一声我关掉电脑,倒在床上,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才打电话给徐离悦。

  徐离悦那边似乎就在等着我的电话,电话刚刚接通,那边就笑着说,卿先生考虑的怎么样了?我苦笑了一声问:“什么时候走?”徐离悦笑着说,现在可以吗?我半个小时之后去接你。

  》看“.正*^版L章*节w●上◎,酷匠YC网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没有想到着小妮子还如此急性,急忙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做起来开始收拾东西,这一翻我竟然在自己的包里找到了一直青玉盒子,回来这么久了,我竟然把它给忘了。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选择拿着这只盒子走到老爹的房间门口,打算让老爹帮我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每天这个时候老爹都在看新闻联播,自从我们谈完二十年前的事之后,他就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郁郁寡欢。

  我叹息了一声,轻轻的敲了几下门,房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好半天我来的才打开门,我看到老爹的一瞬间就吓了一跳,短短几天的时间,老爹的两鬓居然长出了白发,他穿着宽大的睡衣,消瘦的脸庞上有些倦容,我心里一酸,问道:“爸你还好吧?”

  我老爹摇了摇头,刚要说话,结果眼睛突然直勾勾的盯着我手上的青玉盒子,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我吓了一跳,不由的朝后退了一步,那知我老爹突然冲过来抢过我手里的这只青玉盒子,手忙脚乱的打开。

  一脸惊恐的看到盒子里那只木偶,浑身哆嗦,我印象中老爹是个挺稳重的人,我从没有见他这么激动过,好半天老爹才问:“这个就是你在古墓中带出来的盒子?”

  我点了下头,老爹郁闷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从盒子里取出那只木偶,冲我摆了下手,我疑惑的走过去,才发现老爹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跟银针,他一把抓住我的左手在食指上狠狠的扎了一下,我疼的只抽冷气。

  但是老爹枯干的手异常有力,我怎么都挣脱不了,紧接着老爹就把我的血滴在了木偶的眼睛上,之前木偶的眼睛是黑色的,但是一滴到我的血,这只木偶的眼睛居然隐隐的发出了红光,而且快速的转了转,我吓的急忙挣脱了老爹,离那只木偶远一点,老爹平静的看着这只木偶,一脸严肃。

  我们都死死的盯着那只木偶,一转眼这个东西就开始手舞足蹈起来,而且眼睛一直看着我,之前我还一直对它挺排斥,不过这回看到它之后我反倒不害怕了,而且还觉得这家伙小脸粉嘟嘟的挺可爱,它冲我伸出两只手,想要让我抱它,我犹豫了一下,才从老爹的手里把它接了过去,老爹看到我一脸茫然的样子,苦笑着说:“像这种人偶一共分两种,一种是邪一种是正,我刚看到这只是穿着一袭红衣的,而且还被这种盒子封印住,以为它是邪的那种,不过反复一看,才发现不是,它现在与你的血脉相连,以后会听你的话。”

  我点了下头又仔细看了看这个家伙,实在不知道它除了观赏价值之外,还能有什么作用,不过在以后很多次遇险时,这家伙都帮了我不少忙,当然这是后话。老爹见我还没走,于是疑惑的问:“还有事?”

  我点了下头,最后一咬牙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了老爹,老爹听了之后,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把匕首给我,这把匕首我小时候见过,一把汉代的利刃,不知道杀过什么大人物,总之戾气很重,能驱百邪,老爹这次是出了血本了。

  我郑重的接过那把匕首,就听老爹说,这一路自己长个心眼,照顾好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