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A最)j快,上@c酷◇G匠网

  刘大源舔了下干裂的嘴唇,愧疚的说,我看你没走,就打算在这里留一段,我之前真的不知道二叔去那个……地方的目的,不然我一定不会拉你下水,晨子你可不要怪我呀。

  他的一番话说的没了脾气,想想自己也不能迁怒刘大源,所以只好说,好了,咱们现在就走吧,到镇上办点事就会洛阳。刘大源茫然的看着我问,还要办什么事呀?

  我郁闷的指着红衣女人说,要给她换身行头,不然太扎眼了。

  刘大源坏笑着点了下头,就说要回去收拾下,收拾好了叫我。我点头说去吧。

  刘大源走了之后我和这个红衣女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就叫她卿红,并不是我想要占她的便宜,是她自己同意的,我们一行到了镇上,我按照卿红的身材给她买了一套运动服,随后我们就驱车回到了洛阳,回到自己的店里时,距离开已经有五天之久了。

  我的邻居都好奇的问我去哪里了,还带回了这么漂亮的女孩,我苦笑着说,这位是我表妹,到我家玩的。那些人呵呵的笑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卿红倒是不吵不闹,不过对周围的一切都很好奇,尤其是喜欢看电视,所以一天到晚的把着电视看起来没完。

  不过我也懒得说她,她这样也好,省的惹事。回来之后我做了几天噩梦,大致都是进入了那个塌掉的古墓,周围漆黑一片,就剩下我自己了,接着就是各种惊悚,几乎把我这几天的经历统统放大,有一次我甚至又梦到了那几个考古的人,梦到他们之后,我突然想到了我老爹。

  老爹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他还在考古队工作过,我一直都很好奇老爹怎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这种疑惑在我心里不断膨胀,终于有一天我决心要回家问问我老爹,那个时候,已经距离上次回来一个月的时间了。

  眼看着就差一个月到新年了,我还在店里面忙着算账,门上的风铃叮叮的响了两声,随后一个身影晃了进来,我以为是来选佛像的客人,于是头也没太的说,随便看看,但是不要用手指,更不要说哪个不好,选好了告诉我就行了。

  结果好半天我也没听到动静,我抬起头一看,发现自己对面正站在一个穿着藕荷色大衣,牛子裤,白色长靴的长发女孩,女孩冲着我呵呵一笑,异常靓丽,然而我立刻认出这位就是在古墓中从刘恒手里抢走血雨珊瑚那位。

  我不想再和之前的事有什么纠缠,于是平静的说,如果是先佛像那我欢迎,如果不是请离开,我对你要做的事一点兴趣都没有。女孩显然一点都不惊讶,她笑了笑说,好吧我买地藏王菩萨的,你帮我选一尊吧。

  我懒得和她废话,只想让她赶紧走,于是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尊,用盒子装好递给她,女孩没有接佛像而是拿出了一张名片说,这是我的名片,交个朋友。

  说完也不问价钱就直接甩了几张百元大钞捧着佛像离开了,我拿起名片看了一眼,原来这女的叫徐离悦,我摇头苦笑了,哪会不知道这家伙打得什么注意,她能出现在古墓中,还抢走了血雨珊瑚。

  就说明这女的也相信什么狗屁长生不老之类的,为了不卷入其中,我就更要离她远一点了。于是我将那张名片随意的塞到账本里,继续算账,终于搞定账目之后,我按了下脖子才发现卿红在看着我,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这女人不暴走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而且很漂亮,我一下子来了心情,于是笑着说,走我带你去吃饭。

  卿红歪这头看着我,随后平静的指着门外说,那女的喜欢你。我脑子里顿时像炸了一个惊雷似的,虽然心里有点窃喜,毕竟被那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喜欢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一想到凶险的古墓。

  我就像被当头破了一盆冷水,勉强笑笑说,别乱说,我们根本不熟。好在卿红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而是听话的穿好衣服跟我出去吃饭,一个月下来,她已经渐渐的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所以很熟练的跟着我并排穿行在人行路上,引起无数男同胞的侧目。

  不得不说卿红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虽然徐离悦也很漂亮,不过卿红较之更多了一分冷艳,看上去更有气质,我顿时有种自豪感,带着卿红吃了一顿火锅,我嘱咐她会到店里,自己则打的回家去了。

  晚上我还要询问老爹一些事情。回到家正好七点半,我坐在老爹的旁边耐心的等着他看完天气预报之后,才问他,爸你不好奇我这几天没回店里也没回家,去哪里了吗?

  我老爹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问他,放下遥控器转过头愣愣的看着了我一眼,我恍然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慌乱,不过他很快就转过头去,看着电视问我,对呀,你去哪里了?

  我深吸了口气,从小到大我对老爹还是挺畏惧的,尤其是在他逼着我学习风水术的时候,很多人喜欢学这些,但是我小时候对这些东西却一点都不感兴趣,也因为挨过不少打。

  不过那个疑问已经折磨我很久了,所以我鼓起勇气问道,您之前跟我说在给富商家看风水时,无意中遇到的古墓是假的对吗,其实你是在深山里遇到的那座古墓,并且还是和好几个人一起进去的,包括我朋友刘大源的父亲对吗?

  我老爹握着遥控器的手哆嗦了一下,随后一脸煞白的转过头,问道:“谁和你说的?”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之前的经历一股脑的跟老爹坦白了,我清楚的看到老爹的脸由白转红,由红转青,直到我把事情的经过都讲完,他还冷冷的盯着我,我从来没有见过来的这个表情,所以紧张的没有说话,好半天老爹才低着头叹息了一声说,你就那么想知道吗?

  我点了下头,自从看到老爹的表现之后,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所以我想知道真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