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上面写的神乎其神,到最后连我都不信,我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老爹,居然会为了这么一个荒谬的理由来这种鬼地方,我真想回去之后好好问问他,如果我还能活着,刘大源间我看的出神,于是急忙问道:“晨子你有什么想法?”

  我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银河,随后问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大源牛郎织女的故事你熟悉不?”

  刘大源被我踢得这个问题搞得愣住了,我苦笑了一声,转过头,他见我不是开玩笑,于是急忙点了点头,说:“这个故事谁不知道,牛郎织女之间隔着一条银河,然后用喜鹊连上桥相会,这可是几千年前的俗套故事。”

  他毫不在意的就说了来了,这时刘恒凑了过来,惊愕的说:“银河?鹊桥?晨子你究竟想到了什么?”

  我郁闷的转过身笑着说:“也许我们忽略了一件事,这条河不一定是真的水银河,就算当年的银河按照现在的说法也不过是一条星体组成的,也不是水银做的,我们眼前的这条当然也不是!这里的主人就是喜欢故弄玄虚。”

  “不可能,你自己也不是没看到刚才那条铁棍放在里面一下子就化掉了!”徐二毫不犹豫的反驳我。刘大源也疑惑的看着我,似乎也有些不相信,而刘恒则低头不语,像是在想什么。

  我没有说话,而是将随便拿着一件衣服走到银河边上,随手就扔了进去,让我们的没有想到的是,衣服并没有被侵蚀,而是附在了银河,就像是附在水上似的,虽然一直在流但是却始终都没有沉底,更没有被腐蚀。

  刘恒他们三个都惊愕的看着我,刘大源惊愕的跑过来,仔细的用放大镜看了看,有些不可思议,他刚要问我,就被我止住了:“别问我,我不知道,我只是通过你老爹他们穿的衣服得到了启发。”刘大源直接被我一句话噎了回去,不过还是很好奇,这时刘恒走过来问:“布料没事,但是我们要是直接越过去能行吗?”

  我摇了摇头,刘大源疑惑的问:“不能。”

  我苦笑了一声,说:“不知道。”

  刘大源一脸无语的看着我,估计是被我雷的够呛,但是没办法,我们谁能上去试试,最后还是徐二相处了一个招数来,他自己居然带了一块生猪肉,随后用一个铁杆子吊起来,把猪肉垂到银河上。

  我们几个都屏息看着,眼看着这块猪肉触到了水银,徐二就迅速收了回来,我们仔细一看,发现上面除了居然什么都没有,只是有点湿,我们几个都送了口气,刘恒擦了把汗高兴的说:“你再把猪肉多接触一段时间,看看回怎么样?”

  徐二听了之后,立刻又把猪肉举起来,我们都把手电朝着猪肉照了照,刚开始的时候还没事,但是过了两分钟之后,猪肉的表面就开始冒烟,很快居然着火了,也就不到五秒钟之内,五六斤的猪肉就彻底的燃尽了,变成了飞灰落进水银河里。

  徐二一松手,连着铁杆都掉进了水银里,我们几个都愣住了,好半天刘恒才平静的说:“如果我们能在两分钟之内离开水银河,就不会有事的。”

  刘大源也符合着说:“对呀对呀,我们快点游泳就行了。”我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刘恒疑惑的看着我问:“怎么了晨子,你觉得这样不行吗?”

  我苦笑着说:“我们刚才实验用的是猪肉,猪皮比人皮厚的多,而且这个水银河有多深,里面有什么我们都不清楚,贸然下去只要出现一点点小偏差,我们就彻底完蛋了!估计下场还不如那块猪肉!”

  刘大源听了我这话之后,立刻吓得脸色煞白飞快的远离这条水银河,刘恒则疑惑的问我:“那你有什么好办法,不如只说吧,我们再在这里耗下去也没什么好处。”

  我叹息了一声,随后什么都没说,只是指着水银河上飘着的那件衣服,此时它还完好无损的飘在上面,刘恒顿时眼前一亮,我平静的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只要不被水银接触到皮肤,应该就没事。”

  徐恒点了下头,随后我们几个都跑到自己包旁边,把手和其他容易沾到水的部位都用布紧紧的过起来,随后还是徐恒最先快步走进了水银河里,我们几个见他顺利的到了河的对岸,才快速的跑了过去。

  还好这条河只有三米多宽,而且河里面也没有什么诡异的东西,所以我们顺利的到了对岸,脱掉身上能脱掉的外套,我还是感觉非常的不舒服,似乎有什么东西紧紧贴在自己身上似的,刘大源估计是看到我的表情不对,于是安慰道:“你别这样了,就像是被水淋湿了……”

  说着说着他居然转过头,我也跟着转过头,就听刘大源哆嗦着问:“晨子你有没有感觉这些人在看着我们?”

  我点了下头,刚才我正好看到一具尸体转过头了,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它那双被水银凝固住的眼睛看的我心里一凛,这时刘恒他们走了过来小声说了一句让我汗颜的话:“它们是活的,你不是在笔记上看到了‘生魂’吗?”

  我狠狠的哆嗦了一下,随后就听到刘大源哆哆嗦嗦的说:“二叔你别吓唬我们了。”

  刘恒也知道刘大源他胆小,于是及时闭嘴,不过他没有往前走,而是等着徐二装好枪,递给了他一把,他才打头往前走,我们几个则迅速跟上,我时不时的用眼睛扫几下两边的水银尸体。

  虽然他们现在都不动了,但是我能感觉到它们还在看着我们,我深吸了口气,暗自祈祷千万别处什么差错,不知走了多久,就看到最前面出现了一口巨大的红色棺材,棺材上端正的放着一只白色的瓷盆,里面正栽着医嘱血红色的珊瑚,之前我也见过珊瑚,这株珊瑚不算大,高度也就在半米左右,但是它那种妖异的红色还是听让我惊奇的,我猜这个就是血雨珊瑚。

  看\正w版l☆章v.节p上i酷匠Rj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