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银河的另一边,是一条青石板路,两边都占满了尸体,看那些尸体死灰一样的面孔,以及身上隐隐的尸斑就能看出,这些尸体应该是用来陪葬的,它们被灌注了水银,所以才会不腐,但是看上去仍然很怪异。

  而且每一具尸体都穿着奇怪的衣服,隐约间我觉得这些衣服和之前考古队里的人,穿的是一样的,我回过头仔细的看了看刘大源他老爹身上的衣服,果然和那些尸体上穿的差不多,刘大源似乎也注意到了,于是惊恐的问我:“你说我老爹他们身上穿的衣服,是不是它们死之后,鬼魂帮它们穿上的,也许这种衣服是他们那个民族的丧服。”

  我本想告诉刘大源不是那么回事,之前我在晕倒之前听那个队长的意思,很明显这些衣服是他们自己穿上的,但是一听到丧服两个字,我的心顿时一颤,一股寒意立刻窜上心头,同时也有些恍然。

  我现在终于知道那些考古队员为什么穿那样的衣服了,估计他们是为了迷惑这个墓中的阴灵,想要让这些阴冷把它们当成自己人,这个想法使我头皮发麻,我摇了摇头,不再继续向这些问题,而是转过头有继续朝着水银河的对岸看去。

  刚才我的注意力都放在衣服上了,结果现在一仔细看,发现它们的手上都捧着亮闪闪的东西,只可惜离得太远,光线也是太差,所以我看不清楚它们手上拿着什么,不过看形状倒像是夜明珠之类的东西。

  “那些尸体手中的东西,随便一件拿到外面都能买上十几二十万,想想办法,怎么样才能过去?”这时刘恒走到我旁边,阴阳怪气的说了一通。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就知道他才不会好心为了等我醒过来就停下来休息,原来是实在过不去了,才等着我醒过来想办法,我于是我冷冷的说:“二叔不是我不想帮忙,问题是这可是水银,我可想不出什么东西还能对付得了水银的,而且咱们根本不知道它有多深,掉到这里面,可就真的没救了!”

  刘恒听了我的话,失望的看了眼徐二,徐二点了下头,从包里拿出了一截铁棍,随后走到水银河边朝下猛地一插,我们都凑过去看了一眼,不过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这东西上是有尺度的,根据尺度,水银河应该有三米多。

  这样的深度别说是水银河了,就算是普通的河,我们也未必敢下去,谁知道里面有什么,万一蹦出来一个上古的野兽来,我们这些人估计都不够给它当饭前点心的,书上都这么记载过,古墓的主人喜欢养些活物守墓,这里的墓主这么邪性,难保它不会弄出什么诡异的玩意来。

  我郁闷的想着,本来想要提议原路返回的,但是无经意间,斜眼看着刘恒那只老狐狸一脸焦急的样子,我就更加好奇,那个血雨珊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值得这么多人,隔了几十年还念念不忘?

  我现在也想过去看了看,那个东西究竟长什么样子,反正来都来了,我们也未必能离开这里,毕竟外面还有一个鬼女等着我们呢,我还是不介意浪费时间的,如果那只鬼女看到我们就这么空手出去了,准没有什么好下场,徐二那张瘆人的脸就是最好的证明。

  -酷d匠网hl正a版R首1R发

  于是我沿着水银河的外延慢慢的走,希望能找到缺口通往对岸,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我仍然没有找到缺口,郁闷的叹了口气,一转头我发现另外三个人都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他们的眼光,而是继续研究水银河,我不相信这里没有缺口,不然里面的那些尸体都是怎么进去的,就算它们是活着进去的,不也要穿过这条水银河吗?

  想了半天我突然停下脚步,同时拍了下自己的头,刚才是我自己把自己的思维给局限了,里面的那些东西未必是通过水银河过去的,也有可能是通过上面或者下面过去的,这下面没准就有个什么通道之类的地方,只是需要一个机关开启。

  于是我从刘大源的手中抢过手电,然后朝着顶上照了照,墓顶都是用铁水灌注的,严丝合缝,这样的古墓如果不是找到出口的进来的话,就只算用炸药都够呛能彻底炸开,墓顶上根本没有任何可以支撑的东西,光滑的如同特意打磨过一样,如果靠的近一点没准都能照到人,所以现在里面的这些东西,不太像是从上面过去的。

  那就只能是从下面过去,我叹了口气,于是蹲在地上开始仔细的观察水银河周围的东西,但是这上面和下面基本都差不多,空无一不,光滑的如同特意打磨过一样,我用手连着抹了好几块青石板的接口处,结果光滑的就像是一体的似的。

  我瘫坐在地上,郁闷的看着近在咫尺却又无法越过的水银河,就好像一个黑客已经入侵了无数道防线,结果还是无法打开最后一道防火墙,这种挫败感使我多少有些喘不过气来。

  刘大源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什么都没说就坐在我旁边,我郁闷的拿出那本黑色的笔记,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我们和它们比多的应该算是运气,如果他们不掉到石室里的话,没准血雨珊瑚已经被它们拿走了。

  开始的时候时间匆忙,我也只看了前几页,现在只好虽然心里焦急,但是也只好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刘大源默契的帮我大着手电,我则一页接一页的看下去,这本书上记载了很多来这里的起源。

  按照上面的说法这里个根本不是一个古墓,而是一个镇压邪灵的地方,当时为了镇住这个邪灵,一个家族倾尽家族之力葬在了这里,同时也封印了千万个生魂才镇压住这个家伙,笔记上记载一千多年之后,会有人来到这里,带走血雨珊瑚,让这千万的生魂解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