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唯一的解释,虽然我不是很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然而没过多久,我身后的脚步声徒然变成了三个人的,我终于意识到不对劲,这里现在就只有我们四个人,怎么我身后能出现三个人的脚步声。

  还没有来得及细想,我身后又多了一个人,他们每一个人的脚步声都异常的清晰,由于这里非常的安静,所以我听得非常的清楚,而且我猜到很快我身后就会出现五个人的脚步声了,这些脚步声到底是人的还是鬼的?

  我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为什么他们什么举动都没有,就这么跟在我们身后,我心里充满了疑惑,握着手电的手已经被汗水浸湿了,手电差点掉到地上,有了上次的教训,我没有直接回头,或者出声呵斥,而是先快步赶上刘恒,然后拍了他一下。

  我突然发现刘恒这么瘦,他的肩膀甚至有些隔手,似乎哪里不对劲,我疑惑的想着,前面的两个人仍然不停的往前走,刘恒也没有因为我拍他一下就回过头,他完全没有反应,而且他们的动作都有些机械化,看着前面的两个人,我的冷汗无声的掉在地上,鼓足了勇气我喊了一句:“二叔,你们先停下!”

  果然我前面的两个都停了下来,刘恒机械化的回过头,问我:“卿岩怎么了?”

  我的手电啪的一下掉到了地上,闪了两下,最后彻底的灭了,我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双目圆瞪的看着前面的这个“人”,如果它还可以称之为人的话,它现在的样子更像是一具干尸,而且这具干尸我还见过。

  就在之前我们掉下去的那个石室里,我还翻看了他的黑色笔记本,当时我觉得它们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然而现在它却站在我的面前,仍然穿着那件诡异的,不知道哪个朝代,或者那个民族的衣服,瞪着一双干涸的死鱼眼,死死的盯着我,我的脑子一下子乱了。

  好半天我才机械的转过头,我发现我身后站着的居然也是一具干尸,而且这具干尸就是刘大源的老爹,再之后,还站着不少,此时它们都瞪着死鱼眼看着我,脸上似乎还有些疑惑,我突然想起来,刚才那具干尸管我叫卿岩。

  卿岩是我老爹的名字,我突然明白了什么,这时就听到我前面的干尸又开口说:“卿岩有什么事情出去再说吧,这里的格局有点不对,我们拿到血雨珊瑚就赶紧离开。”

  于是也没有再理会我,而是继续往前走,我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又是血雨珊瑚,貌似这次刘恒来这里也是为了那个什么血雨珊瑚,我搞不懂它究竟有什么用,居然还要让整个考古队来挖掘,这时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下。

  我这才回过神来,继续往前走,走了一会我低下头,更加这时才发现自己居然也穿着和它们一样的怪异衣服,我记得自己明明穿着刘恒准备的运动服来着,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的,这时我已经不想之前见到它们时那么害怕了。

  因为它们完全把我当成了它们自己人,反正现在我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还不如多套出点线索,于是我大着胆子问道:“队长咱们为什么要穿成这个也样子?如果遇到什么特殊情况,跑起来都麻烦?”

  我前面的那具干尸回过头,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好半天才哈哈的笑了一声,说:“卿岩我知道你这是考我,好了别闹了,咱们出去了之后,好好研究下这个地方。”

  它这么一句话就把我要问的话都挡了回去,我郁闷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只好闷闷的继续朝前走,百无聊赖的看了看周围,我才发现这里居然是刚才鬼女带着我们走的地方,也就是说我现在根本不在之前刘大源他们走的那条甬道里。

  我暗自心惊,原来他们跟我们走的是相同的路线,那么再走不远,就要到那个石室了,果然拐个弯,我们上了一个台阶,刚上去就听到一个人惨叫了一声,其他人都慌乱了,混乱中有人拿出枪乱瞄,其他人则用手电一通乱照,但是伤到第一个人的东西突然又不见了,似乎凭空消失了似的。

  队长赶紧跑过去扶住那个人问:“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那人连连摇头,其他“人”都松了口气,那人似乎伤到了腿,所以不能在自己走路了,队长无奈的看了看前面,最后回头对我说:“卿岩我们必须进去那东西,你在这里照顾下他好吗?我们很快就回来,华宇你把枪留给卿岩。”

  我身后的干尸听了这话,立刻把一把手枪递给我,这把手枪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岁月,已经彻底的锈蚀了,我把它握在手里,这东西沉重且冰冷,犹如积攒了无数的阴气一般。

  我过去扶起那具干尸,眼看着另外的干尸继续结成队往里走,直到隐没在黑暗中,心里隐隐的感到悲凉,或许刚才我应该告诉它们,至此我才知道它们其实已经没有意识了,它们不过是在重复着生前做过的事而已。

  这时我才想起自己怀里还有一具干尸,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但是为什么会感觉这么轻,我疑惑的低头看,竟然发现我身边什么都没有,之前那具干尸已经不见了,似乎它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我站起身来四处张望,发现周围自己已经被淹没在一旁黑暗之中,周围什么都没有,我又在身上翻找了一边,却发现之前那把生了锈的枪也不见了,刚才的一切都像是真是发生的一般,但是却什么都没有留下,这一切不禁使我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做了一个梦,我的心顿时落入了深渊,我不死心的打开手电有一次朝着周围一通狂照,但是仍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的脑子现在彻底的乱了,扶着冰冷的墙,我努力的梳理刚才遇到的事,但是始终都理不清楚,就算这些干尸都在重复着生前做过的事,那为什么我会出现在它们其中呢?那时候我老爹并没有和它们一起死呀!

  ◎,看$c正:版o章\=节上:p酷匠n?网*

  我独自茫然的站在漆黑的甬道里,孤独感扑面而来,就在我纠结着要怎么做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周围有些不对,想了好半天我才想起来,之前王羽的尸体就在这里来着,但是现在它不见了!

  为了确定自己的验证,我又一次用手电照了照周围,果然如此,地上干净的甚至连一跟头发都没有,如果不是在做梦的话,那么这里必然发生了什么事,我低下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发现自己仍然穿着那套诡异的衣服,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一个荒诞的想法顿时充斥在我的脑子里,我穿越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我不知道当年我老爹是怎么做的,但是我再也不想留在这里了,于是我转过身拿着自己的东西就要朝着外面疯狂的逃跑,结果刚要跑就感觉自己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

  随后意识也开始模糊,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周围到处的墙壁和地板都是用青石板铺成的,和这座古墓比起来略微有些寒酸,而且这里什么都没有。

  此时我已经躺在一块地板上面了,我的头正枕着刘大源的腿,刘大源正一脸紧张的看着我,我疑惑的看了看周围,徐二和刘恒都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脸色都很难看,他们看到我醒过来之后,都没有什么反应,刘大源推了我下紧张的问:“晨子你怎么回事呀?魔怔了似的!”

  我本来想要和他说我没有中邪,只是不知道发生了刚才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现在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干脆什么都不说了,反正我就算和他说刚才的经历,他也未必能相信我,而且这些经历对我们现在一点用都没有,缓了一会,我看了看周围发现一切都很陌生,于是疑惑的问:“这里到底是哪里?”

  刘大源递给我一块压缩饼干说:“就是我们刚才走的那条甬道,你还记得不,这里就是甬道的尽头,因为你突然发疯了,所以我们就只能停下来,顺便休息下,还好你醒过来了,不然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

  我点了下头,强撑着自己坐起来,刘大源扶着我靠在墙上,随后看了看周围,这才发现离我们不到三米远的地方横着一条河,河面在手电光的照射下,莹莹发亮,如果是水的话,根本不会发出这样的亮光,所以我立刻意识到这条河不太对劲。

  刘大源也发现我注意到这条河了,于是郁闷的说:“这条河和普通的河不同,因为它是用水银做的。我们走到这里的时候才发现的,但是还想不到怎么过去。”

  我苦笑了一声,朝着这条水银河看去,水银河横亘在我们面前,彻底的挡住了前行的路,大概有五六米长,我用电照了照,这条河还不是很宽,也就是不到两米,但是要从这上面飞跃过去,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