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眼前这个东西已经不是王羽了,它不过就是一具被操纵的尸体,而且这具尸体的四肢出了些问题,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像是得了小儿麻痹症一样,一瘸一拐的朝着我们走了过来,青紫的脸上还露出了一抹冷笑,我们三个同时愣住了,最后还是刘大源最先反应过来的。

  他惊恐的朝着周围看了看,终于在我们的右侧看到了一条隧道,他想也没想就一手拉着我,一手拉着他二叔,狂奔进这条甬道,我刚想阻止他,但是这货似乎是一瞬间被激发出了求生的本能一把,力气大的惊人。

  我根本阻止不了他,而他二叔完全是因为虚弱根本无力阻止,结果我们都身不由己的跳进了这条甬道,紧接着就听到喀嚓一声,我心道完蛋了!

  果然我们三个同时脚下一空,掉了下去,我本以为自己会就这样被摔死,但是我还没有来得及思考什么,就已经到底了。

  最后是臀部于青石板碰撞的剧痛,使我有一次庆幸过来,手里的马灯没有来得及保护,所以一下子摔碎了。

  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在黑暗中异常的清晰,也是因为这个声音,刘大源和刘恒迅速的和我会和,我被这两人夹在了中间。

  心里多少还安心了一点,至少下面没有什么机关,也不是很高,不然我们就真的直接被摔死了,而且刘大源和刘恒都在。

  我摸索着记得自己还拿着一只手电,应该就掉在了附近,但是最后都没有摸到,于是我回过头问道:“大源你还有多余的手电不,给我一只。”

  “好啊,晨子,你……”听了我的话,刘大源本来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但是紧接着似乎遇到了什么似的,语气中多了一份惊恐。

  不只是他,我也觉得惊恐,因为刚才我一直以为刘大源就在我的旁边,但是刚听到声音的时候,他似乎并不在我旁边。

  几秒钟之后,刘大源打开了手电,他惊恐的看着我身旁的东西,而我则同样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周围的东西,我们几乎是同时跳起来的,刘大源指着刚才挨着我们的干尸结巴着喊道:“这……这怎么这么多干尸呀!?”

  我本能的摇了摇头,从这些干尸的服饰上看,应该是古代的,但是至于是哪个朝代的我却说不清楚,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这种款式的衣服,深吸了口气,我和刘大源尽量的远离这些干尸。

  我们都放轻了脚步,似乎怕脚步声太大会把这些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家伙弄醒,退出好几米远之后,我才松了口气,一转头发现刘恒正站在我旁边,脸色惨白,这老狐狸倒是会躲。

  我心里想着,但是碍于他是刘大源的叔叔,我对他就算再怎么不满,也要客气些,于是我客气的问道:“二叔你看这些人都是什么来头?”

  刘恒此时也缓过神来了,尽管脸色还是不怎么好,不过却比之前强了很多,他叼着一根烟,一边在身上翻找着打火机,眼睛一边死死的盯着这些干尸,我用这些时间仔细数了一下,一共十三具尸体,各个都面目狰狞,双眼瞪着,看上去死的极不安详。

  一想到刚才我还跟着这么一群家伙挤在一起,我就浑身别扭,刘大源也是如此,他时不时的去看看他二叔,但是刘恒始终都没有说话,一双眼中充血的眼睛无神的盯着那几具干尸,面无表情,这个样子像极了精神病院里的病人。

  刘大源忍不住问了一句:“二叔你倒是说话呀!”

  刘恒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答非所问的来了一句:“看看这里有门没?”

  我们听了刘恒的话之后,都站起身来拿着手电朝着周围一通照,顿时一滴冷汗从我的头上滴了下来,刚才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些干尸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现在一仔细看,周围果然没有门。

  我望着四面冰冷的石墙叹了口气,平静的说:“这十三个人都是活活困死在这里的。”

  刘恒吸了口烟,然后不置可否的说:“先看看他们活着的时候都是些什么人。”

  说完就晃晃悠悠的朝着这十三具干尸走去,刘大源也发现这里没有门,于是咽了口唾沫看着我,那个意思是看我要不要过去,我犹豫了一下,但是后来一想一堆干尸能把我们怎么样,于是我大着胆子走到了干尸边上,刘大源前后看了看,最后还是快步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我蹲在一具男尸旁边,小心的解开他身上的一个包,这些家伙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包,给我的感觉倒像是一群盗墓贼,小心翼翼的打开它的包,里面有一个黑色封皮的笔记本,一支笔,一只手电,我试着打了一下,可惜它已经坏掉了,还有一把瑞士军刀,防毒面具,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刘大源翻了翻旁边一个女尸的背包,基本都是些没有用的东西,我打开笔记看了看,才发现他们这伙人居然是考古学家,我更加愕然了,这些人穿的衣服根本就不像是现代人,我拿着手电赶紧从下看。

  原来这伙人之中有一个盗墓贼,他们考古队一行十五个人外加一个盗墓贼进到这里,结果遇到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最后他们被困在了这里,没有食物更没有水,他们没有找到离开这里的路,所以最后困死在了这里。

  封皮上写着一行楷书:许毅考古实录,日期距离现在已经十五年了,也就是说这些人已经死在这里十五年了,我叹息了一声,合上了这本日记,结果没注意被刘大源撞了一下。

  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所以一下子坐在地上,笔记本也掉落在地,我埋怨的看了眼刘大源,发现他正一脸惊恐的指着其中一具干尸,手里还拿着一个本子,我疑惑的抢过他手中的笔记本,笔记本的扉页上写着一个名字:刘华宇。

  我顿时愣住了,因为我的惊讶不亚于刘大源,很久之前听刘大源说过,他爸爸就是做考古的,叫刘华宇,这时刘恒也走了过来,平静的看着那具尸体,在手电的照射下脸色惨白,就像是一具刚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僵尸,刘大源带着哭腔问道:“二叔你不是说我老爹去西藏工作了,不要我们了吗?”

  刘恒没有回答他,因为事实摆在眼前,我叹息了一声,拍了下刘大源的肩膀,刘大源深吸了口气,把自己的包都倒空,将那具干尸放在自己的包里,这货也算是有孝心。

  如果是其他的尸体,估计上杆子给他钱,他都不会背的,刘恒平静的说:“还是先找个出口离开吧,走晚了我们的下场估计还不如它们。”

  我点了下头,于是抬起头冲着上面喊道:“鬼女,我们出不去了!”

  刘大源和刘恒听了我的喊声先是一愣,随后都各自找出口去了,根本没有对我的喊声报多大的希望,其实我自己也同样,但是这十三个人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他们一定都把这里翻个底朝天了,但是仍然困死在这里。

  q酷I匠√b网e/正q版I^首发`F

  那就说明这里有出口的几率基本为零,但是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愿意放弃希望,所以刘大源和刘恒还是认真的开始搜索起来,我郁闷的走到拿起那只黑色的笔记本,却发现里面居然还夹着一张照片,估计是刚才那么一摔,摔出来的。

  我拿起这张照片之后,用手电一照,顿时愣住了,因为那上面的十五个人之中,有一个人和我老爹长得非常的酷似,我和老爹长得非常的像,而且我之前也见过老爹年轻时候的照片,所以我立刻断定这个人就是我老爹。

  根据这个考古学家的笔记本上的记录,一共下来十五个人,现在这里就只有十三具尸体,那么离开这里的那两个人之一,就应该是我老爹了,而另一个人我也看着十分的眼熟,只是想不起是谁。

  我郁闷的看了看,自从我记事起老爹就一直经营着家里的佛店,虽然他很懂古玩,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老爹曾经还做过考古,这个消息实在是太令我震撼了,深吸了口气,我转过头结果发现刘恒就站在我身后。

  我急忙把照片又夹在了笔记本里,不过看刘恒的表情,他应该是看到了,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就走开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突然有种疯狂的想发,杀了他!

  但是紧紧一瞬间我就止住了,我按了下自己的心口,突然觉得自己变得非常可怕,我把笔记本放进自己的背包里,随后和刘大源他们一起搜索出口,可惜到最后仍然一无所获,我郁闷的面对着这些尸体,心里突然有些悲凉。

  难道我们真的要和十五年前这些人一样的下场了,不过我不甘心,这里一定有出口,不然我老爹和另外那个人是怎么出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