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二一声没吭,就朝着我们来是的那条路走去,我回头看了看棺材板,此时棺材板后面的那些鬼女都安静了下来。

  这是我放心了不少,以我的道行,如果它们拼尽全力的话,还是有可能突破八卦阵的,它们毕竟不是人,对于桃木剑的畏惧还会使它们犹豫。

  我冷笑了一声,拉着一脸惨白的刘大源快步赶上了刘恒他们,王羽朝着我频频回头,似乎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终究没有说出口。

  成员还是之前的几个人,唯独徐二被换掉了,他一言不发的走在最前面,比之前还要沉默,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刘大源拉了我一把,硬是把我拉到了最后,他现在对徐二身上那个东西非常的忌讳,一定要我和他一起里那个东西远一点。

  我无奈的跟在后面,而王羽则和刘恒并排走在中间,表面算是平静了,但是我们谁都清楚这种平静只是暂时的。

  鬼女的本事我们都是见识过了的,如果不是这个所谓的交易的话,我们早就成了人家的盘中餐了,但是我始终都不知道,刘恒所谓的筹码是什么。

  我凑到刘大源的身旁小声问:“这次来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快告诉我。”

  刘大源瞪着眼睛看着我,一脸的惊讶,不用问我就猜到,我们两个都被他二叔给耍了。

  我气愤的加快脚步,也不顾刘大源的拉扯走到刘恒的身旁,直接了当的问:“二叔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了?而且你们为什么非要把我拉进来!”

  我几乎是和他吼着说出这些话的,刘恒完全没有被我吓到,或许他早就猜到我迟早会来问他,不过他更能料到的是。

  我们先走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就算说出实情,在没有搞定鬼女之前。

  我们仍然是一伙的,无论他说的话多让我恼火,我们先走都不能分裂,这就是他的理论,但是很遗憾,这也是事实。

  刘恒平静的点了下头,随后指着徐二说:“徐二是我最得力的手下,这里也是他找到了,为了得到那个东西,我们整整计划了五年,最后发现我们的几乎里还缺少一个重要的人物!”

  “一个重要人物?谁呀?”刘大源疑惑的问。

  我没有理会这个被吓傻了的笨蛋,冷冷的问:“风水师是吧!我现在不想和计较这个,我想知道的是你们来这里的目的!”

  刘恒犹豫了一下,最后从包中拿出了一本泛黄的古书,这本书我之前就看到过,他直接把书翻到了最后,递给我说:“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拿走血雨珊瑚的。”

  看到这句话之后,我一下子愣住了,因为这句话我太熟悉了,之前我在我老爹那本古书上也看到过。

  当时还非常的不屑一顾,却没有想到自己会跟这么一群人,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来到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方。

  如果是在外面,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这本书砸在刘恒的脸上,但是现在我忍住了,不为别的,因为我眼前的鬼女是真是存在的。

  它还随时都有可能要了我们的命,这座古墓也是真实的,就算是要算账的话,我们也要先出去再说。

  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摆平眼前的这只鬼女,然后逃离这个鬼地方,想了许久,我才消气,随后会过头问道:“你有什么计划?”

  我有意无意的朝着前面的徐二看了几眼,傻子都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刘大源刚才还没反应过来我们在说什么,但是他也不是真傻。

  仔细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埋怨点了眼刘恒,随后推了我一下。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刘大源,从背包夹层里拿出一打一打的符纸,刘恒嘴角抽搐了一下,小声说:“你丫的显摆什么,还不快收起来!”

  他的语气中带着责骂,但是我们都能听出这只老狐狸很高兴,这也难怪,本以为山穷水尽,却不想还有这样的后手。

  刘大源一听刘恒的话,又看了看徐二,赶紧忙不迭的把符纸收了起来,他刚刚装完。

  徐二就突然停了下来,我们几个也同时停下来,冷冷的盯着他,我们的前面是一条漆黑的甬道。

  用青石板铺路,一直延伸到了黑暗的尽头,里面有什么我们都不清楚,但是却都能感受到一股阴风。

  从里面源源不断的刮了过来,这种风只有在这么邪祟丛生地方才会出现。

  走到这里徐二警惕退了几步,随后冷冷的说:“就在里面,里面没有出口,就算你们拿到了东西,这里也是不经之路,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祝你们好运!”

  我死死的盯着徐二,他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喜悦,而且最后居然还说祝我们好运,我总觉得这货在说反话。

  我们这一次一定不会好运,更何况没有了徐二,整体的战斗力一下子就下降了不少,我回头看了眼刘恒,他苦笑了一声,说:“没别的办法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我在心里问候了刘恒所有的母性亲戚,表面上去什么都没说,刘恒没有厉害我的不满,而是先一步跨上了甬道王羽也快步跟上。

  刘大源拉了拉我,那个意思就是让我快走,我当然知道要离开这里,如果不走的话,难道要在这里陪着鬼女吗?

  酷"*匠网》。首8发{

  叹了口气,我刚跨上甬道就听鬼女在我身后,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风水师你觉得拼了命,救这些人值得吗?”

  我疑惑的回过头,徐二正瞪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看着我,但是我在他的眼中去没有看到一丝怨毒。

  但是他看刘恒他们的眼神却不是这样,说实话这个连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如果当年是我家祖辈破了它们的法,它们最应该记恨的应该就是风水师。

  但是它却不恨我,一次又一次,似乎都在提醒我们,我承认王羽和刘恒都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我不能连刘大源都不管,所以我没有理会鬼女,就直接拉着刘大源走进了甬道。

  走出很远,我还能感觉到身后徐二在一直盯着我,我突然觉得这些鬼女似乎也有自己的理智,它们并不喜欢杀人。

  这里的风越来越大,但是却听不到任何的风声,这种风并不是刺骨的寒风,而是带着丝丝的凉意,一点点的渗进皮肤,等到觉得冷的时候,其实已经冷透了。

  我和刘大源现在就是这个感觉,而是我们走了十几分钟都没有看到刘恒和王羽,他们就像是消失了一样,无声无息的就这么不见了。

  刘大源哆嗦着拉着我衣角,问:“你说这里是不是有什么怪兽呀,小说上写的古墓里都有上古的恶兽把守的,二叔他们……”

  “不会的,你二叔那么狡猾,就算遇到什么东西,也不至于连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我还没等他说出口,就直接打断了他,越是在邪祟丛生的地方,越是不能说不吉利的话,不然多半的都会成真。

  他二叔死了现在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所以我宁愿他还活着,刘大源听了我的话之后,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拿出一把强光手电,冲着周围照了照,周围都是青色的石板,整齐平滑的铺着,就像连城了一个整体。

  我慢慢的走到一面墙边,用马灯在墙上照了照,发现这面墙和其他几勉强的包浆完全不同,虽然这里的墙面也是青色的。

  但是明显是厚涂上去的,只不过做工精良,抹上去根本一点都感觉不出来,直觉告诉我这面墙有问题。

  于是我拿出匕首,正打算刮下来一块看看,就听到刘大源在我身后杀猪似的惨叫了一声,随后砰的一声。

  手电掉到了地上,我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结果被他吓了一跳,慌忙中,匕首都差点割到自己手上。

  我疑惑的回过头,发现手电在地上滚了几圈,明亮的光线正好照到了地上,正好照到了地上一个人的。

  这个人仰面躺在地上,他的头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歪着,正好对着我们,而且脸色青紫,七窍流血,但是嘴角拍偏偏还挂着一抹冷笑。

  手电光惨白惨白的,照在他扩散的瞳孔上,那双眼睛中充满了错愕、惊恐、痛苦甚至绝望。

  这个人就是王羽,看到他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刘恒他们出事了,之前我小心的观察过王羽。

  这个人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胆小柔弱,看到他的举动我就知道他当过兵,而且身体柔韧行非常好,应该是受过特殊的训练。

  但是看他现在的这个状态,已经不可能活着了,这样的一个人毫无声息的就被秒杀了,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东西,一想到这我就恶寒不已。

  回过头搜索了半天,我才发现刘大源正抱着自己的头,蜷缩在一个角落里,不停的发抖,嘴里似乎还叨念着什么,手上紧紧的握着几十张符纸,这回他真的吓得不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