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女灵要挟

  我顿时一愣,随后点了点头,我不是个善人,但是我也不是个恶人,我实在无法告诉他,他一定会死,这样对他太残忍了。

  我也会觉得心里不好受,我小声说:“你再坚持一会!我布一个阵。”

  徐二很配合的点了点头,那些鬼女似乎预料到我要对付它们了,于是有一次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吼声,徐二狠狠的哆嗦了一下。

  啊的大叫了一声,他似乎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我正在往棺材板上贴符纸,结果被他突然这一嗓子吓了一跳,手上的符纸差点掉到地上。

  我抬头一看,他头上的符纸已经基本掉落了,仅剩下第一章也已经发黑,我赶紧拿出几张符纸有贴在他的额头上。

  他立刻安静下来,喘着粗气说:“我总是感觉脑子有跟女人在哪里命令我杀人,要我把你们都杀了,我一定不能听她的!”

  我恶寒了一下,徐二的意志力还算不错,如果放在普通人身上的话,估计我现在已经挂掉了。

  我擦了把冷汗,继续按照五行八卦计算着贴符纸,每贴一张符纸,棺材板后面的鬼女就会狠狠的冲撞一次。

  还好有徐二这么个彪悍的家伙在这里,不然我早就连同棺材板一起被拍飞了!

  按照风水学上讲,用五行八卦是最好的却邪方法,但是现在没有,所以我只能临时用棺材板客串一下。

  正好这些棺材板都是用上好的阴沉木做成的,本身就一定的辟邪作用,不然还真的不一定能行。

  期间刘大源爬过来几次,我们两个几乎用尽了所有的符纸,才拼好这个八卦。

  结果八卦刚刚拼好,对面的鬼女就发出凄厉的哭声,我心里顿时一惊,随后机械的回过头朝着徐二看去。

  此时徐二正双眼血红的看着我,一动不动,但是嘴角却明显的挂上了一道诡异的冷笑。

  我看的直起鸡皮疙瘩,刘大源凑过来笑声问:“晨子你说实话,这货还有的救吗?不然我给他一枪的了!”

  我摇了摇头,如果是普通人我一定说没有救了,但是这个人偏偏是徐二,徐二应该是当过兵,而且常年摸爬滚打,所以有高于常人的意志力。

  我希望他能够挺过去,不过这需要刘大源的协助,于是我小声对刘大源说:“大源你知道百会穴在哪里吗?”

  刘大源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当然知道,你就说怎么干吧!反正徐二这样半死不活的,也不是个事!”

  我点了点头,随后拿出了一把银针,随手递给刘大源三根,然后自己拿出了一把匕首,用火烤了烤,一会还要用它给徐二放血,徐二冷冷的看来我一眼,随后嬉笑着说:“你们居然还想救他!哈哈,那就都死吧!”

  我无从知道这个来自苗疆的女尸是怎么会说汉话的,也许是在古墓中无数个无聊的岁月中学会的,但是现在我必须的干掉它。

  所以当徐二伸直了手臂朝着我的脖子掐过来的时候,我立刻举起匕首割断了他的右手上的动脉。

  但是他脸上却一丝痛苦都没有,反而依旧冷笑着,奋力掐着我的脖子,我感觉到自己的双脚慢慢的离地,也彻底的失去了反抗能力。

  刘大源先是一愣,随后猛地拿着银针就朝着徐二头上的百会穴扎去,但是没有想到徐二猛地回过头。

  一双血红的的眼睛冷冷的看着刘大源,刘大源一下子就吓尿了,紧接着徐二冲着他不屑的笑了一声,一脚就把他踢了出去。

  我闭上眼睛,只听到碰的一声,这回他是彻底的起不来了。徐二放肆的笑了起来,但是从他嘴里传出来的确实女人的声音。

  更确切的说,是少女的声音,声音清亮、尖锐,和他的身形既不相配,异常的诡异,整条甬道之中都传来着诡异的冷笑声。

  他掐着我的脖子,冷冷的说:“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重的酷刑是什么吗?不是死!而是不能死!多管闲事的风水师,我要你看着他们一个个的死掉,然后我们在慢慢的折磨你!”

  我冷冷的看着徐二,一股寒意从脚底一直窜到了头皮,我狠狠的哆嗦了一下,跳着脚挣脱他,但是徐二的力气。

  就算是他意识清醒的时候,我都未必能够挣脱他这只想铁钳一样的手,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没有理智了。

  无论我在怎么挣扎也是没有用的,他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角落里的三个人,两个昏迷,只有刘恒一个人坐在一旁,镇定的看着他。

  我多想告诉他,他眼前的这个家伙,已经不是那个对他言听计从的手下了,不过我现在被徐二卡着脖子,根本说不出话来。

  徐二也没有和刘恒废话,就直接说:“去把那块棺材板放下来,别和我耍花招,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们!”

  刘恒嘿嘿的冷笑了一声,随后说:“你们难道就想永远呆在这里吗?我有办法让你们摆脱这里!”

  徐二听了他的话之后先是一愣,沉吟了一下,似乎真的在考虑,而且这个时候,棺材板后面的那些鬼女也都敲着棺材板,发出一阵嘈杂的叫声,似乎在提醒徐二。

  好半天徐二才冷笑了一声,说:“你凭什么带我们出去,一个普通人!”

  说着他指了指我说:“你还不如他,他好歹是个可以逼退恶灵的风水师,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谈条件!”

  刘恒拍了拍衣服上的土站起身来,平静的说:“这里有一个地方,我们可以去,但是你们不可以,我们只要拿走那个东西,这里就会毁灭,到时候你们不就能离开了吗?”

  听了这话徐二冷冷的看着刘恒,刘恒依旧面不改色,带着一副自信的样子,我倒是让我暗自捏了一把汗。

  刘恒这是在和鬼女做交易,但是他也不是傻子,难道就不知道与狼共舞的后果吗?

  我疑惑的看着刘恒,发现刘恒冲着我使了个眼色,鬼女虽然有一定的智慧,但是它们毕竟不是人,所以鬼女根本没有看懂刘恒的意思。

  最_新B#章节uD上W酷“匠r网

  但是我懂了,刘恒这招就是混兵之计,暂时先和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达成联盟,随后在想办法摆脱甚至干掉这群家伙。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我就没有想出这样的方法,徐二犹豫了一下,最后冷笑着说:“你最好别和我们耍花招,我会一直跟着你,如果我发现你不对劲的话,一定会杀光这里的所有人!”

  说完一松手我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好半天才爬起来,我揉着脖子仔细一看,徐二被我割开的手臂上,根本就没有流出多少血就彻底的凝固了。

  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居然还结上痂,我叹了口气,看来想通过这个方式给他治病基本不可能了。

  刘恒无视了徐二的话,转身踢了王羽一脚,吼道:“妈的起来,一到关键时刻你就装死,再装下去就真的死了!”

  王羽被踢得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徐二,估计我们之前说过的话。

  他都听到了,我无语的看着这货,他就好意思让我们无论到什么时候,还要拖着装死的他,别说是刘恒,我现在都想给他几脚。

  不过我现在没有那个力气,揉了揉脖子,缓过来之后,我才走到刘大源的旁边,用银针扎了一下他的手指。

  这货一下子就跳起来了,我的银针还没来得及拔出来,他抬起手看了看自己指缝里的银针不满的喊道:“晨子!你可够狠的了!居然拿银针这么扎我!”

  我点了下头,故意气他说:“不疼的话,你小子能这么快就醒过来吗?”

  说着我有意无意的朝着他使眼色,他茫然的抬起头,顿时双目圆瞪,朝墙又靠了靠,一脸的惊恐,他小声说:“晨子……我们……我们要死了吗?”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刘大源一看我在一旁笑了起来,更加不解,于是我就把他晕倒之后我们遇到的事都告诉他了。

  他听了之后,立刻凑过来说:“那玩意的死穴在哪里?告诉我,咱们几个一起冲上去把它暗道,然后干掉它丫的!”

  我苦笑了一声,要是那么容易就好了,可惜的是就算我们几个全都出动,也不是徐二的对手,到时候只能白白的被它拧断了脖子,喝干了血,这已经算是最轻的了。

  刘大源本来还挺亢奋,但是一听到我的话之后,立刻变成了霜打的茄子,我无奈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就去收拾东西了。

  刘大源一咬牙,也站了起来,晃悠了两下才站稳,他拎起自己的包,随后小心的从徐二身边走了过去,然后飞快的跑到我旁边。

  像是躲避瘟疫一样避开徐二,徐二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刘大源,但是我仍然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怨毒。

  虽然它看我们的时候脸色也不好,但是似乎对于刘大源更加记恨,可能是因为这些符纸就是刘大源带来的,这时刘恒也收拾完了,他平静的走过去说:“你带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