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和这三个人离得比较远,我还要分心对付恶灵,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三个人有多狼狈。

  结果这么近距离的看我才发现,此时这三个身上的衣服机会没有一件是完整的,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撕成这样了。

  尤其是徐二,不只是衣服已经成了条状了,脸上还有几道血痕,还隐隐的冒着黑烟,我微眯着眼睛冷冷的看着这三人。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徐二的脸上的那道痕迹应该是被恶灵挠的,古墓中一般不会有鬼,就是之前被吓跑的那个,也不过就是鬼魅的一种,所以挠徐二的那位,一定是这个墓主的一个守墓的工具,当然是用活人炼出来的。

  听恶灵叫它们女灵,我也只能猜出这些妖孽生前应该是女人,别无其他,现在我怪自己平时太懒了。

  现在居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要对付自己。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刘大源带着哭腔喊道:“晨子你丫的想想办法呀!怎么还能站在那里不动了呢?不然你来帮我顶会,我喘口气呀!”

  对此我只能送他一个白眼,刚才我自己对付恶灵的时候,已经耗费了所有的力气,现在哪有力气在帮他顶着。

  刘大源见我没有理他立刻苦着脸求救似的看向他二叔,刘恒也是一脸的怒气。

  一看到刘大源这副没出息的样,立刻吼道:“想个狗屁办法,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我难道没有告诉你要好好走吗?你他娘的居然还能走踩到机关,引出这么一群玩意,我们都差点被你害死!”

  刘大源一听这话,立刻吓得一缩脖,不再说什么了,他一咬牙硬是把那些玩意退回去几毫米。

  我本来以为他们遇到的东西,就是一些普通的僵尸,一直半会也没事,但是一听到刘恒的话之后,我突然想起了一种可怕的东西。

  于是我追问道:“二叔你在细说说那玩意的具体情况!”

  刘恒之前可以不相信我有什么本事,但是刚才我自己对付了王羽身上的恶鬼之后,他对我的水平也有些了解。

  于是一听我问的话之后,立刻想了想说:“我们听了你的话先逃跑,跑出没多远就出现了一岔道,我们几个就拐到其中一条岔道里了,结果跑了没多久,大源就踩到了一个东西,紧接着我们对面就竖起了好几口棺材,之前它们都是陷在地底下的,我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就赶紧带着他们两个逃跑。”

  这时棺材板发出咯吱一声,刘大源郁闷的说:“二叔快要扛不住了,怎么办呀?”

  徐二横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不过他脸上的拿到血印似乎比之前裂开的更大了,我担忧的看着他,他中的应该是尸毒。

  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很快就会无药可救,到时候我们只能处理掉他,不然的话,连我们都会变成他的食物。

  刘恒无意中一回头,一脸惊恐的看着徐二脸上的那道疤血印,以他这样的老江湖,不用我说,估计几已经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他没有挑明,而是继续抵着棺材板问我:“晨子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苦笑了一声,之前恶灵管这个东西叫做女灵,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终于明白了,这种东西其实是蛊术的一种。

  古代苗疆有一个弱小的国家,他们经常受到外族的侵略,为了使自己的国家避免沦为他国的奴隶。

  王后想出了一个办法,她是一个蛊术高手,所以几想到了在国中选出十二个女孩,这些小女孩一般都不会超过八岁。

  王后以招收宫女的幌子把她们招进宫中,同时在她们身上种下十二中蛊毒,这十二种蛊毒相生相克,平时不会复发。

  但是每到月圆之夜这些女孩,就会在蛊毒的作用下发狂,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当她们开始吸食人血的时候,就是炼成的时候。

  酷y匠网z永久免A7费看ha小L说r

  王后会在他们身上直入另外一种蛊毒,打破她们体内的平衡,所以她们就是彻底的死去,化作傀儡,对付外族的侵略。

  曾经一时间保证了国家的平安,但是这十二个傀儡的都怨气极重,体内再有蛊毒的操纵,所以杀人的手段异常的残忍,最后种术数被一个风水师给破掉了。

  这个风水师就是我家的先辈,对于女灵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们家族的记载中这种东西叫做鬼女。

  一想到这种东西我就会觉得毛骨悚然,因为家族虽然记载了这种东西的来历,却没有写怎么对付它们。

  只是含糊其辞的说这个东西最后被灭掉了,而且这种阴毒的法术也失传了,但是这种东西居然有出现在这里,难道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失传,而是被悄悄的藏起来了?

  我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怎么对付他,按照家族的记载这种东西攻击性极强,力大无穷,而且剧毒无比。

  移动速度飞快,灵活且凶狠,想要对付它,单单逃跑时没有用的,我们就算是再长出两条腿也跑不过他们。

  我记得来回踱步,但是始终都没有想到好的办法,不知不觉间我走到了另外大只完好的棺材旁边,突然听到棺材里传来咚咚的声音。

  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敲棺材板,我顿时愣住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在我们几个人都在这里,这口棺材里不可能在冒出一个人来。

  那就只能是和棺材板后面的那群鬼女一样的东西,我顿时感觉到头皮发麻,如果这些玩意一股脑的跳出来的话。

  我们一定会被吃的连骨头的都不剩,深吸了口气,我咬破手指,随后对刘大源说:“大源一会我晕倒的话,一定要记得带我走!”

  这货一听我的话,惊愕的看着我,随后点了点头,有气无力的说:“放心吧晨子,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把你扔下!”

  说完他一用力,用他的大肚皮硬是把那几只鬼女又推了回去,对于刘大源我还是选择相信的,也因为是这样。

  我用力在自己的掌心划出了一道血痕,紧紧的握住了七星剑,棺材板之后的那些鬼女闻到血腥味之后,比之前更加焦躁。

  鬼女一般都喜欢吸食人的血液,我的血液一定是吸引住了它们,但是却被刘大源他们三个给挡住了,鬼女似乎愤怒了。

  棺材板后面发出一声凄厉的喊声,我顿时觉得心里一颤,随后朝着徐二看去,果然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此时徐二双眼已经变成了赤红色,他松开棺材板,冷冷的朝着我看了过来,脸色慢慢的变成了黑色。

  我本能的朝后退了一步,这时刘大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直接越过刘恒凑到了徐二的旁边。

  用后背抵着棺材板,随后迅速的拿出了五六张符纸一下子全都贴在了徐二的头上,徐二傲的一声,一脚就把刘大源给踢出去了。

  刘大源重重的撞到了墙上,顺着墙滑得坐在地上,我看的都一阵肉疼,得回这货皮厚,就这么撞了一下,居然还能说话:“晨子我尽力了,哥们先走一步了!”

  我被这小子气乐了,随后笑骂道:“你丫的别给我装死,赶紧起来,那边本来就有个半死不活的了,你要是晕倒的话,可没人扶着你!”

  刘大源的符纸还是起了些作用,至少徐二恢复了理智,不过他的眼睛依旧像是严重充血了似的,而且脸色越来越黑。

  而且刚才的事他似乎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反而比之前力气更大,一个人竟然就能挡住所有的鬼女。

  刘恒擦着冷汗颤颤巍巍的看着他,走也不是,不走的话,又怕他随时会发疯一脚把他踢出去。

  他那个身板可不比刘大源,如果就这么踢上一脚的话,估计就真的起不来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刘大源咬着牙站了起来。

  他从包里拿出一打符纸递给我,我惊愕的看着,之前还以为他用的那些符纸都是刘恒给我们的。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些符纸原来都是他自己带来的,我感叹了一声,自己才是最大的傻逼!

  刘大源没有和我说,他从哪里弄到这些开过光的符纸,而是扶着腰走到王羽身旁,坐在角落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被他搞的哭笑不得。

  不过有了这些符纸,我顿时有了些底气,很多风水术中对付邪魅也是需要符纸的。

  我这次之所以没有准备,是因为我觉得古墓中更多的是机关,对于僵尸之类的东西,还是挺少见的,但是自从进到这里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有多自以为是。

  之前还觉得自己很厉害,却被僵尸,鬼魅追得到处跑,精疲力竭却无法解决,摇了摇头,我示意刘恒到一边呆着去。

  刘恒如释重负,快步的走到了徐二的身旁,徐二的力气虽然都放在了棺材板上,但是他却始终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

  此时他的手也已经变成黑色了,他看到我走过来的时候,只是轻声的问了一句:“我还有救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