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看了看刀疤脸:“他是个人,所以我才来找李莎的啊,你去问问那个李莎到底救不救啊。”

  刀疤脸有些疑惑:“人?是个人怎么可能中枢穴被捅了还不死?”

  林青似乎有些不情愿了:“你这个人怎么唠唠叨叨的啊?你到底去不去问李莎啊?”

  刀疤脸在屋子来回走了两步:“你跟我去见小姐,我相信小姐也一定想见见这个中枢穴被捅还没死的人。”

  林青这才眉笑颜开:“快走啊,晚了说不好他就顶不住了!”

  刀疤脸领着林青来到一间屋子旁,这时候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多,但这间屋子的灯居然还亮着。

  刀疤脸轻轻咳了一声,然后问道:“小姐可曾安睡?”

  这家人说话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古韵,如果我在这儿一定会觉得不舒服的。

  这时候里面慢悠悠的传出了一句话:“王叔,什么事?”

  刀疤脸抱着拳,一副十分恭敬的样子:“小姐,有位姑娘上门求医。”

  小姐的声音似乎有些惊奇:“哦?能让王叔过来说话,想必这病症十分奇特吧?”

  刀疤脸轻轻的摇着头,也不管那里面的小姐看不看得到:“这姑娘的朋友中枢穴中了一刀,但却没死,如果不是妖类,必定是那一类人。”

  屋子里沉默了好久,小姐的声音才慢慢的响了起来:“沉寂了这么久,终于又有修仙者露面了吗?”

  刀疤脸叹了口气:“自从当年君聆山一战,天下修仙者再无踪迹,如今居然出现了,我们定不可错过。”

  屋子里又沉默了,久久不说话。

  林青却等不了了:“喂,里面的那位姐姐,你到底救不救人啊?”

  里面的女子轻轻笑了一下:“当然要去看看,救不救得了我不敢说。”

  林青马上就说:“那你还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刀疤脸瞪了林青一眼,说:“小姐身子虚弱,急不得!”

  林青见刀疤脸生气,似乎有些委屈,撇了撇嘴:“哪有自己是大夫的身体还虚弱。”

  林青这么刚说完,门就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白衣白裙的姑娘,脸上蒙着一副白色面纱,颇似笑傲江湖上的圣姑。

  林青看了一眼,似乎是不满这个女子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小声嘀咕道:“大晚上的还带个面纱,难道长的跟天仙一样啊?”

  刀疤脸似乎有所察觉,瞪着林青:“你说什么?”

  林青马上笑了笑:“没,没说什么。”林青的心里发虚,没想到自己居然也学会了人类的虚伪。

  那李莎却并不在意,说道:“姑娘请带路。”

  三人出得李府,只见那个郭公子还候在门前,刀疤脸便赔了个不是:“让郭公子久等了。”

  这郭姓青年姓郭名宗,乃是京城郭家的独子,郭聪的亲弟弟,平日里也是高人一等,哪里受过如此屈辱?但这个郭宗却是满脸笑意,丝毫没露出半分不满:“哪儿哪儿,这么晚了还麻烦李姑娘出诊,实在是不好意思。”

  李莎看了一下郭宗,疑惑的看向刀疤脸:“王叔,那伤者是郭公子旧识?”

  林青摇了摇头:“这位大哥只是带我过来找你而已!”

  李莎点了一下头:“那就继续走吧。”

  郭宗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如果这伤者真是他的旧识,她李莎就不救了?

  郭宗心思急转,脸上却不露声色,默默的跟着几人。

  不说这边,却说那孙笋破窗而下,心思乱的一塌糊涂,嘴里不停的自言自语:“是我太狠毒了吗?我杀他有什么错?他生来注定不是我的人,他从小就喜欢魏招笙,从小就喜欢。虽然这次失忆了,但却又出来一个訾转,我能怎么办?”

  孙笋说着,竟然当街跪了下去,一掌打在了地上。

  孙笋体内的寒气顺着她的掌力四散开来,一波又一波的荡漾,终于消失在了远方。

  孙笋仰天怒吼:“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得不到他的心!”

  孙笋终于忍不住落下了眼泪,在夜风的侵袭下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相信京城任何一个人看到这个场景,都不敢相信这是孙家那个冷若冰霜,保守漂亮的大小姐。

  孙笋站了起来,漫无目的的前行着,眼神里竟然充斥了一片死寂。

  小鸡张笋终于跟了上来,但却仅仅是远远的跟着,并没有上前。她不知道怎么办,既然大哥哥说怕她出事,那我就看着不让她出事就行了。

  孙笋在前面走,张笋在后面跟,一大一小,像极了一对母女。

  但这么静谧的一副画面,偏偏有人过来打破它。

  两个醉醺醺的汉子相互吆喝着走了过来,看到孙笋都是一愣,一个人醉汉就笑嘻嘻的开口了:“小妹妹,给大爷乐一个?”说着,这个醉汉就伸手去摸孙笋。

  孙笋虽然情绪不好,但功夫可是一点不减,直接伸手就抓住了这个人的脖子,然后她就用另一只手,一把拧下了这个醉汉的脑袋。

  小鸡张笋简直惊呆了,她虽然知道孙笋狠毒,但却没想到她这么暴力。

  另一个醉汉的酒一下子就被吓成了尿,滴滴答答的从裆下流出。

  孙笋看着这个浑身发抖的醉汉,脸色冷漠异常,虽然相隔有些距离,但孙素还是一把就掐住了这个醉汉的脖子。

  下一刻,这个醉汉的脑袋也被拧掉了。

  孙笋扔下手里的脏东西,不去管衣服上的鲜血,依然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跟一具行尸走肉似的,像极了萧十一郎里的沈老太婆。

  {8酷#匠,网45唯e一I正版…,w其l他都是7盗fA版

  张笋突然感觉有些凉意了,竟然对前面的孙笋产生了一种不知所谓的惧怕。

  孙笋依然前行着,没有人知道她要去哪儿。

  张笋默默的跟着,希望孙笋不要出事,要不多对不起大哥哥的嘱托啊。

  孙笋终于停了下来,这是一座府邸一样的院子。

  孙笋看着上面的两个字,轻笑了一下,上前敲了敲门。

  小鸡张笋抬头看去,只见上面镶着金色的“魏家”两个字。

  魏家虽然也是京城大户,但这个时候敲门,多少有些让人不满,因此没人理会也纯属正常。

  孙笋连续敲了几下,始终不见有人开门。

  小鸡张笋叹了口气,孙笋这么心狠手辣,会不会在魏家大开杀戒?

  孙笋似乎是在验证张笋心里的想法,下一刻,孙笋一脚踢向了魏家的大门。

  孙笋不止掌法厉害,这脚法似乎也生猛的紧,竟然一下子就将大门踢飞了。

  魏家的人这才大声喝问起来:“谁在闹事?”

  没一会儿,就出来了许多家丁式的人物,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衣衫不整、浑身鲜血的妙龄女子。

  孙笋面无表情:“我要见魏招笙。”

  这时候总算有个像样的人走了出来:“我家小姐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这句话刚说完,孙笋就一下子冲了上去,一把掐住了这人的脖子。

  正在张笋以为这个人也会被拧掉脖子的时候,一道紫光突然就击向了孙笋的手腕。

  孙笋虽然神智似乎有些涣散,但反应速度不减,急忙就松开了手,躲过了这一击。

  这时候魏家的一群人后面走出一个瘦小的汉子来:“哪家的小姑娘,居然敢到魏家撒野!”

  孙笋看着这个汉子,突然笑了一下:“想不到魏家竟然养了一个修仙者,真不怕遭灭门之祸啊!”

  “哈哈哈哈,孙大小姐说笑了,你敢说你孙家没有修仙者?”一个女子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了过来,声音清脆可人,竟然有点齐元湘的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童年砖头说:

  是不是每章字数多啊?从这章往后,我每章改成一千五百字以上,每天晚上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