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聪点了点头,说:“我们只需要好生的照顾他,把消息放出去,必定会引起乔家的慌乱,到时候,还愁抓不到乔家的把柄吗?”

  老头子想了想,说:“那好,我给你半天时间,到今天晚上之前,如果这小子那时候不愿意好生留下来,我就会按照我的方式行事!”

  郭聪忙鞠了一礼:“谢谢爷爷!”

  老头子扭头就走了,显然对这个孙女的所作所为很是不满。

  郭聪见爷爷离去,这才带着我和瘦竹竿回到了屋子里,说:“一会儿你们可以挟持我离开郭家。”

  我愣了一下:“挟持你?”

  郭聪点了点头:“我是郭家这代唯一的血肉,爷爷和我爸都不会看我受到伤害,所以你们一定可以逃走。”

  我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离开?我在这儿有吃有喝不是好的很吗?”

  郭聪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但马上就黯淡了下去:“你留在这儿,只会让乔家的人紧张,对乔家极为不利。”

  我撇了撇嘴:“我可不在乎什么乔家。”

  郭聪怔了一下:“乔家宇可是你的亲爸啊!你就不怕他出事?”

  我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去:“我现在连他长什么样子都记不得,哪会管他的生死?”

  郭聪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什么都记不起了,要不怎么可能装作不认识我?”

  我没敢接口,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个哀怨的女子。

  但郭聪却立刻就又开口了:“虽然你现在连你的亲生父亲都忘记了,但你真的不能这样做,你必须离开郭家。”

  我没吭声,知道郭聪说的是事实,不说别的,单说郭聪对我的这一腔情意,我就把控不了。

  我看向瘦竹竿,只见他正无所事事的在凳子上玩着旁边的一只茶杯,于是我问道:“竹竿,有什么好的办法离开这儿吗?”

  瘦竹竿怔了一下:“你问我?老大,我还指望你带我出去呢!”

  卧槽,这小子,竟然这个时候了还在装!

  我看了郭聪一眼:“反正不能拿她当人质!”

  瘦竹竿叹了口气:“我是真没办法啊兄弟,除非你能够飞出去。”

  我慢慢的走到瘦竹竿旁边,在他的耳朵旁说:“竹竿,你要是带我出去,以后你说什么我听什么!”

  瘦竹竿眨了一下眼:“真的?”

  我点了点头:“当然真的!”

  瘦竹竿看了一眼郭聪,说:“郭大小姐,郭大小姐,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啊?”

  郭聪疑惑的看着瘦竹竿,又看了一眼我,扭头走了出去。

  瘦竹竿见郭聪出了门,这才上前仔仔细细的又关了关门,然后挤眉弄眼的问道:“你说以后什么事都听我的?”

  我点着头:“当然,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瘦竹竿这才一脸肉疼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来,说:“这个是土遁符,能够让你离开这儿。”

  我接过符纸:“你这该不会是和咱们刚见面的时候那张符纸一样吧?”

  瘦竹竿伸手就想抢回符纸:“不想要就还回来!”

  我忙收了起来:“要,要,不过这东西怎么用啊?”

  瘦竹竿撇撇嘴:“你体内不会死有真气吗?往符纸里注入点真气就行了!”

  “注入?”

  特么的,我怎么会这个?

  瘦竹竿摆了摆手:“你是高人,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我可没什么真气。”

  你没真气?鬼才信!

  瘦竹竿惋惜的说:“你要真不会就把符纸还回来吧,这符纸可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

  大爷的,还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呢!我还就是你这小子自己画的,不行,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学学画符!

  我手握符纸,很努力的想让真气流入符纸,但真气却依然按着五行拳的轨迹,慢慢游动。

  我使劲了力气,却不见成效,干脆就松了口气,但就在这时,一股气流在我体内突然激荡起来,一下子就窜到了我的右手上。

  紧接着,它又是一闪,就进入了符纸里。

  我还没来的及反应,就突然感觉眼前一黑,脑子一阵眩晕。

  等我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在瘦竹竿的屋子了。

  卧槽,这个东西居然这么灵?尼玛!我要学画符!

  我坐在屋子,捧着小鸡,等着瘦竹竿的归来。

  但瘦竹竿知道第二天上午还没回来。

  我诧异了一下,难道瘦竹竿被困在了郭家?难道瘦竹竿真的只有这一张土遁符?难道瘦竹竿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强大?

  我惊了一下,急忙就出了门,想去郭家附近打探一下,如果能找到郭聪问一下,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但就在我刚跑到街上,却迎面看到了两个不算熟的熟人。

  袁山和孙军。

  袁山嘻嘻笑了一下:“这不是张兄弟吗?这么急匆匆的是要去哪儿啊?”

  我干笑了一下:“两位,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说完我就要走。

  但孙军横移一脚就挡在了我面前:“上次你说你是张家的人,可着实吓了我们一大跳,谁知道我们回去一查,才发现啊,张家根本就没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张家这一代,年纪最大的也不过五岁而已!”

  我撇了撇嘴:“我只是姓张而已,是你们要猜我跟那个什么牛笔哄哄的张家有什么关系的!”

  孙军冷笑一声:“强词夺理!”

  我有些恼怒了:“你们到底让开不让开?”

  袁山嘻嘻笑了一下:“听说你跟谢莉莉关系很好?”

  我早就知道这些人都是因为谢莉莉跟我过不去,但我也懒得解释了,我瞪着面前的孙军:“你到底让不让?”

  孙军似乎被我的气势所摄,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但马上孙军的觉得面子过不去了,又重新向前迈了一步:“我就是不让,你能奈我何?”

  我冷笑了一下,心里着急瘦竹竿,抬拳就一拳砸了出去。

  这一刻,我浑身的真气都流向了拳头,我竟然感觉得到自己右手异常发烫。

  然后,我的拳头就落到了孙军的胸膛。

  只是一刹那,孙子的整个胸口都被我砸扁了,胸口凹进去了一大片,他整个人也顺带着飞了出去。

  我早就猜到我的拳头厉害,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要知道,在郭家的时候,我才打出了两拳,但却只是打退了那两个人,根本没对两人造成什么伤害啊!

  难道是那两个人太厉害了?

  孙军倒在了地上,艰难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他的头就又垂了下去。

  四周的人一哄而散:“杀人了!杀人了!”

  袁山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我上前看了看孙军,只见他的胸口已经成了一团血肉,嘴角也留着血。

  我蹲下身去,探了探孙军的鼻血,竟然已经是有出无进了。

  我心里惊了一下,看见旁边的袁山,哼了一下:“还不滚?等着让我揍吗?”

  酷匠A0网唯。s一n正0n版Y,其'◎他*H都Q9是,盗9I版

  袁山不敢有丝毫违逆,扭头就跑,但似乎脚下扭了一下,马上就摔倒了。

  袁山扭头看了我一下,迅速的爬了起来,狼狈的逃跑了。

  我苦笑了一下,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人这么怕我,可代价却是杀了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