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瘦竹竿跟着两人走出门,只见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路虎,霸气威武。

  两人恭恭敬敬的打开了车门,对我和瘦竹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特么的第一次坐这种高档车,竟然有一丝紧张。

  我坐进去,看左看右,只觉得有钱真特么好。

  车子左转右转,转进了一个大院子里,门口竟然还有武装的警卫。

  那警卫见车子到来,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直接就放行了。

  车子逐渐的停了下来,我和瘦竹竿跟着他们两人走到了一间屋子。

  两人这才说道:“二位请坐,我们这就去请老爷出来。”

  我点了点头,开始观察起这屋子。

  只见屋子的正中挂着一幅猛虎下山的画,旁边有一幅对联:是男儿当怀龙吟九天壮士志,为丈夫应创虎啸山河英雄业。

  我赞叹了一句,心知这对联的创作者定是有大抱负的人,但奇怪的是,这对联却并没有横批。

  我低头思考了一下,说道:“这对联上联怀志下联创业,正是男儿当行之事,横批当然应该是顶梁支柱!”

  “哈哈哈哈。”我的话刚落音,门外就传来了一阵笑声,紧接着就进来了一个发须尽白的老头子。

  我笑了一下:“老先生有礼了,小的胡言乱语,望不要介意。”

  老者摆了摆手:“这横批本就是为了照应上下联,顶梁支柱也算恰当,怎会是胡言乱语?”

  老者说完,也不管我和瘦竹竿,直接在另一边的太师椅上坐下,然后看了我一眼:“你就是盛和公园的那个算命的?”

  我点了点头:“只是预知未来几天的吉凶而已,谈不上算命。”

  老者点了点头:“你可是京城人士?”

  我摇了摇头:“我从小在乡村长大,这次是第一次来到京城。”

  老者站了起来,来回的走了两步,突然立定了身子,严厉的问道:“你当真不是京城人士!?”

  这一声喝问声如洪钟,当真是震耳欲聋,我差点就吓了一跳,若不是我体内的那些内力及时运转抵挡了这声波,想必我就真的一五一十的把我的身世交代了。

  我不由的出了一头冷汗,没想到这个老头子还真是厉害。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说:“当真不是。”

  说完我扭头看了一眼瘦竹竿,没想到这货竟然面色轻松的在看着地上的一对蚂蚁。

  我发现我修行了五行拳之后视力也变好了,竟然能看到地上的蚂蚁了!

  瘦竹竿这么轻松,难道说这老头的喝问只对我一人生效?还是说,瘦竹竿…的功力比我深厚的多?

  我有些疑惑,正想转过头,却突然觉得事情有些诡异,我再次扭头看向瘦竹竿,只见他依然在欣赏地上的两只蚂蚁打架。

  等等,等等,我说什么?看地上的蚂蚁打架?我们可都是站着的啊!我虽然视力变好了,但看蚂蚁打架还算勉强,而这小子居然能看的津津有味?还这么轻松?

  特么的,这不摆明了是一个高手么?

  我擦!我竟然特么的和一个高手生活了这么久?

  但瘦竹竿却没在意这些,依然面色轻松的看着地上的蚂蚁。

  老头子在屋子又来回走了两圈,说:“不管你到底是不是京城人士,我都不能放你离开。”

  最.新xt章节o上酷J匠$5网Z!

  我诧异了一下,看着老头子:“为什么?”

  老头子慢慢的往屋外走:“这个原因你早晚会知道的。”

  我忙追了上去,想拦住老头子,但这时门头却一左一右走出来两个人来,把我挡了下来。

  我看了看这两个人,正是带我们过来的两个人,我当即两拳就打了出去,想困住我?门都没有!

  两个人不曾提防,竟然被我直接就打飞了。

  老头子突然转过身来:“五行拳?”

  我没想到这老头子还认识这拳,便呵呵一笑,冷声说道:“老先生是执意要为难在下了?”

  老头子哼了一声:“还敢说你不是京城人士?你可知道天下间仅一人会使五行拳?”

  仅一人?我吃了一惊,看来我是第二个会用五行拳的?

  老头子拍了拍手,立刻从旁边窜出了一群武装的战士,一个个拿枪瞄着我。

  我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这尼玛拳脚再厉害,怎么能跟鸟枪大炮相提并论?

  老头子看着我:“乔帅,想不到你竟然没死!真是天助我也!”

  乔帅?他怎么知道我是乔帅?难道天下间那一个会五行拳的正是乔帅?

  我看着老头子:“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我可不是什么乔帅,贫道俗家名字张幻云。”

  “张幻云?哈哈哈哈,乔帅,你还敢说你不是乔帅?谁都知道,乔帅刚一出生就会说话,自取名字张幻云,你还敢狡辩?”老头子义正词严,似乎说的是真的。

  乔帅一出生就会说话?还特么的自取名字?这尼玛我怎么像是在听神话故事?

  老头子笑了一下:“乔冲啊,想不到你努力经营一辈子,终究要毁在这个你最讨厌的孙子身上啊!”

  老头子冷哼一声:“给我拿下他!”

  四周的战士立刻一步一步的朝我包夹而来。

  我马上后退了两步,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的人。

  但这时却突然有个女孩子的声音传来:“给我慢着!”

  我抬头看去,正是郭聪。

  郭聪走到我面前,看着老头子:“爷爷,他真的不是乔帅,你相信我。”

  老头子叹了口气:“小聪,你这是何苦?你这几年来郁郁寡欢,我们都是看在眼里,如果他不是乔帅,你那天回来后怎么会那么开心?不是爷爷想拆散你们,只是郭乔两家向来不和,而且,你比她整整大了五岁啊!”

  郭聪轻笑了一声:“我也相信他是乔帅,可我不相信乔帅会不认识我,那天,我看了他很久,他是真的不认识我。”

  老头子摇了摇头:“小聪,你不要这被这小子迷惑了,他八岁就会骗比她大得多的女孩子,你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郭聪坚定的站在我面前,不为所动。

  老头子朝四周的人吩咐道:“拿下乔帅,千万别伤了小聪!”

  郭聪一把拉住身后的我:“爷爷,你这是在逼我吗?六年前,他十岁,我十五,我才应该是懂事的那个,但我却没有去救他,去保护他,六年来我一直懊悔当年,恨不得也死了,这样或许还能和他再次见面。今天,老天给了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怎么也不会放弃,除非,我死。”

  老头子气坏了:“郭聪!你到底是谁的孙女?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姓郭!”

  郭聪一笑:“我知道,但我也知道,我早晚姓乔。”

  老头子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想,如果老头子有心脏病,可能早就被气死了。

  我没想到当年的乔帅竟然这么有魅力,竟然让京城四美之一的郭聪如此死心塌地。

  我说那天郭聪怎么一见到我就目不转睛的看我,想来也是因为认出我是乔帅了吧?

  郭聪叹了口气:“爷爷,其实,他是乔帅不是更好吗?乔家当年狠心抛下他们母子,早已是不共戴天,你杀了乔帅,只会让乔家更开心啊!”

  老头子这才慢慢的开了口:“我不是想杀他,我是想借他的身份揪出乔家的那些不耻之事,让上面那位看清楚乔冲的为人。”

  郭聪摇了摇头:“那你就更不应该用强了,你说对吧?我们应该怀柔。”

  “怀柔?”老头子有些疑惑。

  郭聪点了点头:“你把乔帅交给我,我保证让他听你的话,揭露乔家当年的不耻之事。”

  老头子半信半疑,看着郭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