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察问庞光:“带全河过来了吗?”

  庞光怔了一下,说:“全河是受害者,就不用带过来了吧?”

  女警察瞪着庞光:“全河是受害者?你没听这位小弟弟怎么说的吗?”

  庞光扭头狠狠瞪了我一眼,这才又谄笑这转过头去:“素素啊,你不知道,这小子奸诈的很,你可千万不要受他迷惑!你想,他一直说他的凶器是自己的手,你觉得可能吗?你是没看到,那人的脑袋都爆了,谁的拳头会这么厉害?”

  女警察点了点头,说:“小弟弟,你杀人的凶器是什么?”

  我举了举自己的右手:“就是它!”

  女警察愣了一下,似乎觉得我冥顽不灵:“小弟弟,我可是想帮你的,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就没办法了。”

  我站在台阶下看着台阶上的美丽女警察,露出了一副无辜的面容:“我说的就是实话啊!”

  女警察对我挺有耐心,弯下腰来,仔细的看着我的眼睛,说:“小弟弟,你又不是少林寺的出家和尚,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拳头?你老实交代,姐姐保你平安,如何?”

  我早就没心听她说了,眼睛一个劲的往她领口里钻。

  听到她最后问的如何,不由自主的回答道:“对,我不是少林寺的和尚,和尚看不得,我看得,有沟必火!”

  女警察似乎发现了我的眼光,马上站直了身子,伸手就想护住自己的领口,可是似乎觉得身边人太多,便硬生生的忍住了,脸色微红的瞪了我一眼,这才说:“你到底老实交代不老实?”

  我看着她微红的脸蛋,花心的本质一下子流露了出来,只觉得天下之美莫过于此,不由的说:“我老实,我老实!”

  女警察似乎知道我所想一般,一把排在我的脑袋上,说:“你要是再这个样子,我就不管你们了!你们就跟着庞光去接受问话吧!”

  我有些不屑,心想问话又怎么了,我是正当防卫而且未满十八,怎么说也不应有罪吧?

  女警察见我似乎没一点配合的意思,竟然真的一转身就离开了,也不再管我们了。

  看着女警察远去的背影,看着那扭动的美臀,我不由的咽了一口唾液,说:“真是个极品啊!”

  庞光在一边也是目送着女警察,竟然符合的点了点头:“尤其是走路的时候,真是漂亮极了啊!”

  庞光说完,扭头一看说的对象竟然是我,马上骂了一句:“小兔崽子老实一点!到了警察局还敢油嘴滑舌!”

  我这才醒过神来,有些尴尬的回头看了一眼夏琪,只见她正站在我身边,笑盈盈的,完全没有来到警察局的惊慌样子,也没有一点因为女警察而吃醋的模样。

  我跟着庞光来到审讯室,这才知道居然需要分开审问。

  不过分开也没关系,反正我们说的都是实话。

  庞光坐在我对面嘻嘻笑了一下,说:“小神探,没想到今天会落在我手里吧?”

  我皱了皱眉,说:“你要问快问,我可没时间在这儿和你瞎耗。”

  庞光呵呵笑了一下,说:“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到了这儿你还敢顶嘴?”

  我冷哼一声:“到了什么地方都讲不过一个理字!”

  庞光冷笑了一声:“理?警察局里,警察的话就是理!”

  我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庞光笑了一下,说:“上次的三人断肠案,你小子不是挺嚣张的吗?再嚣张一个给劳资看看啊?”

  我不由的笑了一下:“原来你就是为这个生气啊?原来一个男人也可以心胸狭窄到如此地步!我真是长见识了!”

  {更r_新vp最7a快上酷匠¤;网K

  庞光拍案而起:“你说谁心胸狭窄呢!?”

  我坐在那儿,面不改色的看着他:“我说的,就是你!”

  庞光立刻大声喊了一句:“来人!”

  马上就从门外闯进两个人来,问道:“庞哥,怎么了?”

  庞光指着我说:“这小子是杀人犯,已经认罪,先把他收监!记住要把他关到杨瘸子的那间牢房!”

  我冷笑一声:“庞光!你敢!我何罪之有?”

  庞光指着我说道:“你看我敢不敢!”

  庞光说完,看着门口的两个人:“还不去做?”

  那两个人怔了一下,马上点了点头就去拉我。

  我一把甩开了两人,说:“庞光,你要收监,也得给我一个好理由!我正当防卫错手杀人,怎么也要等法庭宣判吧?”

  庞光点了点头:“对!不管你因何杀人,不管你是否是错手,只要人是你杀的,我都有收监的权利!你就在监狱,等着法庭的传召吧!”

  我冷笑了一下:“你是想公报私仇吧?”

  庞光点了点头:“就是这样,你又能那我怎么样?”

  我看着其余的两个警察:“你们也要助纣为虐吗?”

  那两个小警察皱着眉苦着脸:“我们也是为人打工的,头儿说什么,我们就得做什么啊!”

  两个小警察说着就要上来拉我。

  我一下子怒了,一脚就踹在了一个警察的身上。

  庞光见状立刻大声喊道:“袭警了袭警了!快来人啊!”

  这时候从门外又跑进来几个警察,庞光一见马上说道:“这个杀人犯居然敢袭警,各位同僚帮个忙,把他押到监狱去。”

  人多了我自然反抗不了,居然被硬生生的给架到了监狱。

  我以前一直以为所有的地方都是监狱和警察局在一起,后来出去见了市面才知道,一般情况下监狱和警察局都是分开的系统,像我们这儿合在一起的,也算很少见了。

  我被架到监狱,然后就被他们扔到了牢房,我马上跳了起来,跑到门边,但这时候的牢门已经被锁上了。

  庞光在牢门外呵呵的笑着:“你放心,我们警察是不会私自用刑的,关你进牢房也算是正规程序,你就在这儿慢慢享受吧!”庞光说完,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我冷哼一声,暗下决心,这个庞光,以后我绝对饶不了!

  我正暗自发狠呢,就听到身后有人说:“好久没有小鲜肉进来了。”

  另一个人马上符合道:“是啊是啊,老大,这次总算来了一个新的,我们两个能不能休息啊?”

  第一个声音又响起了:“休息?万一小鲜肉疼坏了怎么办?小鲜肉是要疼惜的,我要慢慢享用。”

  第二个声音略微带着为难的语气:“那老大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好好休息啊?”

  第一个声音恶狠狠的说:“还特么的没好好休息?劳资休息的时候不是让你们休息了吗?你们难道没休息?那在干什么?是不是在谋划着偷袭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