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或许是我不该想昨天,马上情况就变得跟昨天类似了。下一刻,夏琪就被一个汉子一脚踹倒了。

  那汉子又跟上去一脚把夏琪踩在脚下,这才看向全河。

  全河笑了笑,说:“我就说嘛,这么重情义的人怎么会没有女孩子喜欢。”

  夏琪狠狠的瞪着全河,吼道:“你放了张帅,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全河又笑了:“你放心,你做不了鬼!”

  夏琪根本不管那么多,看向我哭道:“张帅,我知道你可以的,你不会让他们砍掉你的手的,对吧?”

  夏琪说着,奋力的挣扎着,似乎即将被砍掉手的人是他而不是我。

  踩着她的汉子有些站立不稳,尴尬的看了一下四周的伙伴,觉得有失面子,就使劲在夏琪的身上跺了一脚,吼道:“给我老实点!”

  夏琪被这一脚跺的似乎有些重,脸上出现了极痛苦的样子,但马上就又挣扎起来,向我喊道:“张帅,你不能认输!”

  那汉子制服不了夏琪,似乎有些恼羞成怒,当即蹲了下去,一巴掌就打在了夏琪的脸上。

  这一巴掌似乎有些狠,夏琪一下子就被打的红了半边脸。

  夏琪没有屈服,努力的想站起来。

  但那汉子却一把抓住了夏琪的头发,使劲的把她的头往地上磕。

  看着夏琪散乱的头发,红肿的脸蛋,我的怒火越发的大了起来。

  是啊,我虽然嫌弃夏琪跟那么多人睡过,但对夏琪我也并不是没有感觉,任何一个花心的男人见到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都不会不喜欢的。

  没错,我一早就知道我自己是个花心的人。

  我的右手逐渐的发热了起来,虽然被人踩着,但我还是慢慢的把我的右手攥成了拳头。

  那个踩着我右手的人似乎有所感觉,诧异了一下,随即就抬起了脚。

  这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因为我竟然把这水泥地生生的抓了几道印记!

  全河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说:“民敌说你这只手有问题我还不相信,原来果然如此!”

  我什么话也不说,使劲的一挣扎,那踩在我胳膊上的人、骑在我身上的人都被我挣扎开了。

  我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那个打夏琪的人。

  那人早已停下了手,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夏琪的额头已经被磕烂了,但依然仰着头。满眼泪水的看着我。

  我朝她笑了一下,说:“你放心,我不会认输的。”

  我看了看四周的人,看了看那个拿刀的人,看了看全河,猛然就冲了出去,目标正是那个打夏琪的人。

  我的速度竟然比平时快了很多,一下子就冲到了那人的面前。

  我来不及思索什么,只想替夏琪报仇,所以我一拳就砸了上去。

  但我没想到的是,那汉子的脑袋竟然被我的拳头一下子打爆了!

  脑浆泵撒了一地,四周的人都吓呆了。

  我也是吓了一跳,但马上就去扶起了夏琪,问道:“你没事吧?”

  全河有些不敢相信,怔怔的看着那个死去的汉子,才马上喊道:“大家快走!让警察来处理!”

  我不去管他们,搂着夏琪,说道:“你怎么这么傻,以后千万不要再为我犯险了。”

  夏琪趴在我怀里,抬起头来看着我,勉强笑了一下,说:“我就是不想你收到伤害。”

  我捧着她的脸,说:“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收到任何伤害!”

  这句话刚说出来,就听到旁边一声冷哼。

  我扭头看去,只见不远处的齐元湘正在拿不屑的目光看着我。

  我皱了皱眉,不知道齐元湘什么意思。

  齐元湘却马上就为我解答了:“真是个处处留情的花花公子,张帅,你还记得前天你对谁说过这句话吗?”

  齐元湘的脸上明显有着怒气,并不是像刚才我挨打时的那么冷漠。

  齐元湘说完就打算向前走,但她的男朋友马上拉住了她。

  齐元湘回头看了她男朋友一眼,这才又转身看向我:“既然你那么喜欢夏琪,就当我瞎了眼。”

  /}最B{新G)章¤节%o上酷5。匠*3网

  就当你瞎了眼?这什么意思?我有些迷糊了。难道齐元湘真的是喜欢我的?那她为何还跟这个男的搞在一起?为何刚才冷漠的看我挨打?

  夏琪马上从我的怀里站了出去,急切的说道:“齐元湘,你别误会,我和张帅没什么的。”

  齐元湘冷着脸:“没什么?没什么能搂在一起?”

  我很不爽齐元湘的这种态度,要知道夏琪以前也是个极为高傲的女孩子,即使被曲音揭露了不堪的一面,但她自始至终都没向谁服过软。

  于是我一把拉过了夏琪,对齐元湘说道:“齐元湘,夏琪和我就算有什么又与你有什么关系?我们搂搂抱抱又如何?你不是一样跟人拉拉扯扯的吗?”

  齐元湘脸上的冷笑更加冷冽了,她举起了和她男朋友拉在一起的手,朝着我冷笑了一下,说:“我就是和人拉拉扯扯的又如何?”

  这特么的我心里很不爽,果断的说道:“你和人拉拉扯扯我管不着,你也别来管我和谁搂搂抱抱!”

  齐元湘一把甩开了拉着她的男生,气愤的指着我:“好!张帅!这可是你说的!”齐元湘说完这一句,扭头就钻出了人群。

  我突然觉得事情肯定另有隐情,但却也不想腆着脸去求她,最起码,她得向我解释和她的男朋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我不去管她,看向夏琪:“你没事吧?咱们去医院看看。”

  夏琪马上点了点头,过来拉着我细细的看,说:“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你刚才被打那么惨,去检查一下比较好。”

  我笑了一下:“是去检查你。”

  夏琪却不依:“检查你!”

  王小根从后面走了过来,说:“别腻歪了,既然去医院了,就都检查一下。”

  我想想也是,便点了点头。

  泪珠儿却有些担心:“我觉得张帅还是赶紧逃命要紧,这儿死了人,警察来了说不定要住监的啊。”

  王小根马上呸了一声,然后说:“别说不吉利的话,咱们是自卫,怎么会住监?”

  我看了看地上的死尸,却也有些担心住监,我不是怕自己在监狱里受苦,我是担心我爹妈受不了邻里们之间的嘲笑讥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