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齐元湘的位置摆的比夏琪高,甚至能和林嫣持平,绝不仅仅因为在我最不受待见的时候齐元湘帮我说了一句话,更重要的是,我很喜欢齐元湘的性格。

  没错,虽然我和齐元湘在一起的时间最短,但无疑,我对她的喜欢绝不在林嫣之下。

  我忍不住回过头去,却看到那男生已然拉着齐元湘离开了,齐元湘跟在他身后,没有反抗,没有回头,只是默默的前行。

  泪珠儿终于依依不舍的站了起来,三步一回头的向教室外走去。

  全河这才开口说道:“张帅,我念你也算是一个汉子,今天就不多为难你。你说放了这几个人,我二话没说。那你是不是也得给我个交代?”

  我觉得这个全河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混账。

  我看着他,完全不在乎他想怎么着,反正齐元湘都不要我了。

  王小根见我不说话,便说道:“你想让我们怎么交代?”

  全河看了一眼王小根,这才开口道:“我们全家一脉单传,民敌是唯一的孩子,自然被他妈宠的无法无天,我这个当爹的也是想打打不得,想教教不了。”

  全河说到这儿叹了口气:“所以他从小就喜欢惹事,从来不给自己留后路,每次都要我给他擦屁股。从小到大,他进了不下十次医院,这次也没例外。”

  王小根和我静静的站着,不知道全河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全河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自己点上了,这才吞云吐雾的抽了一口,说:“但是我怎么说手下也养着一大群兄弟,如果我连自己儿子都保护不了,谁跟着我还有安全感?所以啊,每次民敌进医院,我都是会替他报仇的。”

  王小根哼了一声,说:“少拐弯抹角的,想怎么办你直说!”

  全河又抽了一口烟:“我早就说了,今天看着你们也算是汉子的份上,我不过多为难你们,这样吧,张帅,你哪只手伤的民敌,我就把你哪只手砍下来,怎么样?”

  王小根一下子怒了:“你放屁!这特么的叫不为难?”

  全河把烟头扔在地上踩了踩,说:“你知道之前让民敌进医院的那些人什么下场吗?全都死了!你觉得我对张帅够不够仁慈?算不算为难?”

  王小根顿了一下,依然不服:“砍人一只手,怎么说也不算仁慈!全河,你要是真想替你儿子报仇,我王小根的命任你拿去!”

  我吃了一惊,真是没想到王小根竟然敢说出这话。

  看来,兄弟永远比女人可靠的多啊!

  全河摇了摇头:“我要你们的命没用,我只要张帅的一直手。”

  王小根一下挡在了我的面前:“你们想都别想!”

  全河冷哼了一声,对身后的兄弟们叹了口气,说:“又要麻烦你们了。”

  那些兄弟一笑,说:“全哥,你对我们还客气!你放心,不就是要那小子的一只手吗?今天兄弟们帮你搞定!”

  那些人说完,就一步一步的朝我们走了过来。

  王小根护着我,慢慢的向后退去。

  我看着逼近的那些人,慢慢的攥紧了自己的右手。

  笑话,全民敌是罪有应得,我怎么可能为了他赔上一只手?

  最新f章节上Z…酷匠}…网

  那些人越逼越近,我和王小根已经被挤到了墙角。

  没有一个老师赶过来救我于水火。

  四周安安静静的,似乎都在等待最后的高潮。

  但马上这种宁静就被打断了,一个大汉呼啸着冲了上来。

  我和王小根都没练过武,自然阻挡不了。

  我使劲的挥舞着自己的右手,却始终激发不了那神秘莫测的六脉神剑。

  而且,我的右手也不像曾经一样削铁如泥了,最起码,刚才的手打在对对方的身子上,对方倒是没什么事,我反而觉得右手很疼。

  我和小根的反抗,激起了对方更加残暴的暴打,我和小根没一会儿就只能倒在地上捂着脑袋挨打了。

  但马上泪珠儿就看不下去了,哭着喊道:“不要!”然后就冲了上来。

  泪珠儿的加入并没有打断敌人的节奏,那些人放任泪珠儿冲到了王小根的身上,然后连泪珠儿一起打了起来。

  王小根一急,赶紧一个翻身把泪珠儿压在身子地下,紧紧的护着她。

  我暗自替小根高兴,找到了一个愿意为他挨打牺牲的女孩子。

  我不由的就想起了齐元湘。

  我透过人缝看去,只见齐元湘和她的男朋友站在人群里,冷冷的看着被打的我们,丝毫没有上来帮我们一把的意思。

  我的心更凉了,如同置身寒窖。

  我闭上了眼,护着自己的脑袋,蜷缩在地上,任他们打着。

  全河叹了口气,说:“别打死了,这两个孩子也算是有情有义了,我说断张帅一只手,那就只能断他一只手。”

  那些人应了一声,就去拉我的右手。

  我心如死灰,只顾想着刚才人群里齐元湘的冷漠身影,任他们把我的胳膊拉了出去。

  王小根急的都想哭了,在那边大声的喊着我的名字,却始终被对方的人踩在脚下不能行动。

  泪珠儿的泪珠更是串成了线,在地上留下了一滩湿痕。

  我没有理会他们,静静的躺在地上,任由他们拉过我的右手,任由他们一人踩在我的胳膊上,一人踩在我的手掌上,还有一个人骑在我身上,不让我乱动。

  一个人慢慢的走到墙角,从墙角拿起了一把刀。

  原来这群人是早有准备。

  那人提着刀来到我的身边,对着我的右手慢慢的举起了刀子。

  四周没一个人说话了,就连王小根也不再喊了,有些惊惧的看着那个举刀的人。

  泪珠儿也是泪眼婆娑的看着这儿,似乎不敢相信对方真的敢砍下我的右手。

  我看了人群里的齐元湘一眼,依然是那么冷漠,只是她的手已经不在她男朋友的手里了,而是放在自己的身前。

  但就在这时我看见一个人使劲的挤了进来,然后就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不要!”

  对,这个人正是夏琪。

  夏琪疯狂的扑了过来,竟然连续的推倒了两个汉子。

  我突然就想起昨天中午夏琪的疯狂模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