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了一下,竟然有些许的惊喜,我忙扶着她的肩,问道:“你这两天去哪儿了啊?连警察都找来了!”

  夏琪却似乎没功夫说那么多,只是急切的说道:“快救救我妈。”

  我没空想太多,点了点头。

  夏琪似乎惊喜异常,忙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跑。

  但是这一跑却撞到了正好回到门口的齐元湘。

  齐元湘“啊”的叫了一声,这才看向夏琪身后的我,眼神里似乎有些疑惑,又有些恨意。

  夏琪慌里慌张,说:“对不起。”说完就依然拉着我朝外跑。

  我跟着夏琪从齐元湘身边窜过,却只字未说。

  说什么?说你跟你那个破男朋友去约会?

  齐元湘的身子跟着我扭了过来,看着渐渐远去的我,有些落寞的低下了头。

  我跟着夏琪跑着,回头看到这一瞬,竟然有丝丝的心痛。

  但显然夏琪不会理会我在后面的所思所想,我只能我一个劲的往前跑。

  大概只有十几分左右吧,我就被带到了一个俱乐部前。

  这个俱乐部也是全县知名的一个地方,因为这儿是赌场。

  夏琪跑到这儿,站定了身子,松了一口气,艰难的说:“就是这儿了!”

  我看了一眼夏琪,发现她正双手按在膝盖上,大口的喘着气,眼睛却盯着上面的大字招牌:文华俱乐部。

  夏琪的父亲嗜赌,带给夏琪家庭的伤害必然不小,那么这个俱乐部,很有可能就是她心目中一切罪恶的源泉。

  我拍了拍夏琪,说:“咱们进去吧。”

  夏琪这才站了起来,但却有些担心的问:“对不起,要不你还是回去吧?”

  我看了夏琪一眼:“怎么?担心我解决不了?”

  夏琪低下了头,不出声,明显也是这么觉得。

  我有些生气:“既然你觉得我解决不了?又为何要拉我过来?”

  夏琪看着我,弱弱的说道:“对不起。”

  我冷哼一声,向俱乐部里走去。

  夏琪马上拉住了我:“他们要五十万,你有吗?”

  我摇了摇头,说:“我虽然没有五十万,但我有一颗勇敢的心!”

  别看我说的冠冕堂皇,其实都是昨天的那些白色光芒给我的勇气,如果没有昨天那一下,我今天或许根本没底气去救夏琪的妈妈。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异常担心,因为,我始终不知道如何让那些光芒射出来。

  对,就像六脉神剑一样。不对,应该说,是像段誉的六脉神剑一样。

  夏琪冷笑了一声:“你有一颗勇敢的心?那算什么?能救我妈的命吗?”

  我看着她,认真的说:“能。”

  夏琪愣了一下,但马上脸色又变冷冽了:“你赶紧走,我可不想你到时候被打死在里面又是我的责任。”

  我呵呵笑了一下,说:“那你刚才找我干什么?发贱?你为啥不去找尤勇?”

  夏琪看着我:“对,我就是发贱,我就是发贱才会去找你!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发贱似的想起你,我居然天真的以为你能帮我?我特么的不是发贱是什么?”

  夏琪说着,竟然嘤嘤的蹲下哭了起来。

  我一下子慌了,也不知夏琪这几句算不算是表白,她危急的时候想起的是我,最起码让我觉得很舒心。

  我上前蹲下搂住了她,说:“你放心,你绝对不是天真,我真的能帮你,我一定能帮你!”

  但就在这时,俱乐部里走出两个黄毛小青年来。

  其中一个看到夏琪立刻笑了起来:“这不是夏家的那个小娘们吗?哟,找到靠山了?这么快就回来送死?”

  夏琪瞪着黄毛,说:“我妈呢?”

  黄毛叹了口气:“你自己不知道吗?你妈为了挡住那些打手让你跑掉,早就被打死在里面了。”

  夏琪马上就吼了出来:“你胡说!”夏琪说完,再也顾不上什么,急匆匆的就跑进了俱乐部。

  我也赶紧跟了进去,心里却异常不敢相信,现在的这社会,他们还敢明目张胆的打死人?

  我跟着夏琪七拐八拐的到了地下的一个大型赌场,里面人声鼎沸,但却在门口的地上倒着一具尸体,那尸体鲜血淋淋,让人不敢直视。

  夏琪一下子就冲了上去,扑在尸体上,大声的喊着:“妈?妈?”

  我看了看四周漠然的依然在打牌的人,不由心里一阵发凉,这个社会究竟怎么了?是人性的扭曲?还是现实太残酷?

  F酷匠#网永v久#…免"z费y看小f说=C

  四周几个大汉走了过来,皱着眉头说:“你来的正好,赶紧把你妈带回去,省得在这儿碍事!”

  夏琪猛然的扭过头,眼睛里充满了复仇的小火焰,只见她像一头发疯的小母豹一样,突然冲了出去。

  夏琪根本未曾习过武,但居然凭着一时的愤慨,竟然一下子撂倒了一个大汉,夏琪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口就在那大汉的身上咬了一口。

  那大汉似乎是疼痛难忍,惨叫了起来,同时奋力的把夏琪推到了一边。

  夏琪不依不饶,还想冲上去,但却被旁边反应过来的其他大汉一脚给踹了出去。

  我赶紧来到夏琪的旁边,拉住了她,谨防她再次上去拼命。

  那被咬了一口的大汉怒气冲冲,指着我就骂道:“小子,识相的赶紧给我滚,小心连你一起打!”

  我挡在夏琪面前,手心出满了汗。

  被咬大汉哼了一声:“臭小子!”说着那大汉就冲了上来。

  我急忙朝那大汉伸出右手,像昨天那样的划了几下。

  但特么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的脑袋一下子就懵了。

  然后下一刻我就被那大汉提着脖子领提了起来。

  我不停的挣扎着,但特么的一点用处都没有,下一刻我就被那大汉扔了出去,我竟然象一只小鸡一样,被那么随意的扔在了地上。

  但我受到的伤害还算是小的,因为我刚摔在地上,我就看到那大汉竟然飞起一脚,一下子把夏琪踹的飞远。

  夏琪倒在远处的地上,捂着腹部,瞪着眼看着那大汉,但嘴角却渗出一行鲜血来。

  我努力的站了起来,吼道:“有什么冲我来!冲一个女孩子发飙算什么男人?”

  那大汉冷笑一声朝我走来:“小屁孩子,毛都没扎齐也敢跟我说什么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