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还是头一次进这种地方,虽然我脸发烫,但我还真的想仔细的看看这里面的究竟和大商场里的有何不同。

  但我没想到的是,我进去了之后居然有一个少妇很热情的招呼我:“小兄弟,来买内衣啊?给女朋友买的吗?要不要姐姐给你推荐一款?”

  我心里不由一个哆嗦,姐姐?看样子最少也是我阿姨了吧?

  那少妇却没有这个觉悟,自顾自的说着:“小兄弟啊,你来姐姐这儿算是你来对了,姐姐这儿的情趣内衣可是城里仅有的一家啊!绝对都是限量版,保证你用过下次还来买!”

  尼玛!情趣内衣?

  大爷的,这不是文胸店吗?

  我看了看四周,只见不仅仅有文胸,像她说的什么什么内衣也不在少数。

  我忙摇了摇头,说:“我不要那个,我不要那个,我就要一个文胸。”

  那少妇愣了一下,但马上就继续说道:“买文胸啊?那是给你女朋友买的喽?你女朋友的尺寸你知道吗?”

  尺寸?我擦,我怎么知道?

  那少妇嘻嘻的笑了笑,说:“不知道?不要紧,你用你的手比划一下。”

  Q(看●◎正u版\M章y…节)0上R酷(匠网

  我扭头就看到了少妇那胸前鼓鼓的两堆,顺口就说:“应该比你这个小。”

  少妇一下子就脸红了,竟然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小兄弟别拿姐姐开玩笑!”

  那少妇说完,走到旁边拿起一套情趣内衣,说:“你这么小,你女朋友也肯定不大,应该那儿也没多大,我就推荐你拿这一款吧!下面是丁字的,也是比较流行的。还有一件蕾丝透明流苏短裙,超性感的!”

  我忙摆摆手:“我不要下面的,我就要上面的。”

  少妇竟然管也不管我,直接就找个袋子装了起来,说:“就这个吧!你女朋友肯定高兴!再说也不贵!就二十块钱!”

  “二十?”

  我有些惊奇,这么多东西才二十?看来真是划算极了!我看了看店里,发现没其他人,这才慢慢的掏出了钱。

  少妇呵呵一笑:“这才对嘛,小兄弟,你放心,你女朋友不喜欢的话你来找我,我给你换!换到她满意为止!”

  我怎么敢理她,拿着她找我的钱,提起袋子,飞也似的跑了。

  跑了好远我才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四周的人,发现没人在意,这才偷偷的朝袋子里看了一眼,心里不由一喜,晚上看着这个,岂不是撸的更开心?

  我提着袋子,得意的走到了学校。

  刚到了座位上就听王小根说:“你这两天跟夏琪到哪儿鬼混去了?”

  我把东西塞到我的桌兜里面,没好气的说:“什么叫我跟夏琪…”说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也不知道是梦还是真的,不过那么玄幻,应该是梦吧?我转口又问道:“夏琪今天没来上课吗?”

  王小根点了点头:“跟你一样,昨天都没来。”

  我愣了一下,觉得夏琪也许是真的失踪了,那也就是我昨晚所见都是真的?但那和尚和那狐妖怎么解释?也许夏琪那事是真的,但这些和尚的事是假的。

  我觉得这个解释还算合理,可不由的又有些担心:夏琪到底去哪儿了?

  我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到了口袋,却突然摸到了一个东西。

  我拿出来一看,正是夏琪的那副耳环。

  王小根不屑的说道:“还说没关系呢!这耳环怎么在你这儿?昨天学校就传疯了,说前天晚上你跟夏琪开房去了。”

  我愣了愣,看来昨晚我是真的去过夏琪家,那也就是说,夏琪是真的失踪了?

  泪珠儿也扭头看着我:“张帅,夏琪去哪儿了?”

  我想起昨晚夏琪家的那桌子菜,更是有些心神不宁。

  但我还没想完,就有警察过来了,说要找我。

  我出去一问,原来真的是夏琪失踪了,说我是夏琪男朋友,要来找我了解一下她失踪前的情况。

  我说了许多,但就是把我去过夏家的这事给隐瞒了,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不想说出这事。

  警察问完话,登记完就离开了。我慢慢的回到了教室里,有些不安。

  后来班主任找我谈了话,也没为难我的旷课。

  我在座位上看着前面空荡荡的座位,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但马上就有不开眼的人来找事了。

  “哟,张帅大帅哥!我可是听说你把尤勇的马子上了!怎么样?味道好不好?你把人藏到哪儿了?拉出来大家都乐呵乐呵不是更好?”

  说实话,这些露骨的话,就算是以前尤勇在也不会这么说,但这群人就不一样了,他们生来就是流氓,什么脏话都是脱口而出,尤勇在的时候还有尤勇压着他们,尤勇不在,他们马上就是班里的地头蛇了。

  尤勇走后,他们的蛇性得到释放,自然是嚣张无限。

  这群人的领头叫做全民敌,是街上一个小混混头子的独生子,生来嚣张,也正应了他的名字。

  我看了这货一眼,没理他,哥大好的青春,怎么能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人身上?

  但全民敌没怒,反倒是他身边的另一个小子怒了,一把推掉了我摆在桌子上的书,吼道:“敌哥不是在问你话吗?”

  我正想说话,王小根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疑惑的看向王小根,不知道他笑什么。

  那个嚣张的小弟也很是愤怒的看着王小根:“你特么的笑什么?”

  王小根摆摆手,说:“我听你刚才说敌哥,我还以为出租车司机到了呢!敌哥!的哥!哈哈哈哈!”

  王小根这也摆明了是寻事,那全民敌怎么忍得下这口气?当即就向前了一步,瞪着王小根:“你小子说什么?”

  王小根似乎真的笑的控制不了:“哈哈哈哈,哦,的哥啊!的哥,起步价多少钱啊?”

  全民敌生来就是小混混,怎么会忍受这样的屈辱,当即一巴掌就朝王小根的脸上打去。

  王小根眼疾手快,伸手就挡住了全民敌,然后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怎么?想打架?”

  全民敌身边的小弟们都是向前走了一步,紧紧的把我们的座位围住。

  我看着这群人,冷笑了一声:“尤勇在的时候,你们特么的整天像条狗似的跟在尤勇身后,现在尤勇走了,这么快就找到新主人了?”

  说完我就也站了起来,跟王小根一起,看着四周的这群小流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