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难道,我真的穿越了?

  难道,那个通道是穿越通道?是我看过的小说里的传送阵?把我传送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狐狸窜出来之后直接就朝殷天策扑去,似乎想消灭这个大敌。

  杨逸尘一下子急了:“魅儿,不要!”

  杨逸尘心神一紧张,一颗就败下阵来,被那绿光一下子击倒在了地上。

  殷天策却看着那狐狸哈哈大笑:“来的好!”

  但显然梁凤翔也在打这只狐狸的主意,竟然如鬼魅一样,一下子窜到了殷天策身边,伸手就抓住了那狐狸。

  与此同时,殷天策手里的拂尘也缠上了这只狐狸。

  殷天策冷笑道:“梁巫师,你是想反悔吗?”

  梁凤翔豪不拐弯:“我是怕你反悔!”

  殷天策继续说:“既然这样,那咱们就此瓜分了这只狐狸阴魂,如何?”

  梁凤翔看着殷天策,点点头:“正有此意。”

  最)-新章0节上c●酷匠网◎

  但就在这时,远处一声佛吟声传来,然后就有一个声音说道:“两位施主降妖收鬼,原本不该打扰,只是这小狐狸跟我有缘,还请两位手下留情。”

  这话音刚落,一个和尚就凭空的冒了出来。

  殷天策和梁凤翔齐齐的退后了一步,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和尚。

  杨逸尘却高兴的喊了一声:“师父。”

  那和尚看了看杨逸尘,走过去慢慢的扶起了他。

  殷天策看着这和尚,说道:“你跟这小狐狸有缘,我也跟这小狐狸有缘,你说我该怎么办?”

  和尚轻轻笑了笑,说:“早就听闻神算子蒋伟坐下大弟子殷天策的卜卦之术甚为精湛,你为何不算一算,这狐狸的寿命呢?”

  殷天策吃了一惊,急切的问道:“你知道我师父的下落?”

  但说到这儿,殷天策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挺直了腰,道:“这小狐狸已死,哪儿还有寿命可言?”

  和尚摇了摇头:“非也非也,殷施主在这红尘中生活了这么多年,难道就不曾接触现代知识吗?人死一切皆空,动物也一样。之所以有鬼物出现,正是生命的延续,这不叫死亡。所以,它还有寿命。”

  这段话听的绕口之极,但意思却简单明了,就是说,人变成鬼不是人死了,是人没死透!一个人真的死,是连魂魄都不存在。

  殷天策冷笑了一声:“你个大和尚非要管这闲事吗?”

  和尚摇了摇头,说:“这小狐狸是伴着我后院的青竹而生,对我而言,它的事怎么能算是闲事?”

  殷天策哈哈大笑起来:“一派胡言!狐狸是狐狸所生,怎么会是伴青竹所生?再说,这狐狸生前早已成妖,最少也有百年的修行,你一个和尚,能活的了百年么?不会是你凡心未死,想拿这狐妖回去暖房吧?”

  殷天策的话刚说完,梁凤翔就接口了:“依我看,这一个鬼物浑身冰凉,怎么能暖热大师的被窝?要是大师实在冷的慌,小女子倒是可以代劳,帮大师暖暖被窝,你看怎样?”

  我听得一阵发冷,这…尼玛这女人也太不要脸了吧?以前当我们语文老师的时候我从不觉得她是个这么放荡的人啊!

  和尚摇了摇头,轻吟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梁凤翔撅起了小嘴,似乎有些不乐意,撒娇道:“莫非是大师觉得我长的不如一只狐妖?”

  我觉得梁凤翔何止是不如狐妖,简直是超越狐妖了,包括品行。

  和尚又摇了摇头,再度吟道:“阿弥陀佛。”

  梁凤翔似乎有些不满,正要说什么,却听殷天策冷哼一声,说:“大和尚,你身为出家人,却来袒护一个狐妖,还好意思阿弥陀佛?”

  和尚叹了口气,说:“出家人慈悲为怀,即使是一只妖,也是一条生命,怎可说杀就杀?”

  梁凤翔呸了一声:“你不杀它,它却到处残害其他人。这狐妖的命是命,难道其他人的命就不是命?”

  和尚听得这话,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怒喝一声:“魅儿!你可是伤了人!?”

  这一声怒喝直震的我心神激荡,差一点就叫了出来。

  明显梁凤翔和殷天策也是被震的不轻,竟然不由自主的松了手,那小狐狸直接就从他们的手中掉了下来。

  反应过来的梁凤翔和殷天策马上就又要去抓那狐狸,但那狐狸却马上化成了人形,跪在了地上,说:“对不起,师父,我有负您的教导。”

  这一下我却是大吃一惊,惊讶的差点合不上嘴巴。

  这狐妖竟然是谭玲!

  谭玲的身影很是虚幻,竟然可以透过她的身体看到后面,我觉得我的世界观彻底崩坏了。

  眼看梁凤翔和殷天策就要再度抓到谭玲,那和尚身上却突然放出万丈光芒,金黄的如同夏日正午的太阳,耀的人睁不开眼来。

  这些光芒将谭玲团团围住,挡住了殷天策和梁凤翔的袭击。

  殷天策冷哼一声:“大师是执意袒护这狐妖了?”

  杨逸尘却跪着爬到了和尚的脚边,说道:“师父,是我杀的,不是魅儿。真的,前段时间魅儿为了救青儿损耗了修为,再无自护之力,却不了被那三个流氓拉至小树林欲胡作非为。魅儿虽然平时喜好跟人交合以获取生阳之力,但却也绝不是滥交的妖啊!她本想变回原形吓走三人,但却担心吓坏了三个人,师父说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魅儿只好忍辱负重,息事宁人。后来魅儿死后化成孤魂,想起她在学校受人嘲笑时曾得过一同学的言语关怀,便打算去学校看看这人。但不想魅儿刚刚化为人形,就再度背这三个流氓看到了。魅儿依然想奉献自己息事宁人,但我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所以我就割了那三个人的肠子,为魅儿报仇。此时还请师父明察,断断不是魅儿的错!”

  和尚尚未说话,殷天策就马上哼了一声:“一派胡言!一来那三个人明显是惊吓过度而死,二来三个人体内的生阳之力被完全抽取。你敢说这不是这个狐妖做的?”

  谭玲马上接口道:“师父,那三人的确是我杀的!我不仅吓死了他们,还在他们死前和他们交合,吸取了他们全部的生阳之力。魅儿不求师父原谅,求师父赐我一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