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追出去后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我在外面转了那么久,如果真的走了没多久,那为什么我在外没发现一点踪迹?

  但如果走了很久,那为何毯子上还有温度?

  ◎D酷匠B网3、唯◇一正版9T,G1其u*他B都$是o盗gW版Kd

  这真是让我有些想不明白,难道这些人凭空消失了?

  我回到屋子,看了看右边关着的屋子门,心里突然想看看里面有什么。

  很可能是夏琪的闺房。

  我知道我不该进去。

  但我确实很想进去。

  所以我就去推开了那扇门。

  借着中屋的灯光,我打开了这屋子的灯。映入我眼帘的,竟然是一个硕大的洞。

  地上的地板被掀开了一块,下面有一个幽深看不见底的洞。

  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些人正是从这个地方出入的!

  我有心下去,但又知道不适宜这么草率的下去。

  我看了一眼四周,只见这屋子的确是夏琪的闺房,到处都是一些小女生喜欢的装饰。

  我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半截蜡烛。

  我赶紧过去拿了起来,然后又拿起了旁边的火机。

  我正打算回到洞边,却突然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副耳环。

  这副耳环我见过很多次。

  当初夏琪喜欢扎双马尾,耳朵上常常带着这幅耳环,我在后面每次都看的心潮澎湃。

  然后我竟然鬼迷心窍的顺手拿走了耳环。

  我来到洞边,慢慢的往下爬去。

  真想不明白,这么陡的洞,对方是怎么带着人从这个洞离开的?

  如果我没猜错,夏琪一定在中屋等我,而在左屋的那人,明显是夏琪的妈妈。她卧病在床,被人强行拉走。

  这群人真是禽兽!

  好不容易到了洞底,我点亮了蜡烛,果然不出我所料,正是一条通道。

  我慢慢的向前走着,提防四周有什么孤魂野鬼。

  唉,都怪那个劳什子的殷天策,那天说三剑客的死是野鬼造成的,让我也有些害怕起这些东西来了。

  但我担心什么就来什么,因为洞的这一头,竟然是城西郊的坟场!

  我刚爬出洞就一阵头皮发麻,这…

  我看了看四周,哪有人的影子?也许是我走的太慢,导致那些人早已远去。

  天上的星光照耀着这孤寂的坟地,我觉得身子发冷,不由就想走快一点。

  然而远处却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渐渐的往这边走了过来。

  我愣了一下,觉得这个影子好生熟悉。

  我赶紧在一旁躲了起来,根本不管身边还是一片坟地。

  但我马上就知道了,这个黑影正是那天晚上我遇到的那黑影。

  但当时我就觉得这黑影眼熟,为什么会眼熟呢?

  我仔仔细细的看过去,竟然发现这个影子越来越像一个人!

  就是我白天刚分开的杨逸尘!

  我心里一喜,就要出去,但远处却马上传来了一声娇喝:“哪儿跑!快交出那东西!”

  黑影听到这声娇喝,顿时站直了身子,扭头看着身后。

  然后杨逸尘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原来是你一直鬼鬼祟祟的跟着我,那个老家伙呢?让他也出来啊!”

  对,那娇喝声正是梁凤翔的。

  这时殷天策也慢慢的走了出来:“看来王局长的能量还真不小啊!半天就找到你了。”

  杨逸尘穿着黑色的衣服,如同鬼魅,他轻笑了一声:“你们的能耐也就只有请别人帮忙了!”

  梁凤翔向前走了一步,突然轻笑道:“小弟弟,你要是把那东西交给我,我可以帮你赶走这个老东西,如何?”

  殷天策冷笑一声:“梁凤翔,你不觉得你太幼稚了吗?他可能交出东西来吗?”

  梁凤翔却不管殷天策,继续媚笑着:“小弟弟,你看行不行?”

  杨逸尘却突然笑了,笑的开心极了,他指着梁凤翔说:“你知道什么叫东施效颦吗?你这么模仿狐狸,狐妖一族,会笑掉大牙的!”

  梁凤翔不以为耻,反而笑的更加殷切了:“小弟弟,我知道,我学的不好,但我却是对狐族的媚术很感兴趣啊,不如你就将那狐妖的魂魄交给我,好不好?”

  我听的云里雾里,竟然有一种看电视的错觉。

  杨逸尘依然笑着,却轻轻的说了三个字:“你做梦!”

  梁凤翔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突然伸手朝杨逸尘抓去。

  杨逸尘一个错身闪了过去,然后伸出右手,朝梁凤翔勾了勾小拇指。

  梁凤翔疾步上前,以手为爪,再度朝杨逸尘打了过去。

  我觉得梁凤翔像极了会用九阴白骨爪的周芷若。

  杨逸尘却是双手合十,原地急切的盘坐了下去。

  梁凤翔一爪抓空,又急速的朝下抓取,眼看就要抓到杨逸尘头顶时,杨逸尘的身上却突然冒出了黄色的佛光。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了。

  他们是特意弄的道具在我面前表演么?

  那佛光迎爪而上,硬生生的挡住了梁凤翔的手。

  梁凤翔冷声喊道:“殷天策,你还愣着干什么?不想要那东西了吗?”

  殷天策慢慢的走上前去,说道:“你不是很有能耐么?你不是要帮他对付我么?”

  梁凤翔的手依然在和那佛光僵持,嘴上却毫不留情:“殷天策,你就只有这点度量么?”

  殷天策不为所动,站在两个人的身边,就是不动手。

  梁凤翔只得妥协:“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待会大功告成,我只要三魂,七魄全归你如何?”

  殷天策摇摇头,说:“我要七魄没用,我要两魂三魄,给你一魂四魄,如何?”

  梁凤翔顾不了很多,点着头说:“好,一切依你,你赶快出手。”

  我觉得这两个人太无耻了,居然还敢商讨瓜分杨逸尘的东西!这也太不把暗地里的我放在眼里了吧!

  但我总觉得这一切不太真实,这可是现代社会啊!所以我这一迟疑,殷天策就出手了。

  殷天策的表现让我更加吃惊了。

  殷天策竟然从怀里像变魔术一样掏出一个拂尘来。

  我看的目瞪口呆,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生怕自己在做梦。

  殷天策拿拂尘就那么轻轻一拂,我竟然看到一道绿光朝佛光上击去。

  我再也不相信我腿上传来的疼痛感觉了,我觉得我一定实在做梦。

  殷天策不断的挥舞着拂尘,那绿光似乎源源不断,一点一点侵蚀着佛光。

  佛光渐渐的弱了下去,我看的如痴如幻,觉得自己在看一场高清的影视剧。

  眼看杨逸尘渐渐不支,眼看殷天策和梁凤翔就要取得胜利,却突然起了一阵阴风,然后我竟然看到了一只虚幻的狐狸从杨逸尘的衣服里跳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