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凤翔和殷天策并没有在意我们三个,依然昂首阔步的朝人群里走去。

  那中年警察见是殷天策,皱了皱眉,却没怎么打招呼。

  但那个冒失警察就不一样了,恭敬的很,一路小跑就迎了上来:“殷大爷,您怎么来了?”

  我扑哧一下就笑出来了。这货问殷天策喊大爷?那岂不是要问殷冰川喊叔叔?那我和殷冰川同辈…

  冒失警察却没理会我的耻笑,依然毕恭毕敬:“殷大爷,这儿脏,您来这儿干什么啊?”

  殷天策看都没看这冒失警察,直接就对中年警察说:“王局长,借一步说话。”

  那中年警察皱了皱眉,对冒失警察说:“先把尸体运回去,我跟殷先生说几句话。”

  中年警察说完,就径直的走出了人群,走上了一个警车。

  殷天策紧随其后,马上跟了进去。

  梁凤翔自然不甘落后,也上了车子。

  这特么怎么办?我能直接跟上去?

  但这时候梁凤翔却开口了:“张帅,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就跟着来。”

  我愣了一下,根本没想到竟然是梁凤翔这个恶毒女人替我说了一句话。

  我急忙跟了上去,也顾不上夏琪了。

  夏琪自然被拒之门外,殷冰川见夏琪留下,自然也没上车。

  车子行驶到一个茶馆才停了下来,中年警察一马当先,走了进去。

  这个茶馆向来是达官显贵才能出入的地方,我记得很清,有一次表哥和我路过这儿,他还跟我炫耀,以自己进过这儿为荣。

  我跟着大家走了进去,看着四周古朴的装饰,真感觉自己穿越到了古代。

  中年警察似乎不是很待见殷天策,刚坐下就开口了:“殷先生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殷天策也真的是不和他玩虚的,上来就说了一句让我半个月都没晃过神来的话。

  “那三个人,是见鬼死的。”

  ^更3!新最K快((上酷匠网

  见鬼?

  我当场就特么的愣了,细细的掐了一遍自己的大腿,却没有一处感觉麻木。

  见鬼两个字不停的在我耳边晃悠,这特么的怎么回事?

  我们这儿有个算命先生算的准,所以我们这儿的人自小就有些相信这些鬼神,但说真的,这么猛然间听到这么一句话,我还真是反应不过来。

  真的有鬼?

  难道我学的一切科学都是伪科学?

  先是女巫,又是鬼,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年代?

  中年警察显然也有些不信:“殷天策,我敬重你为全县人民做了那么多好事,但别拿江湖术士那一套欺骗我,我从来不信那一套!”

  殷天策哈哈一笑,说:“王局长不信的话,可以回去再看看那三具尸体。三人昨晚上见那女鬼美貌,动了邪念,跟那鬼发生了关系,三人下体宝贝的阳气尽无,后被女鬼现行吓死。所以那三具尸体下体的宝贝,都是没有一丝精血的。信与不信,一验便知。”

  中年警察依然不信这一套:“殷先生如果来只是说这些,我想可以散场了。”

  殷天策摇摇头:“我知道局长不信,但我想,你总该给这小子一个面子吧?”

  中年警察看了我一眼,有些吃惊的对殷天策说:“他?他是谁?”

  殷天策站了起来,来回的走了两步,说:“王局长,今天我说出来这事,可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不管你信不信,都请你以后当做不知道。”

  中年警察愣了一下,却马上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语气严厉的说:“殷天策,我不管这个秘密有多大,今天既然是你要谈话,你就该对你全部的言语负责任!”

  殷天策苦笑了一下:“王局长,你这又是何苦呢?我告诉你吧,这小子印堂黑气缭绕,却又中心一粒紫,乃是天上紫薇星君之征兆。而如今天下,只有乔家的二少爷也是紫薇之命啊!这紫薇一脉一向是血脉延续,这小子,定是乔家之子!”

  我听得晕头转向,这尼玛也太神奇了吧?只凭面相就断定了我的身世?这个殷天策可真是能忽悠人啊!

  中年警察俨然不信:“这就是你说的秘密?殷天策,你也太大胆了吧?乔家世代忠良,乃是国之栋梁,尤其是二少爷乔家宇,更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虽然乔家远在京城,但也不是任由你这种江湖术士说三道四的!”

  殷天策还没说什么,梁凤翔就站了起来,说道:“王局长,你如若不信,尽可去问问当年的钟万涛!”梁凤翔说到这儿,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右手,仿佛跟这个钟万涛有很深的仇恨。

  王局长看了看梁凤翔,说:“我刚才在现场看你就有些面熟,你到底是谁?”

  梁凤翔冷笑一声:“我是谁?你大可也去问一下钟万涛!”

  王局长似乎有些不耐烦:“钟局长远在京城,你让我如何去问?”

  梁凤翔轻笑了一声:“好一个远在京城!我告诉你王临跃。你可记得当年在我身边毕恭毕敬的端茶送水?你可记得当年在乔家宇那儿鞍前马后的跑腿打杂?现在成局长了,也是贵人了,就忘了这些事?”

  王局长吃了一惊,手不由的就抬了起来,指着梁凤翔说:“你是当年的乔夫人?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这么年轻?不可能!”

  王临跃说着,向后退了两步,一下子就坐倒在了地上,显然受的惊吓不轻。

  殷天策叹了口气:“王局长,你一个端茶送水的服务员,凭什么能做到在、局长这个位置,想来你自己也知道吧?怎么说乔夫人也算你的半个恩人吧?”

  梁凤翔哼了一声,说:“别叫我乔夫人!”

  王局长依然喃喃自语:“不可能,三十多岁的人怎么可能看起来这么年轻?”

  我也是惊诧万分,倒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世,其实知道我只想知道我十岁前发生了什么,并不想知道我到底是谁的孩子,对我来说,我现在的父母就是我一辈子的爹妈。

  我吃惊的是,这个梁凤翔居然三十多岁了!特么的看起来跟我们没差多少啊!尼玛真是丧尽天良啊!那天居然还用美人计对付我一个小毛孩子!!

  想起梁凤翔那天趴在我面前让我顺着她领口看的场景,我不由羞的面红耳赤,带这么欺负人的吗?这不是半老徐娘装嫩女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