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警察看了我一眼,说:“这事你就别管了。”

  我愣了一下,特么的什么意思?我刚刚才有柯南的感觉,现在就特么的过河拆桥?怎么我遇到的都是一些忘恩负义的人?

  中年警察说完就扭头走了,丝毫不理会我这个小毛孩子。

  我正想说什么,夏琪却突然拉了拉我,示意我离开这儿。

  我跟她走到一边,这才听她说:“你昨晚去哪儿了啊?”

  我没好气的说:“昨晚在街上瞎晃,一直到十二点多才找了个网吧住了一宿。”

  夏琪看着我,说:“那你怎么不去找我?”

  找你?我惊奇的看着夏琪,这妮子该不会真的喜欢我了吧?大爷的我是造了什么孽?好吧,我承认,我自从知道夏琪跟过许多男人之后,就真的再也没有过跟她过一辈子的想法,即使有什么,也是只想和她发生个一夜情啊什么的。

  夏琪低着头,用手指挽着衣角:“最起码我不会让你没地方睡觉啊。”

  我擦,我觉得世界末日要来了,这妮子是真的对我有意思啊!我到底做了什么?之前和她关系很不好,甚至还灌她药拍她的浪照,她还找尤勇打我,但为什么这样她还是喜欢上了我?难道我昨天的一个英雄救美的影响力真的这么大?那为什么齐元湘就没什么表示?我以前也救过齐元湘啊!

  我正想说什么,却突然看到语文老师笑嘻嘻的从人群那边走了过来。

  我心里一个哆嗦,不由自主的把夏琪护在了身后。

  语文老师笑嘻嘻的走到我面前,说:“张帅,你昨天跑什么啊?老师那么可怕吗?”

  我慢慢的退了两步,心想,你那不是可怕,你那是太可怕了!

  语文老师依然笑吟吟的,然后她就向前逼近了两步:“老师这么漂亮,你到底怕什么呢?”

  我觉得一股很大的压力扑面而来,简直让我喘不过气来。

  身后的夏琪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手,紧紧的攥着。

  ot更{2新…j最快k/上酷?匠*!网

  但就在这时,旁边传来花猪兴奋的声音:“夏琪!”

  那股压力猛然就消失了,我的冷汗也再次渗了出来。

  语文老师笑吟吟的看着远处跑过来的花猪。

  花猪这才看到语文老师在场,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

  但仅仅是一瞬,他又马上跑到了我怕和夏琪身边,怒视着语文老师:“梁老师,你要是敢对夏琪下手,我不会放过你的。”

  哦,忘了说了,语文老师叫梁凤翔,挺有涵义的一个名字。

  梁凤翔见花猪竟然敢威胁她,不由的冷冷一笑:“不放过我?怎么个不放过我?”

  花猪的脸色憋的通红,但却终究说出了话:“我知道你是南疆那边的女巫,我对付不了你,但我爹能。”

  这句话一出来,我当即就吃了一惊,女巫?这特么的都什么年代了还女巫?

  不过别说,还真有点像,这针扎玉佩,倒挺像女巫的手段。

  花猪似乎放开了一些:“我爹说了,你用真扎玉佩,是用玉佩代替受害者。这种以物代人的手段,只有南疆的那些巫师才会。”

  梁凤翔轻轻笑了一下:“想不到你爹还是有几下子的嘛,也不负他神算子之名。不过,区区一个算命的,我还不放在眼里!殷冰川,你是不想要你的小命了吧?”

  殷冰川正是花猪的大名。

  殷冰川向后退了一步:“你敢杀我,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

  梁凤翔呵呵一笑:“你爹?他有什么能耐?你不妨一一说来。”

  殷冰川的脸色再次憋得通红,但却没有一句话说出来。

  梁凤翔正想说什么,却突然听到旁边一个声音传来:“我有什么能耐,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梁凤翔吃了一惊,赶紧扭过头去,却见一个消瘦的老头子就站在她的身后。

  对,这就是鼎鼎大名的神算子殷天策。

  殷天策走到殷冰川面前,骂道:“不好好去你的学校呆着,又跑这儿吓闹什么?”

  殷天策说完,看了一眼我,然后扭头看向梁凤翔,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又转头仔仔细细的看了我两眼,说道:“额头发青乃是不详之兆,但为何依然红光满面?耳垂硕大乃是有福之人,但为何下颚奇窄?要知道,这下颚奇窄可是多灾之象啊!”

  殷天策说完,看了我一眼,说:“小朋友,你要不要算一卦?”

  我还没说话,就听到梁凤翔冷笑一声:“你们要算命,去别的地方算,找别人算,张帅今天我要带走。”

  殷天策看了梁凤翔一眼,问我道:“你是张帅?”

  我点了点头。

  殷天策这才正气凛然的看着梁凤翔:“你要是想发威,去你们南疆发去,这儿可是中原,容不得你放肆!”

  梁凤翔冷笑一声:“你真的要管这闲事?”

  殷天策却突然抬头看向小树林那边的人群,说:“那个是你带来的吗?”

  梁凤翔扭头也看向小树林,说:“不是,我昨晚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它已经走了。”

  这两句话说的莫名其妙,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看了一眼殷冰川,他似乎也是一样听不懂。

  殷天策却看着小树林那里,眼神里有些莫名奇异的光芒。

  梁凤翔哼了一声,说:“想不到一个闻名遐迩的算命先生也对这种邪物感兴趣,难道你们所谓的名门正统都是徒有虚名?”

  殷天策没理会她,眼神依然盯着远处的小树林,似乎在想什么。

  梁凤翔叹了一口气:“你不用做什么打算了,那三个人死后被人割下肠子,分明就是那人在告诫我们这种人,让我们知道那物已是有主之物,让我们别做它想。”

  殷天策点了点头,说:“这种东西虽然也能时常遇到,可是这样初生的似乎少得很啊。”

  梁凤翔默默的点着头,却突然小声的对殷天策说了一句话。

  殷天策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扭头看了一眼梁凤翔,然后点了点头。

  两个人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只听殷天策说:“你们三个赶紧回学校吧,你们老师不会为难你们的。”殷天策说完,就慢慢的朝小树林走去。

  梁凤翔竟然默不作声,乖乖的跟在梁凤翔身后。

  我看了殷冰川一眼,跟了上去。

  夏琪还拉着我的手,自然跟我一起走。殷冰川无奈,只得也跟了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