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叹了口气,昨天还活蹦乱跳的人,现在就这样挂了,还真是令人心有余悸啊!

  我正想着,却突然感觉旁边有人抓住了我的手。

  我扭头一看,却是夏琪,她站在我的身后,紧紧的抓着我的手,看着那三具尸体,脸色有些苍白。

  警察叔叔们很快的就封锁了现场,我们只能远远的看着,任由他们在那儿检查尸体。

  夏琪扯了扯我的手,小声的说:“是不是语文老师啊?”

  我正想说什么,却发现一个警察飞也似的扑了过来,瞪着夏琪:“你说什么?你有什么线索?”

  夏琪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躲在了我的身后。

  我看了看这个警察,觉得很不舒服,就哼了一声,说:“没什么线索。”

  那警察看着我,威胁道:“知情不报可也是大罪。”

  我才不怕这一套,你特么的怎么能断定我知情不报?

  夏琪却把头伸了出来:“我们昨天傍晚见过他们三个。”

  这警察还没说话,就从他后面走过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警察,笑呵呵的问道:“小姑娘你别怕,你昨天傍晚见到他们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你详细说来。”

  夏琪看了一眼我,说:“昨天我放学后在学校耽误了一会儿,出来的有些晚,但走到小树林旁边的时候,遇到了他们三个。他们一下子就把我拉近了小树林,想要强行和我做那个…”夏琪说到这儿,偷偷的抬头拿眼看了一下那中年警察,然后才继续说道:“我不从,用力的挣扎了出来,正好看到张帅…哦,就是他,我就马上去求助去了。”

  中年警察点了点头,说:“这小子怎么救的你?”

  夏琪看了我一眼,继续说:“张帅没救我,这时候我们语文老师从后面出来了,这三个流氓见语文老师长的比我漂亮,就去纠缠语文老师了。”

  中年警察不停的点着头,不说一句话。

  夏琪低下头,说:“没有了。”

  那个最先扑过来的警察马上就开口了:“没有了?你们两女一男是怎么逃脱这三个人的手掌心的?是怎么将这三个人杀死的?”

  夏琪一下子慌了,连忙的摆着手,说:“我们没有杀他们,当时三个流氓去对付语文老师,张帅就拉着我跑了。”

  那个毛躁的警察冷笑一声:“让你们美貌的语文老师抵挡三个流氓,你们却起来跑了,可真是好学生啊!”

  中年警察却没理会我们,直接看向一边,说:“检查的怎么样了?”

  那边检查尸体的那人走过来,说:“三个人都死于昨天晚上十一点左右,而且是吓死的,吓死之后才被人割了肠子。”

  中年警察点了点头,问:“你们两个昨晚十一点还在一起吗?”

  夏琪又看了我一眼,说:“没有。”

  中年警察点了点头,又向人群中看了一眼,说:“你们带我们去找一下你们的语文老师,行吗?”

  我还没说话,旁边就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不用了,我在这儿。”

  中年警察看了看从人群中走出来的语文老师,说:“他们两个说的你听到了吗?他们说的是事实吗?”

  语文老师点了点头,双手附在背后,冷漠的如同梅超风。

  中年警察依然在点头,真该称呼一声点头狮子:“那你是怎么走掉的?大概什么时间?”

  语文老师冷笑了一下:“他们三个能难得住我?我会一些拳脚功夫,揍了他们三个一顿,然后就回学校了。不信可以问门卫啊。”

  中年警察继续问:“那你十一点是在学校了?”

  语文老师没好气的说:“当然是了,我们学校只有这一个大门,我要出入门卫肯定知道。”

  中年警察又是点了点头,回头看着夏琪:“你昨晚十一点在哪儿?有谁可以证明?”

  B}酷:|匠A网首fU发{

  夏琪看了我一眼,马上说:“哦,我昨晚在宾馆住,你们可以去宾馆查一下入住证明啊。”

  那警察又看向我:“你呢?”

  我十一点?似乎在追那个熟悉的黑色身影吧?

  但这特么的说出来谁信?

  花猪?可是我见到花猪也已经快十二点了!

  我真是有口难言,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夏琪见我说不出口,马上说道:“昨晚我们在一起。”

  那毛躁警察立刻又跳了出来:“在一起?刚才不还说不在一起吗?”

  夏琪低下头去,不说话。

  中年警察却瞪了那毛躁警察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在我和夏琪耳边说:“你们岁数还小,是不能做这种事的,虽然你情我愿,但也违反道德法则,以后注意点。”

  中年警察说完,扭头吩咐道:“查出这三个人的身份,看他们生前得罪过谁。”

  但这句话刚问出来,旁边就有人说:“这三个人号称三剑客,是学校附近的三个小流氓,经常在学校的时候打劫学生的钱财,学校的保卫科抓住过他们几次,但都因他们的年纪小放过了他们,真没想到他们居然还强女干女生…”

  中年警察看了看说话的人,问清了那人的身份,知道他是附近村里的一个汉子,这才皱眉思索着,不知道如何才好。

  我看了看,插嘴道:“我们离开的时候也才八点,语文老师若真如她说的那样,也不会超过八点半,我们应该先搞清从八点半到十一点两个半小时的时间,为什么他们三个不回村子?”

  毛躁警察瞪了我一眼:“你特么的是警察还是劳资是警察?”

  中年警察却看向了我:“小兄弟有什么高见?”

  我指着三个人的尸体:“你看他们,最左边的那人鞋带都没系,说明这人本来是没穿鞋子的,遇到什么事才急匆匆的穿上了鞋子。”

  中年警察点了点头:“继续说。”

  我指了指小树林,说:“这片小树林经常发生一些不雅事件,这三个人既然昨天敢那么对夏琪,必定之前做过有恃无恐。这么一来,昨晚他们很有可能又等到了另外一个女生。”

  毛躁警察冷笑了一声:“那么晚了怎么会有女生经过?”

  我不理他,接着说:“这三个人必定强行跟这个女生发生了关系,我猜想,这最左边的人是感觉那个的时候裤子特别碍事,想完全脱掉裤子,所以才也脱掉了鞋子。”

  中年警察叹了口气:“你也只是猜测而已啊!”

  我笑了一下:“是与不是,咱们进树林查询一番,看看有没有结果?”

  中年警察这才挥了挥手,让手下去树林里查。

  没一会儿就有人出来说:“昨晚里面应该却有事发生,里面的一个树上、树下,都有男人的精留下。”

  中年警察点了点头,说:“带回去化验一下,看是不是这三个人的。”

  我笑了笑,继续说:“那我们想破案,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出那个受害女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