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不由的咽了一口唾液,然后就想亲上去。

  但却突然脑子一个机灵醒了过来,我怎么能这样?我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这么柔弱的女子?

  我突然一把就推开了夏琪,然后迅速的撤到远处,站在那儿。

  夏琪被我推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她愣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再度恢复了那清冷的样子:“我一早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却没想到你连坏人都不是!”

  我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终究说不出来。

  夏琪坐在床上,冷冷的说:“你滚吧,我要睡觉了。”

  我看了她一眼,只见她的眼神并不在我身上,也不知是不敢直视我还是怎么的,但也不好多问,只好默默的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

  我走在凉风习习的街上,看着夜色里那闪烁的霓虹,一时间竟然不知去哪里。

  我慢慢的走着,想着这些天一件接一件的烦心事,完全不知道如何处理。

  我觉得我该去找林嫣,毕竟她之前就认识我,那我岂不是可以让她告诉我我的往事?

  但这么晚了,她又是一个女孩子,总归不方便。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这个人号称推前算后无遗策,那找他算一算,是不是能算出我的身世?

  对,这个人就是花猪的老爹。

  但花猪爹算命的费用也不低啊!

  不过我不怕!花猪爹不成,那就找花猪啊?花猪跟着花猪爹这么多年,耳濡目染,想来也知道个七七八八,要不那天怎么会见到语文老师的针扎玉佩就赶紧跑回家了?

  我轻轻的笑了一下,朝花猪家走去。

  但我还没走几步,就看到旁边一个黑巷有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影子一闪而过。

  我愣了一下,说熟悉是因为这个身影看起来真的就像我一个认识的人。

  说别扭是因为我心里感到这个身影很别扭,至于为何别扭,我却也说不上来。

  我赶紧就追了过去,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

  但那黑影的行动很是迅速,我连续跟了几个巷道就跟丢了,心里不由一阵懊悔,暗怪自己没用。

  我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那个黑影到底是谁,只好暗自摇摇头离开了,继续朝花猪家走去。

  酷匠P网正{版;7首}}发

  这时候的天色已经很晚了,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竟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花猪家的大门早已经紧闭,似乎有些不欢迎我的到来,我绕着墙壁走到了房子后,果然就见一个小屋里还亮着微弱的光芒。

  我偷笑了一下,花猪这小子的习性我们都知道,虽然胆小懦弱,但绝对是奇门中人,倒不是说他的预测算卦能力,而是说他比较善于钻研一些奇门动作。而这些动作的集大成者我们都耳熟能详,像什么苍某某,什么武藤的。

  这个时候,花猪铁定又在研究什么新奇的动作。

  我看了看慢慢的靠近了那个窗子,然后轻轻的敲了几下。

  屋子里的光芒瞬间就熄灭了,四周只剩下星星的照耀。

  我又敲了几下,才听到里面传来花猪怯怯的声音:“谁啊?”

  我笑了一声,说:“我,张帅。”

  然后窗子就被打开了,花猪一脸怒气的骂道:“干什么不好大半夜的装鬼吓人?玛德,劳资差点就被你吓萎了!“我看着他,叹了口气,说:“你小子两腿一伸跑了,你可把咱们班的同学害苦了!”

  花猪怔了一下,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看着他,痛心疾首的说:“我知道,语文老师的那手段根本不是大学学来的对吧?可是咱班的同学都以为是大学学来的,现在都是没命的学习,很多学生现在中午不吃饭都在学习,为的就是上大学能学语文老师那种手段啊!”

  花猪呸了一声:“骗谁呢!现在网络那么发达,在网上搜一下就知道了,大学怎么可能学这些?”

  我也学着他呸了一下:“现在网络那么发达,谁还敢信啊?他们眼见为实,自然对语文老师深信不疑啊。”

  花猪冷哼一声:“那大家都努力学习岂不是好事?怎么能说把大家害苦了?”

  我再次呸了一声:“努力学习是没错,可是连身体都不顾的学习是好事吗?到时候一个个考上大学了,却都成了病秧子,然后发现语文老师的话是骗他们的,你说什么后果?”

  花猪靠着窗,不说话。

  我靠在窗外,歪着头看着他:“要不这样,你告诉我语文老师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想办法揭穿她这个谎言,怎么样?”

  花猪看了我一眼,没理我。

  我仰着头:“你特么的到底说不说?不说劳资明天找到三高揍你!”

  花猪还是不吭声。

  我见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夏琪回学校了。”

  花猪一下子就兴奋了:“真的?明天我要去看她!”

  我冷哼一声:“你要是告诉我语文老师的身份,我就告诉你夏琪…”我本来想说告诉她夏琪的家世的,但这样一来夏琪不就恨死我了?

  花猪撇了撇嘴:“你能知道什么?赶紧走吧,我要睡觉了,明天还要见夏琪呢!”

  妈蛋的!卸磨杀驴啊!

  我正想说什么,花猪却砰的一声关上了窗户,真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唉,这语文老师的底细没问到,自己的身世也没机会算,我只好在大街上继续晃悠,看见不远处有个网吧,就走了进去。

  幸好那天表哥给我的二百我还剩了十几块,要不今晚可就连去处都没有了。

  我在网吧睡到了天亮,这才迷迷糊糊的出了门,朝学校走去。

  没想到大老远就看到学校的小树林边围了一群人。

  我上前一看,却差点就吐了出来。

  只见地上躺着三个人,都已经死透了,正是昨天的那什么三剑客。

  三个人的眼都睁的很大,其中两个人的眼神都明显透露着恐惧,还有一个则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态。

  三个人的肠子都被掏了出来,洒在地上,甚是令人作呕。

  难道是语文老师干的?这也太恐怖了吧?若非手链显灵,我昨天岂不也要这样死去?

  我不由的出了一声冷汗,心里越发恐惧起来。

  正在这时,远处响起了警铃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