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0 夜听倾诉谁动情?

  夏琪抬头看了四周一眼,指了指前面,说:“前面拐过去就是一家宾馆,就去那儿吧。”

  我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夏琪静静的跟在我身后,就像一个乖巧的小媳妇。

  虽然我没身份证,但显然夏琪可是开房的老宗师,一切手续在她手下三下五去二的就被解决了。

  我心里美滋滋的,还真是她出钱啊,看来以后这英雄救美的事要多做!

  可说起英雄救美,我马上就想起了齐元湘。

  我的心思一下子消沉了下来,虽然我对齐元湘一门心思,但我却根本不知道她怎么想。而显然的,齐元湘依然跟她的禽兽男朋友有所来往。上次被我看到,那男生还怒气冲冲的瞪了我一眼,要不是齐元湘在中说话,我早就上去揍这个小子了!

  我叹了口气,坐在宾馆的床上,有些无精打采。

  夏琪看了看我,在一旁坐了下去:“你怎么了?心里烦?是不是因为语文老师啊?”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

  夏琪却低下头去,说:“时间也不早了,谢谢你送我过来,你也赶紧回家吧,别让你家人担心。”

  看正#版i章W,节@上D酷匠$~网l

  什么?回家?我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么一种结果,不是要投怀送抱的吗?不是要奉献精华的吗?怎么就让我回家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夏琪,觉得这个女的可恶极了,美人计之后立刻过河拆桥,简直和语文老师有一拼。

  妈的,不让我上?我非要上!

  想到这儿我就冷笑一声,说:“夏琪,你也太绝情了吧?好歹我刚救了你,怎么说你也不应该这么快过河拆桥啊?”

  夏琪愣了一下,一副无辜的样子:“没有啊,我心里很感谢你啊。”

  卧槽,你特么的还无辜?劳资才是最无辜的好不好?

  我哼了一声:“我手里还有你的照片呢,你还记得吗?”

  夏琪的脸色变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你喜欢就留着吧,只要不外传就行。但你看烦了的那天一定要删掉,行吗?”

  我呵呵的笑了一下,说:“我不外传?那要看你听话不听话了!”

  夏琪的脸色再度变了变,问:“你想让我干什么?”

  我站了起来,逼视着她:“干什么?呵呵,我干什么?你喊我来干什么,我就想干什么!你赶紧去洗澡,少磨磨唧唧的,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装什么装?说起来你反倒赚了,告诉你,我可还是第一次呢!”

  夏琪依然坐在床上,仰着脸冷漠的望着我,眼神里竟然泛出一丝透彻人心的凉意:“你张帅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想要我的身子?好,今晚我给你,但你要答应我明天一早就删了照片。”

  我现在只想达到目的,哪儿会管其他,当即就点头:“放心,我如愿以偿之后还保留你的照片干啥?”

  夏琪又冷笑了一下,站了起来,直接走进了浴室。

  我看了看宾馆的环境,走到了旁边的阳台上,给我家邻居打电话,让他转告我妈,说我今晚不回去了。

  打完电话我就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又想起了语文老师。

  这个老师究竟是做什么的?这针扎玉佩到底是怎么样的一门绝技?我看了看手上的手链,这手链又是怎么一回事?我十岁之前到底是怎么样的?

  这一切的一切,仿佛一层层的迷雾,让我有种头疼欲裂的感觉。

  夏琪穿着浴袍走了出来,哼了一声:“你也去洗洗,省的太脏了我恶心。”

  我本来还想去洗,但听她这么一说我立刻就不乐意了:“你恶心?那尤勇的那么脏你怎么不恶心?那次你去医院,医生的话我可全听到了,不就是因为尤勇的太脏才导致你生病的吗?”

  夏琪突然看着我,眼神竟然由冷漠慢慢变的愤怒了起来:“张帅,你还是个男人不是?自己做的事不敢承认?老娘要不是因为你,怎么会和尤勇分手?”

  夏琪说道这儿,突然流出两行清泪来,她捂着脸一下子蹲了下去:“我知道,我知道我和尤勇上床让你们都看不起我,可是你们哪里知道我的痛苦?我初二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可那个禽兽却利用这一点把我骗了出去!我被那个禽兽强女干,不敢报警,不敢告诉妈妈,可我没想到的是,那个禽兽竟然拿这事到处宣扬,你知道吗?我当时死的心都有了,谁同情过我?谁可怜过我?那时候我就发誓,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喜欢任何一个男生!任何一个!我妈一个人养我,日子过的很苦,但却从来不曾委屈过我,每周我都有大把大把的零花钱,因为我妈说,穷养儿,富养女,让我不要为钱财担忧。但是后来妈妈病倒了,被我那该死的好赌老爸抓到了他家。你知道他是怎么当一个爸爸的吗?他一见我就骂我野种,骂我贱货,他让我筹钱给他,否则就要卖了我妈!”

  夏琪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简直有泪淹宾馆的节奏:“我没办法,只好去找那些有钱的男生,和他们发生关系,以此来换一点钱,拿去满足我爸那点可怜的欲望!”

  夏琪停顿了一下,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看着我:“我本来以为赎出我妈我的这种生活就结束了,但没想到,我妈的病我却不得不操心。我只好继续从事这种勾当,为的就是能多让我妈活几天!你说,你说我有什么办法?我跟我妈说是我攒下来的钱,我跟我妈说是我在学校的奖学金,你知道不知道,我撒了一个又一个的慌骗我妈的时候,我有多么伤心?”

  我没想到夏琪竟然也是这么可怜的一个人,不由的叹了口气,蹲在她面前,说:“你应该知道,你妈不想看到你这样,如果她知道你这样,肯定宁愿去死也不愿苟活。”

  夏琪一下子抱住了我,趴在我肩头痛快的哭着,手还不停的捶打着我:“你为什么非要要我的身子?你为什么跟那么多坏男人一样?上次你下药拍照片我不怪你,毕竟我找尤勇打了你。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男人为什么都一个德行?”

  我不敢说话,任他打骂。

  夏琪却突然止住了哭声,双手捧住了我的脸,细细的看了起来。

  我只觉得夏琪的眼神里有无数让人心碎的苦楚,一寸寸的扎进我的心,让我简直喘不过气来。

  夏琪慢慢的闭上了眼,然后就把脸朝我伸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