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周全校可谓风声四起,大多数的人都在四下谈论我们这个新来的语文老师,许多人都知道花猪和尤勇转校的事,这突然冒出来一个不知情的,着实让我们有些发愣。

  这个男生生的眉清目秀,颇有几分书生气,他双手插在口袋,就那么站在教室门口。

  阳光照在他的侧脸上,让他更是平添了几分气质。

  前面的一个男生这才开口道:“尤勇早就转校了。”

  那男生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是这种情况,于是接着问:“那尤勇转到哪儿了?”

  尤勇转校当然要转去三高中了,毕竟曲音在那儿,双方家长让他们处于一个学校,想来也是为了让双方促进感情。

  想到这儿我就想起了林嫣,那句“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就又冒了出来。

  但我正想呢就听那男生又问道:“张帅还在这个班里吗?”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个男生怎么会问起我来,便站了起来,说:“我就是张帅。”

  那男生朝我灿烂一笑,说:“你出来一下行吗?”

  我正想出去,王小根却突然拉住了我的胳膊,小声说:“小心点,他是杨逸尘。”

  杨逸尘?那个谭玲学校的校霸?

  这校霸也太不霸气了吧?

  怎么看怎么想一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

  但杨逸尘找我干什么?

  我有些疑惑的走了出去,看着杨逸尘,问:“你是杨逸尘?”

  杨逸尘站在护栏旁,看着楼下的人,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才说:“我是替谭玲谢谢你的。”

  “谢我?”我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也想不出来我什么时候帮过谭玲。

  杨逸尘点了点头,说:“谭玲出事的那天,只有你一个人关心了她一句。”

  我去,当时我也只是顺口一句,也是不想王小根真的和曲音四姐妹闹起来,没想到居然被人家感恩的记住了。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没事没事,我也只不过顺口说了一句。哦,对了,谭玲没事吧?”

  杨逸尘点点头:“没事,被我关在家里了。”

  关在家里?难道谭玲真被杨逸尘包养了?但包养怎么可能这么光明正大?还关家里!

  杨逸尘笑了笑,又说:“我也没什么可以谢你的,真能嘴上说一句,你别介意。我现在要去找尤勇给谭玲讨个公道,就不跟你聊了,下次再聊。”

  我点了点头,正想答应,却突然想起林嫣来,已经一周没见她了,别说,还真有些想,所以就说:“我也要去三高中,我跟你一起去吧。”

  但没想到的是,刚到了三高中门口,我就碰到了曲音四姐妹。

  林嫣活蹦乱跳的过来:“你是来看我的?还算你有些良心。”

  本来还真是来看她的,但她这么一说,我还真不想承认,于是撇了撇嘴:“我凭什么来看你?是我这位兄弟,要来找你们算账。”

  林嫣听了倒是没什么失望的表情,反而很是开心:“真的?谁要找我们算账?”她伸头看向杨逸尘:“是你要找我们算账?说说,怎么算?文斗还是武斗?”

  说真的,我真觉得这个林嫣有些神经,什么年代了还文斗武斗的。

  =@酷匠n}网唯{一L正v|版5,其/他\{都@$是盗版+

  杨逸尘看了一眼林嫣,眼神里居然有些奇异的光芒,看了好一会儿才问:“你们四个就是那天去谭玲班里闹的那四个女生?”

  林嫣恍然大悟:“哦,原来你是为那个骚货来的啊!”

  杨逸尘冷笑一声,看着林嫣:“怎么文斗?怎么武斗?”

  林嫣哈哈一笑:“武斗么,简单,咱俩切磋一番。文斗么,也简单,你跟我再切磋一番。”

  杨逸尘看着林嫣,说:“按你们那儿的规矩来,先文后武,先礼后兵吧!”

  “我们那儿?”林嫣的表情一下子变了,竟然很是严肃,看着杨逸尘,竟然有些颤抖的问:“你也是从那儿来的?”

  杨逸尘摇了摇头:“我不是,不过我知道你们那个地方,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去找我爷爷,他知道的比较多。”

  林嫣点了点头,有些高兴:“他日我一定登门拜访!”

  卧槽!不是来寻仇的吗?这怎么像是故友重逢啊!

  林嫣笑了笑,说:“既然这样,那我就提前跟你说明吧,这次的切磋,要是我略胜一筹,你不要找我们四姐妹的麻烦了。要是你赢了,我代表我的姐妹,亲自去跟谭玲道歉。并且我以后再也不干涉谭玲的事。”

  这算什么?去跟谭玲道歉就能弥补谭玲名誉的损失?不干涉谭玲的事?两个人能不能再见到都是未知数呢!

  但杨逸尘却同意了,同意的干脆利落,似乎自己并没有吃亏。

  林嫣笑了一下,回头对自己的姐妹们说了几句话,然后拉着我就走。

  卧槽,这什么情况?拉我做什么?不是要和杨逸尘切磋吗?

  林嫣直走到了没人的地方才回头看着跟上来的杨逸尘,说:“既然咱们都是一类人,我也不想和你武斗了,这样吧,你跟他文斗,他赢就算我赢,如何?”

  我?我文斗?特么的我凭什么文斗?自己的语文水平也就是刚及格的命!

  但我还没说话呢,杨逸尘就同意了,开口就说:“风出远山,袭来阵阵凉气。”

  我一下子就乐了,搞半天文斗就是对对联啊!

  不过,这林嫣怎么知道我喜欢对对联?

  不过这个对联挺难的,完全是应景而作,没有丝毫浮夸。

  我看了看远处的山,这才知道,这个杨逸尘还真有几分水平。

  林嫣看着我,满脸的期待。

  我有些不满,我为什么要替她对对联?

  我虽然想拒绝,但心里却痒的很,根本不想错失这个机会。

  我抬头看去,只见远处的几个青年正在用石头堆砌一个房屋模型,身边许多孩子在围观,还不时的捣乱着,让这几个青年很是气愤。我略一思索,不由笑道:“人磊乱石,引出个个顽童。”

  杨逸尘这才惊诧的看了我一眼,说:“兄弟果然才思聪颖。我这上联虽然信手拈来,但风对气,出拆山,也算是颇有几分难度。没想到兄弟的下联更是随意而对,人对童,磊拆石,可谓是绝对啊!”

  我摇了摇头,正想说什么,却突然觉得脑子一阵疼痛,不由的就叫了出来。

  林嫣马上过来扶住了我,似乎很是担心:“你怎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