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没走两步,就听到后面的小个子美女居然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O酷Z…匠网正+版iI首E|发l

  我的脑子突然一阵疼痛,我最烦的就是小孩子哭,虽然这个小美女不小了,但哭起来却跟个孩子一样。

  我扭头一看,更是头都大了!

  她还真跟个孩子一样,竟然坐在地上,放声的大哭着。

  我走回去:“刚才不还跟头驴一样倔吗?现在怎么学会哭了?”

  小个子美女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看着我:“你才跟头驴一样呢!人家踢散了那个凳子,本来脚都疼的要命,你还要躲。”

  我白了她一眼:“脚疼还踢人?!活该!”

  小个子美女撒娇道:“我不管,你要送我去医院,不然我就一直哭。”

  我冷哼一声:“哭你哭去,与我屁事!”

  小个子美女听了我的话,顿时放生大哭起来,似乎真的要哭到海枯石烂。

  我在她身边蹲了下来,说:“你哭也没用,想让我帮你也行,你得告诉我几件事。”

  小个子美女马上停止了哭声,问:“什么事?”

  我刚才在教室就留意了尤勇,觉得他似乎很是忌惮那个曲音,尤其是曲音说到婚事的时候,尤勇更加惶恐。

  于是我问道:“曲音跟尤勇什么关系?”

  小个子美女一副看傻瓜的样子看着我:“笨蛋,当然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

  大爷的,劳资当然知道是男女朋友关系了!要不然曲音闲疯了过来找谭玲和夏琪的麻烦。

  但我想知道的,是他们两个家族的关系。

  我看着她:“他们的婚事是怎么一回事?”

  小个子美女说:“当然是双方家长定的了!但是我大姐很不满意的,她说这个尤勇就是个浪荡子,嫁给他不值得。但她又不想违逆她爸爸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那你们姐妹怎么想啊?”

  小个子美女恨恨的说:“当然也不希望大姐嫁给尤勇啊,尤勇这种花花公子,连你都不如!”

  我笑了一下:“哟,小嘴挺甜的啊,你怎么知道他不如我?或许我比他还花心呢!”

  小个子美女撇了我一眼,说:“你问完了没?完了扶我去医院!”

  我当然没问完,我还想问曲音家里是做什么的,想问那另外两个女生的具体情况。好不容易见这么多美女,打听她们的情况是每个色狼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正想开口,却看到小个子美女一脸的痛苦之色,手上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脚。

  我叹了口气,伸手就把她的脚拿了过来。

  小个子美女“啊”的叫了一声,满脸怒气的看着我:“你干啥啊!”

  我没理她,直接脱了她的鞋子。

  小个子美女疼的龇牙咧嘴,我又扯掉她的袜子,别误会,不是丝袜。

  这一看,她的小脚竟然肿成大脚了。

  我幸灾乐祸:“看你以后还踢人不踢!”

  小个子美女撇撇嘴:“就踢,以后我谁都不踢,就踢你。”

  我没理她,蹲在她面前,说:“来,我背你吧。”

  妈蛋,遇到这么一个小美女,有模样有身材,不背一下怎么行?

  我心里这个爽啊,很是感激齐元湘给我找了这么一个好活,这豆腐可是白吃的,而且吃了她还得感激你,这样的豆腐,换你,你白吃不?

  果然,小美女一趴我身上,我立刻就有反应了,背部的柔软真特么的爽啊,我好想回头摸上两把。

  我弯着腰,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下面的反应。

  小美女不屑的说:“我才八十多斤,你就背不动,你体力怎么这么弱啊?”

  我心里美滋滋的,只顾心猿意马,哪会听她说什么,只顾往前走着。

  但没多大一会儿我就有些累了,倒不是背不动,而是胳膊酸。

  我叹了口气,说:“你为啥要让我送你啊,班里那么多人。”

  小美女愣了一下,说:“我就是想让你送我,你不愿意?”

  我苦着脸:“要是那种特殊的体力活,我当然愿意,可这背人,也太累人了吧?”

  小美女撇着嘴:“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我以前?”我愣住了,我以前认识这个小美女?

  小美女似乎有些慌,马上说:“快到医院了吧?要不我下来你扶我走吧?”

  我心里有些诧异,但却没有多问,反而问道:“你叫什么啊?”

  小美女伸手帮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温柔的如烈日下的一缕清风:“我叫林嫣。”

  林嫣?我的脑子似乎有些疼,这个名字确实有点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

  我又问:“那你的几个姐妹叫什么啊?”

  林嫣的口气异常温柔:“大姐叫曲音,二姐叫文苑,三姐叫崔乐乐。”

  林嫣说完,指了指前面,说:“医院到了,你要背我进去?”

  我脸红了一下,虽然背着她挺爽,但也挺累,而且到医院万一遇到熟人,回家跟老妈一说,老妈肯定认为我早恋,再揍我一顿就不划算了。

  我扶着她到了医院,上了药,这才问道:“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林嫣摇了摇头,说:“我给大姐她们打电话吧,她们会来接我的。”

  我擦!有电话?我马上就怒了:“有电话你怎么不早打电话?还非得让我送!”

  林嫣瞪着我:“得了吧,我看你刚才背我不也挺开心的?”

  离开林嫣回学校的路上我就在想,为什么林嫣不打电话让她的姐妹送她来医院,反而非要让我送?她在路上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以前不是这样子的,那我以前是什么样子?

  说实话,我记事的时候都已经十岁了,所以十岁以前的记忆基本都是空白,我妈说我灵智开的晚,所以不记得十岁以前的事。

  我每次看到别的小孩子们打弹珠、玩纸飞机,我就会想我小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子,可是每每想的深了,头就会无缘无故的疼起来。

  难道,是我十岁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才导致我之前的记忆丢失?

  我越想脑袋越乱,最后只得放弃了思考。管他呢,只要现在过得开心,管以前干嘛?

  回到教室的时候才发现教室里静悄悄的,没人说话,都在安安静静的学习。而且更为奇怪的是,教室里没老师!要知道,没老师的教室,一般都是人声鼎沸的啊!

  这两节课是语文课,可是李勋被尤勇给弄走了,我还不知道学校怎么安排的呢,难道我们以后的语文课都变成了自习课?

  我伸头看了看,发现真的没老师,这才慢慢的进了教室,朝我的座位走去。

  但走到我的座位前我就不满意了,埋怨道:“你这人怎么随便做别人的位置啊?你是谁?来我们班干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