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咬了咬牙,说:“好!”

  夏琪得意的一笑:“你打他之后拍几张照片给我当证据!”

  我再次点了点头。

  夏琪见我都同意,这才满意的提着包离开了,脸上竟然还挂着笑容!

  尼玛!这世道真是乱了!刚才还差点被那个,连那种照片都被拍了,现在居然还笑得出来?

  我摇着头,也打算回家去。

  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到学校就听说了一个天大的消息:李勋辞职了!

  那么温柔和蔼平易近人的老师,居然辞职了!

  我知道,这肯定是尤勇搞的鬼!看他那副耀武扬威的样子就知道了!

  我真真没想到,尤勇一个学生,竟然真的能让学校妥协!

  尤勇在班里得意非凡,大声的说着:“都知道了吧?以后都给我老实点!听话点!上次我被李勋欺负你们怎么没人站出来?那时候站出来还有可能当我的狗,现在啊,你们都没机会了!你们都来求我我也不收你们当狗了!”

  我从不曾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当众骂众人是狗,但悲哀的是每一个人反对的,反而大部分人还笑呵呵的,似乎在符合着尤勇的话。

  ~r更p…新最,快m上酷dB匠05网!@

  我冷哼一声,小声的说:“这应该就是古代人说的纨绔子弟吧?”

  王小根呸了一下:“最多算个败家子,他这种脾气,到了社会上早晚会被人整死!”

  尤勇说着,搂着旁边的谭玲,啪的亲了一口,说:“谭玲以后是我女朋友了,你们都注意点,别惹到她!”

  夏琪直接拍了一下桌子就站起来了:“尤勇,你别太过分了!”

  尤勇看了看夏琪,轻蔑的笑了一下:“哦,忘了,这个小扫货不是我女朋友了,谁想要谁要吧!”

  夏琪气极了:“尤勇,你这个畜生!”

  尤勇又马上说道:“对了,忘记跟大家说了,这扫货的床上功夫可是很不错的哦!”说到这儿他看了看我:“张帅,你也尝过了吧?听说昨晚你们一起吃饭去了,你觉得她的技巧如何?”

  这时谭玲竟然发嗲的说道:“讨厌,她的床上功夫有我的好吗?”

  尤勇拍了拍她的脑袋:“你昨晚表现不错,再接再厉,肯定能超过这个扫货的!”

  谭玲红着脸,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特么的简直都石化了!这个世界怎么了?这么小的女生怎么会这么….夏琪简直都被气疯了,扭头看着我:“张帅,记得我昨晚跟你说的话吗?”

  我看着夏琪眼里的怒火,点了点头。

  夏琪这句话并没有放低声调,所以全班听得是清清楚楚,尤勇一下子推开了谭玲,似乎有些生气:“你这个贱人,昨晚果然跟这个挫比出去鬼混了!”

  夏琪却理也不理他,肚子坐了下去。

  王小根轻轻碰了我一下,小声的问:“你昨晚真跟夏琪那个了?”

  我瞪了他一眼,正想说话,却听到尤勇说道:“张帅,你小子是不是不想要命了?昨天劳资还没说和夏琪分手,你特么的上了她不就是跟劳资作对吗?你是不是想死?”

  本来我还打算跟尤勇抗争,因为我有刀,但现在却又平添了一分畏惧,毕竟李勋都让他赶出学校了!

  我要是被赶出学校,我妈不得伤心死?

  但尤勇还没发飙呢,上课铃就响了,尤勇也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王小根看了我一眼,说:“你想不想收拾尤勇,现在可有一个好机会!”

  我诧异了一下,问:“什么机会?”

  王小根看了一眼谭玲,说:“我告诉你,谭玲初中跟我一班,她当时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公交车!据说,不管你是谁,不管你长得怎么样,只要你给钱,她就让你上。”

  我扑哧一下差点笑出来:“那就是说尤勇捡了个破烂?”

  王小根点点头:“但是初三的时候谭玲就不接活了,因为她被人包养了!”

  “包养?”我大吃一惊,现在谭玲才几岁?当初她可是未成年啊,怎么还有人敢包养?

  王小根点点头:“包养她的是我们当初学校的扛把子杨逸尘!现在在四高,据说混的不错,要是我们把谭玲的事告诉他,你说他怎么可能不过来找尤勇的麻烦?”

  我点了点头,这四高不在县城,在我们县最东边的一个镇上,那儿山多水多,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说不定这个杨逸尘还真能干倒尤勇呢!

  但四高太远,想通知杨逸尘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王小根似乎是知道我的心思,说:“你放心,我老家就在那个镇子,周末我回去一趟,保证让杨逸尘知道这事!”

  但我没想到的是,我们还没利用谭玲对付尤勇呢,倒是先有人因为尤勇来对付谭玲了!

  那是当天中午,吃过午饭的大家都昏昏欲睡,尤勇和谭玲也在座位上亲亲我我。

  我刚睡下就被王小根拍醒了,还很夸张的说:“快!快起来看美女!”

  我迷迷糊糊的抬起头,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我的口水就流了出来。

  只见窗户外站了四个美女,都伸头往里面看着。

  这四个美女是我从没讲过的,可以肯定不是我们学校的。

  我就坐在窗户边,四个美女的脸近在咫尺,我真恨不得贴上去狠狠亲一下,不对,是一人亲一下!

  这时我就听到一个小个子美女说:“大姐,那儿呢!那儿呢!大庭广众之下还在跟那个女生亲热,真是不知羞耻!”

  四个女生似乎看到了目标,直接就走到前面推门走了进来。

  尤勇看着讲台上,有些诧异:“小音,你怎么来了?”

  那个貌似是大姐的女生冷漠的站在讲台上,看着尤勇,然后指着他旁边的女生,问:“她就是谭玲吧?你昨晚就是带她去开的房吧?”

  谭玲作小鸟依人状,缩在尤勇怀里,说:“勇哥,我怕。”

  尤勇拍了拍她的脑袋,说:“小玲别怕,有我在呢!”

  那位大姐没理会尤勇,环视着全班,问道:“哪个是夏琪?”

  夏琪冷哼一声,说:“我就是,你就是曲音吧?我知道你!”

  那大姐冷冷一笑:“对,我就是曲音!尤勇的正牌女朋友。看来你跟尤勇的时间也不短啊,要不然怎么可能知道我?”

  尤勇站了起来:“小音,有什么话咱回去再说行不行?”

  曲音没说话,从讲台上走下来,一直走到了尤勇面前。

  这个女子走路的姿势简直堪称优美,我心里暗骂尤勇,都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了,还特么的不满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