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德!琪琪?叫的真尼玛恶心!

  夏琪立刻就不愿意了:“尤勇,你少来恶心我,什么你的琪琪?我谁的也不是,另外,我叫夏琪不叫琪琪!你去找你的曲音和谭玲去吧!”

  谭玲正是那个上课和尤勇眉来眼去打情骂俏的女生。

  尤勇身边冲过来几个男生,对我一阵拳打脚踢,然后尤勇就把我踩在了脚下,这才说道:“琪琪,我不管你跟这小子到底发生过什么,但我还没和你正式分手,你就不能随便找男人!”

  夏琪骂道:“尤勇,你别不要脸了,我现在正是通知你,我们分手了!”

  玛德,你们在那儿谈情吃醋,还把劳资踩在脚下,我当然不乐意了,趁他们不注意,抱着尤勇的脚使劲一扭,尤勇就“啊”的一声仰面倒下了。

  我马上把手伸到王小根那儿:“快拿来啊!再不拿来我就要被打死了!”

  王小根这才把手伸到我的桌兜里,去摸我带的刀。

  尤勇却被后面的人扶住了没摔倒,朝王小根叫喧道:“怎么?你还想插手?就你这个根小的,行不行啊,别一会儿把你的小根打成没根了!哦,不对,是不是前天我就把你打成没根的了?要不要脱了让我看看?”

  王小根的脸色变了变,手也不动了,看着尤勇说:“尤勇,你别欺人太甚!”

  尤勇面不改色:“我欺人太甚?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又不是我给你起名字叫小根的,怎么说我欺人太甚?”

  王小根一把就抓住了尤勇的脖子领,正准备干些什么,却突然听到上课铃声响了起来。

  王小根随即就松开了尤勇,冷笑了一声:“中午放学,有种别走!”

  尤勇呸了一声:“好呀,劳资随时奉陪!”说完尤勇又看了我一眼:“你中午也给劳资留下来!”

  尤勇旁边一个小弟嘻嘻一笑:“勇哥,这穷笔中午一直在教室吃饭,放心吧!”

  中午也好,那就中午解决吧!

  我什么话也没说,就在座位上坐了下去。

  第二节语文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夏琪突然就说话了:“晚上的饭算了,不让你请了。”

  算了?到手的机会要溜走?我怎么能容忍?

  我马上说:“别啊,说好了请你吃饭赔罪的。”

  夏琪斜了我一眼:“你不怕再次挨打?”

  我谄媚的笑着:“跟你一起吃顿饭,就是打死了我也心甘!”

  夏琪看向尤勇,只见尤勇正在说着什么,而他身边的谭玲却是脸色通红的低着头。

  夏琪咬了咬牙,说:“好,就给你这个机会。”

  我正想再说话,却听到语文老师喊道:“张帅!”

  我愣了一下,看了语文老师一眼。

  语文老师继续说道:“那你就试着对一下吧!”

  对一下?对什么?我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啊。

  我慢慢的站了起来,问道:“对什么啊?”

  语文老师指了指黑板,说:“这是个上联,你对个下联出来!”

  对对子?这尼玛可是我的最爱啊!我从小就喜欢看那些对对子的故事,什么九岁县太爷,什么少年大钦差,我都看了不止一遍!

  我有些兴奋,往黑板上看去,只见上面写着:国兴旺家兴旺国家兴旺。

  我一想,立刻就知道主要症结在国家两字,一要能分开,二要够气势!想到这儿我皱了皱眉。

  尤勇立刻冷哼了一声。

  语文老师立刻看向尤勇:“尤勇,要不你也来对一下?”

  我这时却灵感一现,说道:“天恢弘,地恢弘,天地恢弘!”

  语文老师惊异的看了我一下,点了点头,说:“对的好!”

  尤勇不满的哼了一声。

  语文老师又说:“尤勇,你也对一下。”

  尤勇大大咧咧的站了起来,根本没把语文老师放在眼里:“我这下联绝对是惊世骇俗,绝妙无比!”

  语文老师“嗯”了一声:“你说!”

  尤勇嘿嘿一笑:“我的下联是,你MD,他MD,你他MD!”

  语文老师的脸色立刻变了,但尤勇还得意洋洋,站在那里环视着惊诧错愕的全班同学。

  语文老师虽然是比较温和的青年,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脾气。这尤勇当着老师的面你MD你他MD,跟骂老师有什么分别?

  语文老师迅速走了下来,走到尤勇面前,拿起书就砸在了尤勇的头上,说:“你这叫对联?”

  语文老师砸了一下似乎还没解气,又砸了一下,给我滚出去!

  尤勇捂着自己的头,错愕的看着语文老师,硬是憋不出一句屁来。

  语文老师寒着脸:“还不滚出去?你这样的学生我教不了,以后我的课你不用来上了!”

  尤勇这才慢慢的开始放屁:“你敢打我?你知道我爸是谁不知道?我爸一句话,就能让你滚出学校你信不信?”

  语文老师没想到尤勇居然敢威胁自己,一把就抓住了尤勇的脖子领,然后慢慢的发力,竟然把他举了起来。

  尤勇的脸色变了,神色有些慌张,向四周喊道:“赶紧上啊!平时跟哈巴狗一样,现在见我受欺负怎么都不敢上了?”

  酷√G匠网Z首"u发

  但四周那些平时和尤勇称兄道弟的家伙没一个敢说话的,这可是老师啊!可不是人人都有胆子对老师动手的。

  尤勇见四周的人都不动,更加惊慌了,说道:“李勋,你别欺人太甚!”

  李勋就是我们语文老师,他冷笑了一下:“我欺人太甚?”

  李勋说完,把尤勇放到地上,然后一巴掌就打了上去,说:“去找你爸去,让他现在就开除我,去吧!”

  尤勇狠狠的瞪了李勋一眼,说:“你等着!”

  然后就走出了教室。

  李勋回到讲台,继续上课:“对联,是我国一项特殊的文化…”

  结果就这样,中午了尤勇也没回来,让我和王小根一阵气愤。。。刀都准备好了,却没人可砍!

  但我却无所谓,因为他不来还好些,我还要去找我表哥要迷药呢!

  表哥这人对我一向很疼爱,我小学的时候常被欺负,表哥总是帮我出头。我要迷药他也没多问,只是嘿嘿的笑了笑,递给我两百块钱,然后说:“别祸害好女孩。”

  我脸一红,扭头就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