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易,我饿了,咱们去吃一顿吧!”陈曼婷走了半天,突然转头对我说道。

  “好啊!”我激动起来,因为我也很饿,“可是我没有钱……”

  “没事,我请你,你都陪我走一天了,请你一顿也是应该的。”她摸了摸腰包,说道,“说吧,你想去哪吃?”

  “我不知道,你请,你说吧!”

  半个小时后,我们进了学校旁边的那家面馆。我们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要了两碗面,面刚一上来,我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因为我实在是太饿了。

  我吃了一半,发现有点不大对劲,于是我放下碗筷一看,发现陈曼婷根本就没有吃!

  “老板,拿两瓶酒来。”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倒用行动告诉了我。

  我以为她是要今晚跟我喝酒呢,我于是就告诉她,我不喝酒。她却回过头来莞尔一笑,对我说道,没让你喝。

  她这是要闹哪样啊?

  没多久,老板就拿上来两小瓶五粮液,我特意看了一下酒精含量59%。陈曼婷打开盖子,想都没想,直接就对着嘴喝起来。

  我见过女人有喝鸡尾酒的,还见过有的喝红酒的,直接喝白酒的而且还是喝这么高度数的酒的我还是头一次看到。

  我也曾经喝过酒,那只是喝的啤酒,酒精含量才3%,我只是喝了一瓶,我就醉的站不起来了。眼前的这一小瓶五粮液不得让我睡个三天五天的啊?

  想到这,我急忙抢下陈曼婷手中的还剩半瓶酒的酒瓶子,“你疯了?”

  “你拿来,我要喝!”

  “你告诉我,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喝这么多?”

  “与你无关!”陈曼婷喝了酒之后脾气变得暴躁起来,气哄哄地说道,说着就要抢我手中的酒瓶。

  “你别喝了!”

  “你管我?”

  “对!我就是要管你!”

  我哪会让她抢到?她的手一伸过来我就躲闪过去了,没想到这只是虚的,她竟抓起桌面上另一瓶没开封的酒,就要拧开盖子。

  “你够了!”我猛地喝到。

  我声音极大,在这面馆里的顾客听到我的声音之后都是一脸神经地看着我,但我却自动忽略了他们的目光。

  陈曼婷也被我喝住了,她自从认识我以来,我还没有这么大声地对她吼过吧?她楞楞地看着我,拧着盖子的手却不动了。

  我上去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酒,冷冷地道,“吃面!”她可能是被我的模样吓到了,于是她就乖乖地顺从了我,吃起了面,而我却看起了窗外的风景。

  过了一会,我转头一看,醉眼迷离的陈曼婷轻轻扯着我的衣服,嘟嘴不满地望着我,那样子真的很萌很可爱,也很娇媚。

  “你吃完了?我们回去。”我依然冷冷地道。

  “嗯。”她嘴里这样说着,可是身体却没有动地方。这时候我才发现,陈曼婷已经醉成了一摊烂泥,根本就走不动道,更让我无语的是,这个时候她却趴桌子上睡着了。

  她这个样子回学校是不可能了,只能去宾馆了。于是我掏出她鼓鼓的钱包,打开一看,都是清一色的红色毛爷爷,少说也有五六千人民币,我再看我钱包里面的五六千万天地银行,我差点没去泪奔,她家是干什么的啊?竟然这么有钱!

  $b酷匠4+网正E版*首发

  我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百付了帐,背着她走到了宾馆。还是上次的宾馆,只是房间不一样了,但房间里的布置都差不多,都是炮房。

  和我们一起开房的是一对男女,那女的穿的很骚,一看就知道是来打炮的,他们就住我们隔壁。

  我进了房间,直接把陈曼婷扔到了床上,她虽然不算重,但背了这么长时间我也累得不行。

  我刚想上床躺一会,隔壁就传来叫床的声音,顿时给我弄得睡意全无。

  “嗯,啊,嗯哼……”

  听着隔壁的动静,我特么的竟然起了反应,看着旁边陈曼婷红扑扑的姣美的脸蛋,再加上炮房里面独特的布置,竟然有一种想把她护了的冲动。

  那边声音持续了十分钟左右就停止了,真有点让我怀疑那男的是不是能力不行,我还没听够呢!

  第二天,我和陈曼婷回到了学校,她对我昨晚做法没有意见,反倒还感激我,昨天把她送到宾馆去了,但当我问她昨晚为啥喝那么多酒的时候,她眼睛里闪过一丝悲伤,却闭口不讲了。

  等她进了女宿舍门,我就把昨天吃饭时候喝剩下偷偷藏的五粮液掏出来,朝着我宿舍走去。

  “王子豪,看你易爷给你带什么来了?”我推开门,走了进去。王子豪背对着宿舍门坐在椅子上,听到我的声音,下意识地回过了头。

  他这一回头可把我给吓屁了,不知怎的,他脸上让人打的跟稀有动物大熊猫似的,鼻子上还贴了个创可贴,样子十分滑稽,但我却没有笑出来。这肯定不是他父母以及长辈打的,一般成年人打架都是避开要害的,而他别的地方没有淤青,只有眼眶黑乎乎一片。这给我的第二反应就是他让哪个学校老大哥给揍了,因为在我们学校,能一个人把王子豪打成这模样的人不多。

  “卧槽,子豪,你这是咋了?”

  王子豪没有接话,反倒是我上铺的室友孙浩程接话了,“你还说,你跟人家陈曼婷出去快活了,王子豪这一顿纯是替你挨的!”

  “是谁?老子削死他!”我顿时暴怒起来。

  谁打我兄弟,老子就要谁命!更何况王子豪这一顿是替我挨的,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我一定不会让他好受!

  “呵呵。”孙浩程只扔给我两个字,语气中满是不屑。

  “你什么意思?”我把手中的酒瓶扔在床上,上前一步抓住孙浩程的衣领,另一拳作势就要打向他。

  “哼,跟自己人打架算什么能耐,你有能耐去给王子豪报仇!”孙浩程面对我的威胁竟然没有害怕,仍然用不屑的语气说道。

  “告诉我是谁!”我咬牙切齿地道。

  “贾易,放开他!”一直沉默的王子豪开口了。

  我松开手,一把就给孙浩程推了个踉跄。

  “告诉我,他是谁?”我几乎在用命令的语气。

  “是徐博韬。”舍友之一的丁澜此时推开宿舍门,走了进来,对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曾经沧海说:

今天先更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