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我!我怕你不成?”说罢,我头也不会地走了。

  但几个月后,因为我的这一拳,让我付出了代价,令我抱憾终生!当然这都是后话,这里就不说这么多了。

  王子豪的这些小弟来帮我忙,我得有点表示,所以我带着他们去了大排档嚼吧了一口,当付账的时候,我至今都记得老板看我拿着一张天地银行给他的那种怪异眼神。后来还是王子豪付的账,回到宿舍,我把王子豪给削了一顿,麻痹地,竟然拿天地银行糊弄我!

  第二天上学,我在宿舍门口看到了陈曼婷,她走到我旁边,我以为她能说句谢谢呢,麻痹的,没想到她竟然跟我说:“别老看着我!”

  老子拼了老命打了三次架,就换来你这?卧槽,这也太人渣点了吧,你至少也该说句“谢谢”或者“对不起”吧,我怀疑她家教不好,上帝白给她一个聪明脑袋让她学习这么好。

  我越想越生气,快步追上她,挡在她的去路,问道:“我帮你那么大忙,你连句谢谢也不说吗?”

  “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对于你这种人,我不骂你就不错了,快给我滚开!”陈曼婷生气了,一把推开我,向教学楼方向走去。

  我没皮没脸地追上她,再一次挡在她的身前,有些愤怒地问:“我在你眼里算那种人?”

  “滚!再不滚永远不搭理你!”她又再一次地推开我,向前走去,留下了一头黑线的我。

  “小易,怎么回事?”王子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身后,拍拍我肩膀,问道。

  “妈了个巴子的,我帮陈曼婷那么大忙,竟然连一句谢谢都不说,还骂我!”我很郁闷地道。

  “哼,就当踩到狗屎上了,换双鞋,继续走路。”王子豪说话向来都是带点比喻的,我已经习惯了,一下就听出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做什么事还得是基友吧?”王子豪又在调侃我了。

  “滚蛋,老子不搞基。”我对他安慰我的那点好感瞬间就消失了。

  “对,你不搞基,你自己给自己口爆好了吧?”王子豪那张损嘴又在放气了。

  “我去你大爷!”我一拳就向王子豪打来,他也一拳向我揍过来。我俩打架一直打到了教学楼,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的时候,才发现刚才的不愉快都消失了。

  体育课“来,小子,玩一把不!”我和王子豪站在单杠下,我对他说道。

  “来就来,当老子怕你?”王子豪一脸凶神恶煞。

  “预备,一、二、三,起!”我喊着口号,到“起”字的时候我俩同时上了同一个单杠。

  我们玩的游戏就是两个人在同一个单杠是比谁最后从单杠上掉下来,可以使用任何手段。

  刚上去,我就先作了一个引体向上,同时大腿一夹,就夹在了他的脑袋上,我就手不在使劲握杠,把全身的重量全部施加给了王子豪,可是王子豪这狗日的直拿脚踹我菊花,差点给我玩出翔来。

  此时单杠下面围了一堆人,有男生,也有女生。

  “豪哥,加油!”王子豪的小弟喊道。

  “贾易,加油!”那些女生们喊道。

  比赛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两人小脸憋通红,我的菊花快被捅烂了,他的脑袋也已经被我印了不少鞋印。

  “王子豪,你大爷的,好好玩,别特么捅我菊花!”

  “曹,贾易,你还说我,你大爷的,你踹我脑袋还踹上瘾了?”

  我俩斗力不分上下,开始斗起嘴来。

  “豪哥,加油!”

  “贾易,我看好你呦!”

  下面的拉拉队都快掐起架来了。

  “卧槽!”终于,在我一轮攻势下,王子豪最后掉了下来。紧接着就是一群男生的叹气声和女生的欢呼声。

  我随后也跳了下来,拍了拍屁股,走到王子豪面前,带着戏虐的口气说道:“小伙不服气?敢跟我去双杠较量较量么?”

  还没等王子豪开口,那群女生就七嘴八舌地说道:“子豪哥,去嘛。”“子豪哥,你不是不敢了吧?”

  这群女生一口一个“子豪哥”叫着,给我弄得好一阵不爽,为什么没人管我叫“贾哥”或者是“易哥”呢,哪怕是叫“贾易哥”也好啊!

  王子豪被这一群女生弄得不好意思起来,小脸红扑扑的,“谁说我不敢去的,去就去!”

  “走!”

  “走!”

  我俩互相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便一起向双杠走去。

  “小虎,替我拿衣服!”王子豪开启装逼模式,脱下了衣服露出了精壮的肌肉块。女生们立刻尖叫起来。

  “靠,嘚瑟,看哥的!”我也随着开启了遭雷劈模式,脱下了衣服,也光着膀子,露出了肌肉。可能是我的肌肉会比王子豪更发达一些吧,女生们看我的眼睛都有点发直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出声。

  我把衣服摆在双杠上,喊着口号“一、二、三,上!”我俩同时上了双杠。

  “开始!”我俩同时作起了双杠。

  “一个、两个、三个……”大家一起数着。

  等做了十个之后,王子豪没力气了,我就调侃道:“你这也不行啊,以后你满足不了你老婆怎么办?用不用我帮忙啊?”

  此话一出,观众席一片哗然。

  “滚,老子自己就行,不用你操心!”王子豪没好气地说道。

  说罢,这狗日的竟然玩赖,悠了起来。哼,跟我比,你还嫩了点!最终我陪着他悠了五六分钟,直到把他悠得没力气,摔下了双杠。

  “贾易,我要给你生孩子!”观众席中一个长相还算清秀的姑娘说道,这姑娘我认识,是我们班的,叫刘薇。

  此话一出,全场都震惊了,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渐渐地嘈杂的议论的声音变得统一。

  酷匠网$+唯一a正6…版;&,其他$都是盗(☆版

  “亲一个”

  “亲一个”

  此时我看刘薇的脸上红得像一个大苹果,在众人的呼声中快步走到我跟前,踮起脚尖,亲了我的脸一口,然后我看到她的脸更红了,听了一会,然后就跑开了。

  “切,至于嘛?”全场都在捧屁,只有一个人嗤之以鼻,那就是陈曼婷。

  这句话让全场都安静了下来,陈曼婷在我们班的影响力是很大的。

  但是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胆大的女生喊了出来:“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说道最后还特意来了一个加长音,随后同学们都附和了起来。

  这下实在是给陈曼婷整得颜面扫地,陈曼婷气急败坏,指着我,说道:“他——他就是一个人渣!”随后就像刘薇一样,快速地跑开了。

  这事没到两天就传遍了整个学校,有各种版本,有的说刘薇喜欢我,陈曼婷吃醋了;还有的说我背着陈曼婷跟刘薇搞上了,但共同点就是,我是个脚踏两只船的人渣。

  这件事把我推到了封口浪尖上,但没过多久,另一件事让我在学校的名声更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曾经沧海说:

  求撸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