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贾易,是苦逼高中党,半吊子学渣屌丝一个,生理靠右手。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两个人就能演的那种动作片;再就是去学校的单杠双杠上面练练肌肉,渴望着吸引异性的眼球。

  如果没有那一晚突来的激情,没有那一天刻骨铭心的仇恨,我或许会仍然平凡下去,终生与五姑娘为伴……

  我不爱学习。高二了,我学习成绩一直不好,不见得明天高考能考上哪里,于是我就“放挺”了,每天上课除了睡觉就是玩手机,至于打架什么的我想都没想过。老师见我自己都放弃了,也就不管我了。

  可我父母不想我这么做,在我一次考试之后,就对我大发雷霆,拳脚相加。我也怒了,一把推开正在用皮带抽我的父亲,大声吼道:老子就不学了,爱咋咋地!说罢,我就走出了我家的防盗门。

  父母愣住了,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粗暴。直到两秒钟之后,等到我粗暴地把房门关上之后,才咆哮道:“滚了再别回来,老子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他咆哮的声音很大,我在走廊都能听到,但随后从门内传来的母亲的哭声,却刺痛了我的心。

  但是我却是咬咬牙,捂着耳朵,逃避着离开了。

  我心情很差,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试图通过散步缓解一下我复杂的心情。

  我走着走着来到了一家夜总会,我死党几次邀请我去我都以没钱为借口没来的地方。我摸了摸兜里鼓鼓的但为数不多的钱,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夜总会这种地方我头一次去,对我来说很新鲜。这里装修很豪华,灯具一看就知道是高级货,很大,很亮,不知这里点一天灯泡要走多少电字,虽说不是我花钱,但我也一阵肉疼。打眼一看,都是一些衣着靓丽的高富帅和白富美。而我身上穿着一堆地摊货,和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

  “先生,您好。”站在门旁边的一名接待小姐说道,“请问您有预约吗?”

  她这一来给我吓了一跳,我十九年来头一次有人接待我,给我问好,头一次有人管我叫先生的,顿时先前的郁闷一扫而光。

  “没有。”我装作经常来这里的样子回道。

  我是骨子里比较爱装逼的那种人,所以我钱包里装的满满的一元纸币,还弄了点儿童银行的。

  “先生,您……”

  酷:;匠?网B正{b版首U发…

  没等那位小姐说完,我就快步走开了,不是我不想再享受一把别人叫我先生的感觉,而是因为我在这里看到了熟人,我们班班花,全校人的梦中情人陈曼婷!

  我快步地向她走去,而她却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酒,眼神恍惚,没有看到我。

  奇怪了,陈曼婷怎么会到这种地方的。

  她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学霸,人长得还漂亮,不少男生都给他送去一封封情书,但都泥牛入海,她对这些男生的态度也是爱答不理的。

  她此时旁边正围着五六个杀马特男,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酒,这似乎很不合乎她的作风!

  我正疑惑着,突然,我似乎看到了什么,一个杀马特正将一个块状物体放进了陈曼婷的酒杯中。我看着杀马特一脸猥琐的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我很想去阻止陈曼婷喝下那杯酒,可是我似乎跟陈曼婷的关系没有好到那种程度,我也就没有管。

  我在他们周围找到了一个空桌,坐了上去,拿起菜单,看了半天,象征性地点了几样廉价的食物,吃了起来。

  可能是因为我没吃过这么多的新花样吧,感觉这里的东西很好吃,当我吃完了,掏出一厚摞一元纸币付账的时候,服务员一脸的鄙夷,也不在叫我“先生”,而是直呼“你”。

  我心里好一顿不爽,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打破酒瓶子的响声,出于本能,我下意识地向后一看,却愣住了。

  陈曼婷手里拿着半截酒瓶子,而先前往酒杯里放东西的那个杀马特头上鲜血淋漓,头上挂的金闪闪的一堆玻璃片。

  这感情是杀马特被爆头了啊,我看着酒和鲜血混合而成的不红不黄的粘稠液体,胃里不禁一通翻滚。

  “卧槽尼玛,你个死女表子!你敢打我!”杀马特捂着脑袋,大声吼道。

  “我去你大爷的,敢打我们老大!”

  “知道吗,让我们老大草是你荣幸!”

  一个杀马特冲过来就扇了陈曼婷一个嘴巴子,很响。

  我很想过去削这帮狗日的,光天化日之下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还给了陈曼婷一嘴巴。但是对方人太多,为了陈曼婷得罪这么多人挨打,我可不干。

  “拖到宾馆,轮了她!”那个杀马特老大忍着痛,说道。

  说着,几个杀马特就把陈曼婷给架了起来,陈曼婷挣扎着,可是力气太小,根本就挣扎不开!

  “救命,强奸……呃呃……”陈曼婷大声地呼救,到最后却是一个杀马特把她的嘴给堵上了。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如果陈曼婷在我眼前被拖走被轮奸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的。于是我快步走上前,从桌子上抄起一个酒瓶子,冲着一个杀马特就砸了过来,顺便一脚给他踹到了地上。

  这时我才发现打架的感觉真的很爽,特别是郁闷的时候。

  我走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发现我了,只是没想到我是来削他们的,所以我才占了先机。我干翻了一个杀马特表明了我的立场,其他的杀马特就知道了我是敌人,所以便冲上来要打我。

  干翻一个杀马特之后,一个染着红头发的杀马特一拳就朝我打过来,我闪避不及,便打在了我肚子上,给我疼成了一个虾米。眼见前面又来了一个杀马特,我忍着痛直起了腰使尽全力对着他的鼻子打了过来,仿佛把我一天的怒火全集中了这一拳上,接触的一瞬间,我就听到了清脆的骨裂的声音,杀马特的鼻血顿时就流了下来。我又给了他一脚,给他踹翻在了地上。

  那个刚冲上来的杀马特见我这么猛,连续放倒了两个人,顿时吓得小脸刷白。我向前走着,他惶恐地向后退着,退到陈曼婷身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扼住了陈曼婷的咽喉。

  刚才我的一顿掺和,五个杀马特就剩下了2个健全的,此时两个都在抓着陈曼婷。

  “你……别过来啊!”杀马特扼住陈曼婷的手更紧了。

  “呃……贾易……”陈曼婷认出了我,眼神有些复杂。

  “啊!”我暴喝一声,全身肌肉暴起,猛力向陈曼婷冲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