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想着,王子豪就回来了,还带来一个人,那人怎么看怎么眼熟,看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不是王子豪的马子吗!

  于是我就嘴欠地道一句,“弟妹来了啊?”结果弄了半天也没人吱声,给我弄得挺尴尬的。

  “你俩什么时候结婚啊?”我见没反应,于是又嘴欠地道。

  “结你妹婚,这是老子亲妹妹!”

  我顿时火就不从一处来,心想这不是你亲自告诉我她是你马子么,怎么成了亲妹妹?

  酷}匠网E+正J版~z首(发

  “对啊,就是结你妹的婚么。”他让我难堪一会,我也想着让王子豪知道知道这是啥滋味。王子豪没多大反应,反倒是他那亲妹妹脸腾地一下红了,一直红到了耳根。

  陈曼婷这时侯出去接了个电话,然后回来跟我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我自己在病房里面闷,于是我就叫王子豪推着轮椅带我去外面透透气。她妹妹在这里没有认识人,于是她也跟去了。

  通过跟她交谈,发现她是一个很健谈的人,我俩没一会就熟悉了起来。我也了解到她叫王漓,比王子豪仅小两岁,刚刚初中毕业,听王子豪说王漓的学习成绩好像还不错。

  我们聊着聊着突然我手机就响了,是陈曼婷的,我接了下来,她跟我说让我在医院门口等着她。

  对于她说的话,我不敢违抗,当然是乖乖地执行了。但我等了两分钟之后,我却见到了让我心都会跳出来的一幕,王子豪看见了也是惊讶长大了嘴巴。

  傍晚的残阳勾勒出两个熟悉的轮廓,却又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那两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轮廓自然是我的父母了,我已三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们了。看到母亲被父亲搀着向我走来的样子,不知为何,我的鼻子竟有些酸。

  “儿子,你怎么成这模样了,说是谁干的,我让你爹揍他……”母亲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我,突然挣脱开父亲搀扶着她的手,颤颤巍巍地向我跑来,扑在我的身上,痛哭起来。

  “活该!”父亲见母亲这样,一把拉起瘫在我身上的母亲,朝着我骂道。

  而我此时却是清楚地看清了他脸上的轮廓,他黑瘦的脸上眼眶凹陷着,胡须也显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剃了,才仅仅四十五岁的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爹……”我哽咽道。

  而父亲却不理会我,把头背了过去。

  我见他无动于衷,也顾不得许多,在医院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中,猛地跪了下来。

  “贾易……”熟悉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优雅动听,我下意识地向声音源头望去,此时才注意到了陈曼婷的存在。

  “爹……”我回过头来,没有理她,哽咽道。我此时脖子像是阻塞住了一般,纵有千言万语竟也说不出来。

  “我没你这个儿子!你滚吧,以后别管我叫爹!”父亲仍然没有回头,只是朝远处摆了摆手,意思叫我滚蛋。

  “你不能这样,孩儿他爹,他怎么说也是你……”羸弱的母亲趴在父亲的肩膀说道,声音细如蚊蝇。

  “丢人!””父亲转过头瞪了跪在地上的我一眼,大手一挥,回手扶起母亲,朝着外面走去。

  傍晚的最后一丝风拂乱了他的头发,他略耸着承担了无数砖头重量的肩膀。我害怕这日益凛冽的寒风会吹弯他的腰,会把他的皱纹越割越深。

  “爹……”我朝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喊道。他头也没回,仍然在往远处走着。

  他没有回答我,而我耳边却回旋着答案。

  “我没你这个儿子!你滚吧,以后别管我叫爹!”

  这一声训斥,就像是一柄利剑穿透了我的心,使我的心不断地滴血。这种感觉很痛,甚至比当日他拿皮带抽我的痛更猛烈。

  母亲听到我的声音拼命地挣扎着,却也拗不过父亲那双长满老茧的双手。

  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撒在光秃秃的石板路上,也拖出了他们二人瘦削的身影,那身影在我模糊的泪眼中渐行渐远……

  我没有想到,仅仅因为我的一时冲动,竟然让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隔绝到这地步,如果早知道是这结果,宁肯我让父亲给打个半死,我也不会离家出走。看着他这三个月老了很多的面孔,我宁愿父亲仍是从前那个对我拳打脚踢但年轻健硕的父亲。可是我却再也拽不回逝去的时光。

  我仍然无助地跪在地上,耳边仍然萦绕着那句“我没你这个儿子!你滚吧,以后别管我叫爹!”,望着已经看不到的身影发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