孛儿只斤,在谢玉枢的世界,真名乃是成吉思汗,一个征服过亚欧大陆的神一样的男人。

  谢玉枢在这个怪力乱神的世界,见识过了无数奇迹,无数神话,当然对这个人有所了解。

  不打不相识,当时谢玉枢被他好一个教训,也好一个打了孛儿只斤的脸。

  孛儿只斤,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个堪称神话的种族,个个都是天之骄子,一身霸道传承,祖上更是和东皇一起上过山,下过乡,走过南,闯过北,火车道上压过腿。

  如今孛儿只斤真名还不是成吉思汗,谢玉枢知道,他必然掀起波澜。

  他那两个兄弟一死,地皮就划给了他,那不言而喻,怎么死的,就让人不敢指手画脚,妄加猜测了。

  谢玉枢讨厌内战,所以孛儿只斤这个定时炸弹,最好打出国门,成为护国战神,而不是祸国殃民的瘟神。

  谢玉枢以龙城特使的身份,前往了「大荒城」,那一望无际的草原之都。

  而谢玉枢这个疯子,他却并没有真正把这个特使的身份放在心上。

  他是为了谁呢?

  呵呵呵,他直接拜访的就是未来的成吉思汗,孛儿只斤。

  该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才对,但是孛儿只斤却很平静,因为神都龙城已经下达了诏令,谢玉枢是作为特使而来的。

  “有屁放,说完,我砍了你。”

  “两国交战,尚不斩来使,我不是来跟你贫嘴的,上一次是大家各凭本事,这一次,谈公事,国事,你杀不了我。”

  剑未出鞘,杀气却已经爆发,比利剑更加险恶,凶厉,这是一尊杀神。

  谢玉枢纹丝不动,他已经是今非昔比了,如今他已经踏进了七阶巅峰领域,马上就是八阶自在法了。

  二人对视着彼此,一个释放杀气,一个抵挡杀气。

  许久,孛儿只斤恢复了坐姿:“上一次不过不足一年,你却已经从一个变成了八阶高手,你果然隐藏了修为。”

  谢玉枢摇摇头:“你眼瞎,我没隐藏,不过是修炼来的罢了,你也不赖啊,上次八阶,这就九阶了,你眼看着,贤者之躯了吧?”

  “放肆,大胆狂徒,胆敢……”

  *最新章节上‘酷RR匠^V网P0za

  孛儿只斤挥了挥手:“尔等都退下,这是本王与玉枢卿的问题,休得无礼。”

  人一走,孛儿只斤看着谢玉枢眼中多了几分深意:“好眼力,怎么做到的。”

  谢玉枢笑了笑:“无可奉告。”

  “哼,小气的男人,难成大事。”

  谢玉枢针锋相对:“你这牛脾气,你妈知道吗,你怎么当王者的?”

  “你找死?”

  谢玉枢摇了摇手里的牌子:“我是特使,死不了。”

  “那就拜托特使,说正事儿吧。”

  谢玉枢说出了他此行的来意,而而孛儿只斤,目光沉了下来。

  “东大陆国土安宁,我一族,没有听从幽王旨意的必要,请回。”

  谢玉枢摇摇头:“当然,你们没有,那么,接下来,我们用我们的方式来谈话,我早就看你不爽了,孛儿只斤,咱俩来比划比划,不用让招,生死搏杀,成者王,败者寇,失败者任凭处置,如何?”

  “哈哈哈哈,谢玉枢,你特么的脑子进水了,孤王乃是王,而你,一个跳梁小丑,我怎知你是否有诈,你当孤王是傻子?”

  “我要当你是傻子,还跟你挑战干嘛,告诉你,让你去打仗就是老子的主意,我今儿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什么叫一山还比一山高,是个带把儿的,你就说,敢还是不敢。”

  “我干你大爷!”

  那一瞬间,恐怖的气息瞬间爆裂而出,那如玉一般的手臂,瞬间掐住了谢玉枢的脖子,二人已经穿透了王宫墙壁,出现在了皇家斗技场。

  谢玉枢是直接被仍在了斗技场的大理石地面之中的。

  “来呀,新仇旧恨,用男人的方式解决。”

  谢玉枢爬了出来,嘴角已经带血了:“不追击我是你的错误,祈祷你不是脑子一热,我可没跟你开玩笑。”

  “废话这多,伤我之仇,现在就报。”

  一瞬间,二人同时化作了流光,谢玉枢西行两次,都是险死还生,如今武力大大提升。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谢玉枢靠的就是科学和魔幻结合的力量。

  如今战斗服再次更新换代,自在法也已经小有所成,有战斗服按在,他足以硬憾跨级别的战斗。

  拳对拳,脚对脚,拳拳到肉,好不留情,饶是谢玉枢有战斗服保护,仍然感觉到了骨头的痛苦呻吟。

  但是这太刺激了。

  谢玉枢兴奋的骨头都在颤抖,这是他重生一来,第一次如此的渴望战斗。

  孛儿只斤果然是一个战斗狂人,疯子一样,越打越是兴奋:“上一次手下留情,让你一个小老鼠占了便宜,这一次,我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聒噪!”

  谢玉枢云淡风轻,嗤笑一声,双手排山倒海一样推了出去:“再接我同样一招。”

  孛儿只斤疯狂大笑:“蠢货,同样的招式,竟然用两次,简直愚……”

  愚昧两字尚未成词,孛儿只斤双臂发出一声脆响,瞬间错位,炮弹一样弹飞了出去。

  “打人,记得要追击,打不死,倒霉的是你自己。”

  谢玉枢难掩那战斗的狂热和兴奋,瞬移而去,追着孛儿只斤穷追猛打,一时间占了便宜。

  只是追击三招便宜没过,一招兔子蹬鹰,谢玉枢胸口顿时凹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说得对,追击!”

  这一脚,在圆月之下,一人耷拉着胳膊,一字马,狠狠的砸了下去,谢玉枢鼻口窜血,理石地面,天花乱坠,四分五裂。

  人还没反应,圆月之下,孛儿只斤肩膀一甩,错位的两条胳膊瞬间复原。

  移动之中,已经完成了这个动作。

  这一脚,狠狠跺了下来,却被谢玉枢一手抓住,狠狠摔了出去:“真狠,我这吐了三两血,算是还你手下留情之恩,上正菜吧!”

  谢玉枢响指一打,双手一点,脚下一跺,孛儿只斤顿时后退百米。

  因为谢玉枢身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道气脉一样的光环,一个无形的羽翼在背后展开,亦真亦幻。

  谢玉枢此时此刻,竟然如同神明一般,全身上下,一股无形的气场,像是一身量身定做的气量铠甲?

  孛儿只斤从未见过这样的招式,不禁双目炯炯:“真是什么招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