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茂密的树林中几个彪悍的壮汉手持皮鞭赶着前面用绳索捆成一排的少年少女“都他娘的走快点,还真以为你们都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

  这群十岁左右的孩童,大多都是哭哭啼啼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怎么说他们都是爹娘的掌上明珠,现在却变成了阶下囚不知道要被带到什么地方去,这种落差他们哪能接受的了。孩童中一位十二岁的男孩面容冷峻丝毫不见慌乱,有点惊讶的看着他身边的这位男孩问道:“你不怕么?”

  这个看似十岁的男孩看了他一眼后说:“为什么要怕?你不是也一样么?”

  十二岁的男孩微微一笑说:“有意思,你叫什么名字?”

  十岁的小男孩看着手上绑着的绳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边却毫不犹豫的说:“楚云天”十二岁的男孩眼睛微咪了一下心想,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对了,天都城三大宝家之一的楚家,曾经的天才二少爷,现在的废物,据说一次外出被一个蒙面黑衣人偷袭,修为尽废楚家家主楚霸天请来国都第一医师‘张天翼’出诊,张大师诊断之后摇摇头放言“楚公子经脉尽碎,日后恐怕难以在修炼,这辈子恐怕难有什么成就了。”至那之后楚家除了大少爷楚云飞极为保护二少爷之外都对楚二少十分冷淡,就连下人都看不起二少爷,楚霸天也是无能为力,作为家主楚霸天要为家族考虑自然就不能太过偏袒楚二少。

  想到了楚云天是什么人男孩就楞了一下。楚云天倒也没觉得意外,他很清楚虽然在面上没人敢直接喊他废物二少爷,可是背地里不知道怎么说他是个废物呢“没错我就是天都三大宝家之一楚家的废物二少爷。”这下男孩倒是尴尬的绕了下头:“我叫陈天乐”

  楚云天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半个头虽然长的不是很帅但却挺耐看的,皮肤有点黝黑却又健壮的身躯,楚云天问:“你是怎么被抓来的?”

  陈天乐耸耸肩一脸无奈的表情:“我才刚进入天机城就两眼一抹黑,醒来的时候就被绑着了。”

  楚云天眉头皱了皱心想,这些人应该是人贩子吧,本少爷昨天心情不爽一个人跑到望月城,闲逛的时候在一条小巷子里被人打昏的,草蛋的,居然敢绑本少爷。

  楚云天心想就算失踪了,估计会担心的也只有自己的大哥楚云飞了吧。“都他娘的走快点,哭什么哭,妈的,能进入咱们战天宗是你们的福分,只要你们努力将来还是可以回去探亲的。”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黑胡子大汉手拿酒壶边喊边喝。

  山林深处,群山缭绕的一座山峰上,一间屋子内,一个手持羽扇,穿着灰色长衫,长长的胡须颇有得道高人风范的老者坐在一张桌前,品着茶微笑的看着对面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红光满面,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说:“鬼老,你觉得派杜严几人去能找到什么有天赋的孩子吗?”

  鬼老摸了摸胡须:“‘影’你和我,皆不能出山,能够看出一个孩子有没有潜力的人就只有赵哲这孩子,但是赵哲身为宗主岂能随意出去,如果被‘那些人’知道了就有危险了,像我们的宗派弟子都是抓来的,如果被人发现行踪估计就会被那些大门派直接灭了,虽说我们抓的都是孤儿,但偶尔也会抓到有家室的孩童,那些对我们宗门有怨言的孩子。”鬼老没说下去。

  影知道这些年,那些对宗门有怨恨的孩子都被总内的长老们‘处理’了,有的人潜力巨大,奈何却不能放任栽培。影和鬼老实际上年龄相差不大,只不过影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步入了武圣境界,所以样貌变化不大。影也明白,鬼老说的都是事实,只是还是觉得派杜严几人去找弟子,实在是有点不明智,杜严几人修为都还不错,都是武元期,就是做事老是马马虎虎的,唉还是不想了吧。

  楚云天从这几个壮汉的谈话中隐约猜到,这是某个见不得光的小宗派的弟子出来“招收”弟子的,心想本少爷怎么就这么倒霉的被‘招收’了。楚二少简直欲哭无泪啊。本少爷现在完全就是‘练武奇才’这宗派要是看出来我完全不能修炼不会顺手就把我宰了吧?

  楚云天看着边上一直都很悠哉,豪不担心的样子:“你就不担心自己会被送到哪去吗?”

  陈天乐毫不犹豫的就说:“有什么好担心的,在差能差到哪去,根据路上他们所说的话,貌似要带我们去某个门派,这有什么不好的,本来我就是出来想找个门派看看有没有修炼的资质,只要能修行管他那么多呢。”

  楚云天直接就无语了,真豁达啊。

  大约过了三个时辰,在我们震惊的状态下穿过一片草丛,梦境般出现在一个群山缭绕的山脚下,天空之中鸟兽飞翔,山腰上一片迷雾,我们缓缓走上阶梯,到半山腰上有一个山门,门牌上写着三个大字“战天宗”

  走过山门之后是一个演武场,场中许多十来岁的男女在练武,各种武技横飞,武气纵横。看的楚云天眼花缭乱,楚云天暗暗叹了口气,心想当年我也是武徒中期,楚家战技霸龙决也修炼到了第三层,曾是天都青年一代第一天才。唉!

  ,E酷$匠.n网首发4c

  陈天乐有点激动,双眼放光,这就是修仙弟子吗?只要我能变得强大,我就能回去报仇。

  场中很多人都看见楚云天等人。除了少数几人深表同情看了几眼之外,其余人都是习以为常该干嘛就干嘛。人群中一个十三岁的白衣少年,挥出一拳,和他对练之人放出武气屏障挡下,白衣少年摇摇头:“看起来这一次有很多不是孤儿,可惜了。”

  另一人集中武气演化出一头很淡的虎头冲击而去:“杜师叔这人做事总是大大咧咧的,肯定是看见小孩就抓来了,哪会管他是不是孤儿,不过那些人里肯定有一些会恨门派抓了他们,唉,却是可怜。”白衣少年面色凝重的看着冲击而来的武气虎。

  武气化形至少要达到武生初期才能做到,从化形的程度来看很显然这两个少年都是武生初期的境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