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如此自信,我心里也免不了犯嘀咕,这赵王忠经常打架,像我这种小家伙,他根本没放在眼里,我也没管太多,总之,我必须要赢,而且还必须要让赵王忠对我服,即使会被打得鼻青脸肿。

  “来吧,赢了我。你就是我赵王忠的兄弟”赵王忠一副迫不及待的口气对我说。就好像他早就期待这场“比试”个很久了一样。

  听到赵王忠这样说,我知道,只要赢了他,他就绝对会成为我的好兄弟。因为他的守信用,基本上认识他的都知道,赵王忠说过的话,绝对会做到的。

  达成了共识,他就一点也不客气了,说实话,他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所以他出手是不留余地,直接就是一记飞腿踢过来,他打算一招就让我失去战斗力。我的状态很不好,浑身都有伤,尤其是脑袋,此刻情绪激动,刺激的伤口阵阵刺痛,我咬紧牙,告诉自己,必须要赢!

  我没想过要躲这一脚,在他踢过来的时候,怀抱打开,一脚毫无阻碍的就踢在我的胸口,我喉咙一酸,吐出一口血,那一刻,仿佛窒息了一般,我甚至感觉不到我的心脏的跳动。然而,我并没有放手,我的怀抱收拢,死死地抱住赵王忠的脚,他用力往外抽,却是抽不出去!

  你TM放手!放手!放手!赵王忠一边喊着,一边用拳头砸着我的脸,几拳下去,我的脸已经麻木了,但是我却咧开嘴,露出沾满血渍的牙齿,惨烈的笑了起来,我心里有个声音在呼喊,赵王忠,你到底是怕,你怕了!

  他的拳头,一直砸我的脸,而没有打我的头,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也顾忌我的伤势,他害怕他真正的下了狠手,会把我打死,换言之,他不敢闹出人命,他虽然狠,但他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他的留手,他的顾忌,他的担心,正是我胜利的契机!

  死死的抱住他的大腿,我用全身的力气和体重,带动着他往后倒,赵王忠身体晃动,右腿被我拉的劈开,很痛。他骂了句,又是一拳砸在我的鼻梁上!根据他打架的经验,这一拳砸下去,脆弱的鼻梁骨绝对承受不住,肯定会流鼻血,剧痛会让任何一个敌手失去战斗力。可是我,根本不管不顾,鼻血如同泉水一般涌出,鼻梁一阵泛酸,难受的我眼泪混合着血迹从面颊落下,仍然不撒手,我用力一拽,终于,将赵王忠整个人拽倒!

  他就算是练过,两条腿被我扯开这么大,也仍然非常痛苦,另一只腿合拢过来,他抱住我的头,说,这是你逼我的!他握紧拳头,就要砸下来,可就在落下的一瞬间,他的眼中闪过挣扎,我脑袋上的伤口现在还在流血,绷带正在逐渐变得鲜红,于是他并没有砸下这拳,而是膝盖曲起,将我肚皮一顶,我纵然不想放开,但也被这强大的冲击力顶成虾米状,趁着这个时候,赵王忠搬住我的肩膀,用力的把我甩出一米之外!

  他有些费劲的站起来,说,你输了。

  输,输你妈……倒在地上的我,眼前尽是模糊,我看到了一片血色,血色中有着几个朦朦胧胧的影子,我挣扎着坐起,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李斌在厕所里殴打我,其他同学对我的冷嘲热讽,佳芳的柔情似水,我不知道我踏上了一条什么样的路,我只知道,我已经不能回头了。我已经不能再懦弱下去了。

  摇摇晃晃,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我站起起来,我指着赵王忠,竖起一根手指。

  他张了张嘴,竟是没有骂我,眼里罕见的浮现出挣扎之色。

  我勉强露出个笑容,我指着赵王忠,你怕了吗?如果怕,就认输吧。

  赵王忠眼中划过一丝慌乱,骂道,怕你大爷,你想死,我成全你!

  他冲了上来,在我的视线里,朦胧的影子飞速靠近,我脚步虚浮,勉强调动起力气,朝着他撞去。就像是撞上了一堵墙,赵王忠不愧是打架的狠人,在即将碰到一起的时候,他猛然侧身,用坚硬的骨头撞击我脆弱的身体,就将我顶的蹬蹬蹬倒退几步!

  再来!我吼了句,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反正浑身都是伤,我睁大眼睛,眼前的朦胧不知为何,竟然散开了,我清晰的看到赵王忠的身体,倾盆大雨在这时滚滚而落,雨水将我的鲜血从头上冲到脚下,最后混入一股股的细流中消失不见。我清醒了许多,冲了过去。

  赵王忠的腮帮子一阵抖动,他一只手卡住我的喉咙,另一只手按住我的后心,就将我的身体整个的翻了过来,他吼道,程宇,你他妈够了,在这样你TM会死的!我说,死不死不用你担心,来啊!我的手使不上力气,但我还有脚,侧着身子,一脚就踢在他的小腿上,赵王忠吃痛,举拳砸在我的额头!

  这是你逼我的,逼我的!他比我更像个疯子,一拳一拳快如雨点,砸在我的额头,十几拳之后,我的额头那一片都变得青红。

  赵王忠打完这十几拳,我的嘴里已经在吐出血沫了,他艰难的咽下口水,将我松开,手都在颤抖。而我,忍受了很久,积蓄了很久的最后一点力气,终于爆发,我翻身,将他扑倒在地,两只手哆嗦着,无力的,卡住他的脖子,我说,认输!!!

  赵王忠怔怔的望着我遍布血丝的红眼,心底莫名的感觉到了寒意,他沉默好几秒,说:“我认输。”

  “认输!!!”我没听清,大声的吼着,这是我最后的一丝气力。

  “我,赵王忠,认输!宇哥!”赵王忠冲着我的耳朵,同样的一吼。

  “不,我不信,你不是真心服我,继续,继续打……”我呵呵的笑着,想要松开他的脖子,但是我的手却不听使唤,怎么也没有力气拿开。

  更7●新最&r快!上P酷X$匠、网

  “不,我服,我真的服!”赵王忠说:“我打架,是对别人狠,你打架,是对自己狠,这才是真正的狠角色,我赵王忠,向来只服比我更厉害的人!”

  我笑着,笑出泪来,但我已经感觉不到眼泪的滑落,疲惫感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过来,我就倒在赵王忠的身上,失去了意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