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读于临海市一群私立学校,林天在班上成绩属于中上,但是由于家庭原因他不打算读大学,想着高中毕业之后出去打工给家里减轻负担。所以对于高考也不是很在意。

  回到宿舍后

  “哎呀,林天回来了啊,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班导的晚自习不来就算了竟然还彻夜不归!厉害厉害!”说话的人是宿舍老大薛志平,今年22,因为他父母想要他考上一所好大学已经复读了四次。好在薛志平也争气,从当初距离录取分数线的几分到几十分在到现在的几百分……

  我看到坐在自己对面床铺满脸胡渣又抠着脚的薛志平提不起半点回答的欲望。那脚臭,我天……

  ……

  看着只有二人的宿舍我冲着薛志平丢了一水瓶子要崩溃的说道

  “薛叔,我说你能不能别在宿舍抠脚,还有请你记住下次你回宿舍拖鞋前请讲宿舍所有窗户都打开并且!去厕所拖,洗了脚再出来!我他妈还想多活几年。”

  “妈卖批,刘鑫呢,是不是又找他那恐龙女朋友去了?等他回来也就他能降伏你”

  我住的是四人寝,后来走了一个。临走前还特意嘱咐我和刘鑫让我们也早点搬出去不然迟早会脚气中毒…

  唯一可说的一点就是,薛志平特别怕刘鑫,刘鑫在的时候薛志平从来不敢拖鞋。这老大也是当的名副其实啊。

  “刘鑫啊,十有八九是去开房了。现在的学生都这么开放了吗,可怜了我这单身了23年的老处男。”

  薛志平摸着他稀碎的胡渣丝毫不介意扣脚的臭手特意问了问味道一脸享受的说道

  “你这辈子注定打光棍了”我瞬间崩溃了失去了跟他交谈的欲望。

  “你还是想想你怎么把班导那一关过了吧”

  我……

  一想起这个就头疼,我这班导是出了名的严厉,在她的公开课上哪怕是校长不遵守她的规定都敢破口大骂的班导…当然这个骂不是骂人的那个骂,只是批评但是批评的比较严厉而已。

  酷匠网首re发0(

  “死马当活马医吧,不管这么多了。反正不打算高考,读不读都无所谓了”我无畏的耸了耸肩。

  “对了,林天,过几天你生日是吧”

  “是啊,怎么了”

  “我明天打算跑了,不读了。咯这个表给你当做生日礼物了”

  “什么表”

  “昨天一个算命的神棍硬塞给我的,说是什么霸王表,死乞白赖的要了我二百块钱”

  “额……你真任性,”

  林天拿着这个所谓的表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它哪里值二百块钱,想收着,最后却还是戴在了手上。戴上的瞬间只见一个累死泥鳅的光点从手表里钻了出来,又钻进了林天手里。当事人却无半点反应。

  “我去找班导了,谢谢你的手表……只要不是去年买的就好…”说完不给薛志平回复的时间立刻消失在了宿舍。

  一路上林天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那高耸又红肿的鼻子…那满脸的创口贴…

  却不知创口贴下面的伤口已经不见,红肿的鼻子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散。

  那曾钻入林天体内类似泥鳅的光点也在一点一点的吸收林天体内的营养物质慢慢的成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