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操控着火甲鬼仆的老头忽然出现,救下了吕天翔。并且这个老头竟然是七品金丹使者。

  就在这老头出现的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呼吸急促,胸口像是被巨石压住一般喘不上气来。谁都无法抬起头来仔细观看那个老头的样貌。

  除了一个人!那就是鲁司南。

  “哟,这不是鲁司南吗,区区四品级别的打斗,用的着你出场吗?”老头低沉的说道。

  他的嗓音特别干瘪沙哑,像是嗓子里卡着什么一样,听着特别不舒服。而且这声音还有一种特别的感觉,那感觉就像他在笑眯眯的用锯子锯你一样,你只能无助的求饶,并被他疯狂的折磨。

  这个老头竟然认识鲁司南。

  鲁司南似乎并没有受他的威压所影响,默默的解开背后的李小花放在了动不了的李小侠身边。

  他腿上的小欢早已经躲了起来,多多也趴到了李小侠面前动不了了。

  酷匠?0网首G`发@●

  “原来是鬼师啊,好久不见,你好像又老了许多。是不是要死了?”

  一位牛比闪闪的七品金丹,鲁司南好像也没放在眼里,一脸无赖状的说道。

  “呵呵~”电锯一般的冷笑从老头的嘴里飘出,每个人的心都像被据了一样,揪在了一起。

  那边的安子阳他们,也同样抵敌不住,血流成河。

  “果然还是那个鲁司南,嘴还是那样的讨人嫌。不过以你今天这样的实力,还有胆子和老夫斗一斗吗?”老头很明显看不起鲁司南。

  “呵呵,老鬼头,别以为你实力有了进步,就可以在我面前这么嚣张了,欺负别人可以,欺负到我头上就算你活到头了。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哟口气不小啊,五品金丹大人~!”

  “呵呵,想当初在我七品的时候,你不也是个小六品吗,老鬼头?”

  “啊,你不说老夫到忘了,原来喜欢上了自己的监护对象,还害死人家的传闻是真的呀,啧啧,罚你降品算轻的了,老夫认为就应该收回你的金丹。”

  “你~!”

  鬼师的话一出口,鲁司南的脸色一下变了异常难看。

  只见他咬着牙低吼道:“老鬼头,你果然活的不耐烦了~!死吧~!黑光弹剑!”

  唔~的一声轻响。

  一把发着黑光的长剑弹了出去,剑身无限延长,光速一般刺向了鬼师。

  鬼师眼神一变,没有想到鲁司南的攻击这么迅猛,还是低估他了。

  想着鬼师连忙控制火甲鬼仆挡剑。

  本来以他自己的实力可以躲开这一剑,可是假如他躲开了,身后的吕天翔就遭殃了。

  此时的吕天翔也被他自己刚刚装比时,外放的威压震的无法动弹。

  无奈只得用火甲鬼仆挡~!

  火甲鬼仆划出一道火线挡在了弹剑的前端,噗的一声,剑尖刺进了火甲之上。

  通过剑尖刺入的火甲上的声音判断,这一剑鬼仆,挡不住!

  鬼师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虽然这具火甲鬼仆不是防御型的鬼仆,但换算成金丹使者的能力,怎么也会有五品顶峰的实力,战斗在四十五万以上。可依然挡不住鲁司南的这一剑。

  土甲鬼仆,金甲鬼仆~!

  鬼师连忙快速又招响出两具防御型的鬼仆。

  在刺穿火甲和土甲鬼仆之后,黑光弹剑终于被金甲鬼仆挡住了。

  鲁司南见猛然偷袭这一剑被三具鬼仆挡住,不由得暗自懊恼道:“切,老家伙有两下子啊。”

  说罢还想再上时,忽然鬼师说话了:“嘿嘿,不亏是鲁司南,处处给老夫惊喜啊。不过假如你不想他们死,那你就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

  “不好~!”

  听到鬼师的话,鲁司南大惊失色,转头一看。只见天空飘着无数具鬼仆,每具鬼仆都拿着钢斧,站在了李小侠他们所有人的身后。

  看样子是等待鬼师的命令,只要一声令下,全部砍头。

  “大意了~!”鲁司南愈加的懊悔,光顾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忘了那老家伙的技能了。

  哎,怕个毛线啊。反正此生也是浑浑噩噩,不如拉他们当个垫背的。

  想着想着鲁司南忽然自暴自弃起来。

  只见他在自己身上轻轻的画了几笔,一个小小的法阵忽然出现。

  “反向—四相烙印~!开~!”

  嗡的一声响,鲁司南全身一震,只见一道火光冲天,他瞬间变成了一个火人。

  火炎不断燃烧着他的身体,他浑然不顾,朝着鬼师走去。

  他走路的动作也不快,但每迈一步都闪出很长一段距离。

  鬼师看在眼里,瞳孔瞬间放大,惊恐的道。

  “竟然可以自行解开惩罚烙印?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鲁司南惨笑着,他的嘴角流着火红的血液,解开烙印的他,金丹竟然也成为了七品~!

  “老鬼头想知道吗?我去地狱教你吧~!”

  鬼师吓得向后跳了一大截,随口喊道:“鬼仆召来,布阵!五行五鬼大阵,启!”

  轰的一声响,五行甲胄鬼仆出现,围在了鬼师的面前,紧紧的将他保护在里面。

  鲁司南并没有去硬碰那座五鬼阵,而是身体虚虚晃晃的分裂开来,分成了三道残影。

  一道残影用刀架起了吕天翔,另外两道残影架起了陈剑锋和刘武兴。

  鬼师一改刚刚的嚣张态度,有些忌惮的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杀了你啊,不过杀你太麻烦,我有更简单的办法。先杀了他们,这其中有你的被监护者吧?恩,这样的话,你是不是也会像我一样被降神罚呢,哈哈好想看你被降品处罚时的丑脸。一定特别的解恨。我是一个一个杀呢,还是一起杀呢。”

  自暴自弃的鲁司南浑身依然冒着大火,而且越烧越旺。

  不过从他的表情上看,一点也不像在说杀人这种可怕的事情,倒像是在说哥几个来烧烤不,咱自己有炉子一样。

  “你别乱来啊,这做对你有好处吗?”鬼师急道。

  “有没有好处我不管,但你必须死~!”鲁司南咬着牙说道。

  正在两方对峙中的安静时刻,忽然不远处有一个尖细温柔的声音响起。

  “你们在干嘛?好像都受了伤,我来帮你们疗伤吧。”

  声音的主人正是救了李小侠的那个小胖墩,许盼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