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雨夏犹豫了一下,把头凑近我的耳边说;我怀孕了!

  天哪!我大叫了一声!这一喊,把正在厨房洗碗的娃娃也惊了一跳,娃娃跑了出来,质问我们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瞬时语塞,呆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雨夏又深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烟雾,她又说了一遍,是的!我怀孕了!娃娃吓的大叫起来,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怀孕是怎么来的?娃娃开始语无伦次起来,也不怪,对于我们这个年纪来说,怀孕这个字眼,对我们简直太陌生了,雨夏还很年轻,还不懂得恋爱,就怀孕了,这个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和做什么了,为了安抚雨夏的心情,我忍住自己的不安,努力强作镇定下来问;你打算怎么办?这个孩子是谁的?

  雨夏掐灭了烟头,趴在沙发上大哭了起来,这一哭不要紧,哭的我心都乱了,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

  娃娃一直喊怎么办,怎么办?说话啊!真是急死人了!

  雨夏抽噎着,一会儿哭的更伤心了,我们都陪着她坐着,等她安静下来后,我一字一句的问她,你什么时候恋爱啦?他是谁?怎么没听你说起?你快点说啊!

  雨夏慢慢停止了哭泣,她说;我认识一个歌手,她上周去酒吧玩,认识了他,然后,他说很喜欢我,我们就谈了1个月,后来,我就稀里糊涂的和他发生了关系,可是没想到,我发现自己就怀孕了。

  娃娃跺着脚问;他叫什么名字?我们去找他!太过分了。

  雨夏接着说;我发现怀孕后,我去他驻场的酒吧找他,可是里面工作的人说他已经不在那了,说完,又大哭起来。

  娃娃气愤地瞪着眼睛,惨白着脸,目盯一处发呆。

  aH酷zQ匠}网唯$一0正版,其、。他都's是Z~盗版

  我听完,显然这个男人彻彻底底是一个骗子,他不仅伤害了雨夏的身体,伤害最大的是她的心灵。

  这天晚上,她们两个一同睡在我家里。

  第二天一早,雨夏又一次哭醒了,我和娃娃左右搂住她,告诉她一定要加强,雨夏考虑了之后,决定打掉这个孩子,在我和娃娃的陪同下,我们来到医院,挂了号,当天就安排了手术,大概过了1个小时,雨夏从手术台上被推了出来,她看起来很疲惫,她捂着腹部,大概是疼痛使她的脸部抽搐着,眉头紧皱,双眼微闭,我和娃娃扶着她,回到我的住处,把她扶到床上,雨夏慢慢的睡着了,娃娃由于一夜没回去,她急着找她,我就让她回去了,她走时不忘叮嘱我,要我好好照顾雨夏,我送走了她。

  我独自站在阳台上,一阵微风吹过,我立刻打了个颤,我突然对男人产生了一份恐惧感和厌恶感,我死命摇摇头,想甩掉刚才的念头,我试着坚定自己观念,要自己始终在内心深处保留一份美好,一份对爱情的向往。

  从那件事情后,雨夏一蹶不振,虽然我根本不承认她这份恋情,可是她始终走不出迷雾,还想去找那个叫KEN的歌手,可是那个人早就无影无踪了,她每天抽着烟,有一天,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来我家里,她又燃起一根烟,她不在像以前那样爱说爱笑,晕晕沉沉的样子,我从她嘴里拿掉她的烟,我狠狠地丢在了地上说;连续说了好几遍,告诉她那个KEN不会回来了,虽然这样做有点残忍,但是总比看着她这样消沉好些,过了一段时间,雨夏终于渐渐走出了困境,她改掉了抽烟的习惯,但是这次的痛带给她的是沉重的教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