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是傀儡,都是有血有肉的活人。从林海郡传回来的消息,他们捕捉到了几个发狂的人,经过研究之后确认那些都是人类。”冼若风说道。

  “文道院打算怎么做?”事关数千发狂的人和林海郡几十万普通百姓的生命安全,司马千钰也不得不正经了起来。

  冼若风说道:“因为发狂的人数太多,除了我之外,考勤院还派出了十几名学员,负责这件事情。每个人都要在书院中召集学员,赶赴林海郡。书院方面给出的要求是,尽量控制局面,找出这些人发狂的原因,然后找到解决办法。如果实在不行,只能在恐慌扩散之前,将事件平息。”

  严冬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司马千钰也露出厌恶的神色。

  冼若风连忙解释道:“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数千人发狂,如果能够轻易被我们控制住局势还好说,可是如今这些人发生了异变,身躯坚固,力大无穷,想要彻底将他们镇压很难。我们只能在局势变得不可控之前将他们抹除,免得他们逃窜出去,造成更多的百姓伤亡。”

  严冬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说道:“什么时候出发,我们还有些东西要收拾。”

  “此事宜早不宜迟,你们快些收拾,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在这里碰头。”

  严冬和司马千钰告辞离去。

  “此事你怎么看?”等二人走到无人的地方,司马千钰给严冬传音问道。

  严冬摸着下巴说道:“数千人同时变异发狂,这种事情一定有原因。或许是被人下了某种特殊的药物,或许是被修行者或魂妖控制了心神。当然,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源自于儒宗的非人道研究,毕竟常一人前一段时间传回了这方面的消息,现在就出了这种状况,人类的变异发狂,这种情况前所未有,要说是巧合,实在难以让人信服。”

  一个时辰之后,严冬和司马千钰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冼若风已经早早地等在那里,他的旁边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长着一张马脸,背着双刀,气质冷傲,别人看到的第一眼就会在脑海中浮现一个词汇——佣兵。就是那种独来独往,没有人情味可言,只为了利益而杀人的家伙,那个男子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样。

  那个女子一身高开叉紧身长裙,脚踝上绑着短刀,大腿上绑着飞镖,腰间鼓鼓囊囊地挂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口袋,身体随意一扭动,口袋里就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显然里面装着的不是什么衣服干粮,而是杀人的兵器。女子的身段高挑,前凸后翘,特别是高开叉部位露出的内容,让人不禁浮想联翩——也许没穿。

  不过只有严冬这种见多了生死的人才能分辨出,这女子身上拥有的不光是魅惑,还有那致命的杀气。她身上的杀气很难被人察觉,不是因为稀薄,相反那股杀气很浓郁,但是这股杀气异常冰冷,就像潜伏起来的毒蛇,将优美的身躯遮掩在紧身长裙之下,等待时机,只要敌人露出破绽,就会吐出尖利的毒牙,将致命的毒液瞬间送入敌人体内。

  严冬还没有靠近,就听见了那马脸男的声音:“姓冼的小子,你找的那两个队友还没到吗?做事拖拖拉拉的人,往往在正事上非常靠不住。”

  或许是那马脸男本来就是这样直来直去的性格,又或许是因为实力高强而不把冼若风放在眼里,总之他说话的时候嗓门很大,在外人看来就像是在训斥冼若风一般。周围有人转头看过来,但是在目光接触到马脸男之后,又连忙偏移开来,似乎是在畏惧,脸上也有了然。

  冼若风笑着说道:“我和封家姐弟的约定是一个时辰之后,现在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再等等。”

  “他们真是好大的架子,让我们等?他们有值得我们等候的价值吗?”那高挑美女把玩着一把匕首,时而在自己的手臂上比划一下,时而在冼若风和马脸男的脖子上比划一下,仿佛下一刻就会戳下去。

  冼若风后退了几步,干笑着安慰两人。

  严冬不知道这马脸男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看起来像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在朝着冼若风撒火。可是严冬在得知冼若风和常一人有关系之后,已经将这小子定义为自己的徒孙,徒孙被人当着面这样训斥,实在是不给他原猎妖师九野天严家少主,西藏书楼先生严冬面子,这种事情怎么能忍?他当即运起空山鸟语,在大多数人没有看清的情况下,瞬间出现在了冼若风的身旁。在他的刻意控制之下,释放出了很小一缕黑色魂气。

  马脸男正有所不满,想要对冼若风说些什么,突然发现冼若风旁边多了一个人,而且这人身上流露出一种摄人心魄的气息。这种气息漆黑冰冷,那高挑美女若有若无的冰冷杀气和这种气息相比,简直就像是泥潭和大海的区别。马脸男和高挑美女只是稍微接触了一下,就像是被禁锢了修为剥光了衣服扔到了极北冰原上,浑身血液都仿佛被冻结。

  严冬不光曾经在凉城杀了很多匈奴人,那次活埋赵国四十万士兵,光是听着就让人毛骨悚然。因此要说比杀气,这世间有谁的杀气比他的更重?这不光取决于他的杀心有多重,更取决于他曾经杀了多少人,四十万人的生命堆积起来的杀气,就算他现在像个和尚一样没有丝毫杀心,也足以让人感到胆寒。这是数量优势。

  在这种气势压迫下,那高挑美女都有些畏畏缩缩,下意识伸手拉了拉自己的裙摆,遮掩了大片的春光。在她的感知中,眼前面对的简直就是一头将身形隐藏在云端的饥肠辘辘的远古凶兽,随便吹口气都能让她尸骨无存的那种。因此她不觉得自己的魅惑会对这样的怪物有用,说不定反而会惹恼了对方。

  可是就在两人心脏难以抑制地加速跳动的时候,那股沉重的气息突然消失不见。高挑美女悄悄抬头看了那个人一眼,却发现对方是个比自己还要小一些的青年,正有些遗憾地收回目光,那目光原本瞄准的,居然是自己的裙角。

  幻觉?错觉?刚才那股如山如海的气息是从这个看起来还不太成熟的青年身上发出的?女子都有些怀疑人生了。不对,也许对方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因为修为高深而显得年轻吧?

  “这是你找来的帮手?修为一般,不过看起来有几分实力。”严冬开口说道。

  冼若风没有觉察到刚才的气息,他虽然也杀过人,可骨子里还是一名书生,自己连杀气都没有,怎么可能觉察到别人的杀气?因此他对于目前的情况有些摸不着头脑,严冬突然出现,大放厥词,带着居高临下的态度品评自己找来的两位通玄境高手,而那两位高手,此刻目光游离,似乎神游天外,对严冬的“嚣张”态度不闻不问。

  “人来齐了吗?”司马千钰走了过来,随着她的前进,周围的人自动让开了道路。但是那些路人仿佛没有觉察到自己给别人让了路,依旧专注于之前的动作,对司马千钰这位大美人置若罔闻。要知道,文道院可是书生的圣地,这里每个人都是“读书人”,“读书人”见到这样祸国殃民的美女,不都应该是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等美人走过去之后,回过头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美人的背影才对吗?

  “人来齐了吗?”司马千钰又问了一遍,冼若风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齐了齐了,就我们五个。”

  “来齐了就出发吧!”司马千钰看都不看马脸男和高挑美女,也没在意这个小队的组织者是冼若风,直接发号施令。

  冼若风看了看马脸男和高挑美女,发现这两个人居然低着头,一言不发,看似和平常的拒人千里没什么区别,实际上此时没有宣示主权就已经和平时完全不同了,与其说此刻他们表现得孤高冷傲,不如说是在表现出乖巧的态度。

  对于这一幕,冼若风也没有多想,他知道封倩玉很强,虽然不知道具体有多强,不过天命境界应该跑不了,要不然此刻也不会镇住那两人。

  冼若风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小船,输入魂气,一阵狂风骤然出现,片刻后又突然消失,一艘三丈长的宝船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

  “这是考勤院给这次任务配备的代步工具,每个小队一艘这样的行空船。”冼若风跳起,落在了小船之上。

  严冬四人也登上小船,冼若风双手捏印,一指小船,小船便化成一道流光,迅速飞向远处。

  !R酷j匠A网@首q发t0

  “这艘行空船由魂晶提供能量,只要指明前进方向,就会一直飞下去,不需要控制。”冼若风说着,来到了四人面前。

  “这两位就是封家姐弟,这是姐姐封倩玉,这是弟弟封衍东。”冼若风首先向马脸男和高挑美女介绍严冬二人。

  “这两位是清雨夫妇,程华清和聂如雨,他们二位可是文道院有名的人物,常年在外挑战一些同境界修行者很难完成的任务。”冼若风给严冬和司马千钰介绍马脸男和高挑美女。

  “佣兵?”严冬抬起眼皮问道。

  “是,我们在外面的时候也会做佣兵,赚取一些外快。”马脸程华清说道。

  严冬点了点头,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司马千钰则是从始至终没有睁开过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