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吭...”

  几个时辰后,张诺缓缓睁开了眼。刚才那是幻觉吗,好恐怖的威压,好惊人的气势。此时张诺全身都还在出着冷汗,对于不久前发生的一切还未能回过神来。

  “卿恤道人?不知道是何种存在,道祖有是什么呢?踏破虚空,又是什么境界呢,我感觉比老祖的威压都要强大很多。”回想到那人说话时的气场,轻轻一呵,就如同九天尊者一般带着不可抗拒的命令,给人一种无法反抗的绝对霸道。张诺的心理也对这个传道师傅也有了一丝好奇,和一种强烈的追求感,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有这等实力,那么想必自己必定能够解开父亲和各位先辈失踪之谜。

  张诺自然也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里多出的一份记忆,想必就是师傅所说的封仙诀和碎天掌了,在获得这份传承的时候,张诺已经把卿恤道人当做自己师傅了。只是现在任凭张诺如何去想这份记忆,都无法探测到那份记忆,好像有什么东西把它包裹着,使得他的精神力无法接触的到。想必是我现在实力太低,还无法修炼到这等功法和武学神通,毕竟光神通修炼条件都得聚灵境界的。

  “东莱州,艾清晨。放心吧,师傅,如果我有能力,使得我解开家族之谜后,我必定前往东莱州,报这一授之恩。”

  张诺本就是个极其中情谊的人,因为身边朋友稀少,所以对于本就不多的情谊更加珍惜,你对我投以滴水之恩,我必定涌泉来报。

  捏了捏手中的法印,张诺试着同时输入了一些少量一点精神力和灵力,结果不一会,法印上的黄色气流又开始流出,慢慢,张诺感觉到手掌附近的虚空开始慢慢扭曲,似那片空间马上就要破碎一般,张诺立马停止输送,想必这就是师傅说的传送功能了,拥有三次距离传送,且都有十万里以上的距离。

  “此物必定好好保管,它将是我用来保命之物,还有我所获得的传承也必定不能传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点张诺还是懂的的。

  平复好心情,张诺开始进入修炼中,自从修炼以后张诺就没睡过觉,夜晚几乎都是在修炼中度过,在试炼中,倒是睡的有点安逸。整整睡二十多年个夜晚。不过既然试炼结束了,那就只有让自己继续强大起来,才有可能使自己早日成功,才可以拥有解开家族怪事秘密的实力。

  一夜无事.....当清晨第一缕阳光出来时,张诺站在屋顶上吐了口浊气气“还是早上黎明时分的灵气最浓郁,这么几息时间,就抵得上平时大半天的修炼,也多亏老祖传的呼吸之法了。”自从张诺四岁开始,就会每天早上清晨吸收朝阳之气,这也是张诺可以如此年纪便达到凝气境界的原因之一。朝阳之气因为在夜晚和白天的交际只中,所以天地灵气会比平时更加的浓郁,不过也有浊气,所以,一般也没人在那时候来吐纳。

  这是自小老祖就传给张诺的一套在清晨的呼吸之法。专门在清晨之时使用,叫做滤灵纳气法,可以过滤一部分灵气,但是,这个呼吸法平时作用不大,相对普通呼吸法,还有点慢,只有在灵气浑浊的情况下,他的功能就比较大了。其他三大家族曾用巨大代价都未能在张家老祖手中换取到这呼吸法的功法。在张家,也只有张诺和张世海二人会用,不过也被禁止外传,脑海里被传承的记忆都是被封印的,别人搜魂都无法得知,可见这套呼吸法的珍贵。

  “我感觉凝气中层已经遥遥可及了,为什么冲击了好几次,都未能有突破的感觉呢,哎!算了,还是先去见见老祖吧。”

  说着,就跳下了房屋。走向张家宅院最深处,张府占地约50亩,老祖居住的地方在宅子最深处,周围都是树木,张家老祖喜欢清静。平时,除了张世海和张诺二人,其他人都不让靠近老祖修炼之地的,就算是他二人,也得老祖同意才允许进入。

  “小诺,好久不见,又长高了哈”一个和张世海看起来年龄差不多的老头子,对着张诺打趣道。

  “邱老,您就别打趣小子了,好久没见,您老人家也越老越年当益壮了哈。”张诺和打个哈哈回应着。

  邱老是很早以前就跟着张家老祖的,连张世海见到邱老多要恭敬的叫声邱老,可想,邱老也肯定不是一般人物,也是平时由邱老看管老祖的闭关地的,免得老祖的闭关被别人打扰到。

  “张世海在前面等着你一起去见老祖的,快过去吧。”等会老夫有好事给你说。

  “恩,好的,等会儿小子还想和邱老您再请教请教呢”张诺说完就快速前去。

  “这小子,还是那般机灵,虽然试炼不怎么成功,不过也不代表真的成就不大,当年那人不都没参加过试炼,但哪个敢怀疑人家实力”说完,邱老又摇了摇头,“这小子也算有点优秀,但怎么能和那人想必,看来我真是老糊涂了,老糊涂了啊..”

  张诺当然不知道邱老那番所想了,也不知道他所说的那人到底是何等存在。只是多年后,邱老再次回想自己今天这个想法时候,才苦笑说:当年我还真是老糊涂啊,老糊涂。没想到当初我一口气就可以吹死的小家伙,今天却连我也需要去仰望了。

  “二爷爷!”

  老远看到张世海站在距离老祖居住的小屋外两百米处,“二爷爷,您来的可真早。”

  “你这小家伙,不知道老祖喜欢清静吗,扰到老祖,看老祖怎么收拾你这小子”说着张世海就要在张诺脑袋上敲下,可是满脸还是一丝不忍,又放轻了力度,张诺当然感觉到张世海的疼爱,吐了吐舌头。

  “哈哈,你们两个倒也有趣,这里没外人,就不用见怪了,小诺,这几个月过得可好?老祖可好久没吃到你做的熏山鸡了哈。”一声朗笑从前面的小屋里传了出来,接着就看到一个邋遢老头从前面小屋里走了出来,称之为邋遢老头可能还有所不足,只见这老头一身樵夫打扮,生着一张肥硕大耳的面孔,嘴上还沾满油渍。手中拿着一把砍柴斧头在嘴里一撇一撇的,给任何人看着,都无法想象到这就是张家老祖,所谓的纳神境强者,哪里有半点修真大师的感觉。完全就和个邋遢不堪的老顽固一般无二、邋遢老头出门后向着张诺这边慢慢走了过来,老头轻轻一步,看似缓慢,其中却好似有着无数奥意在内,可你仔细去看,却又发现与寻常人走路一般无疑,老头仅仅三步就走到了张诺面前,在张诺一脸兴奋中,把斧头往身后一丢,一把把张诺抱了起来。“未完待续”

  酷。6匠W网i!唯一正版,@其{他…W都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