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张诺二人就到了张家祖祠,看着这个不大的房间,张诺的心情却完全沉浸了下来。

  张诺对于小时候父母的印象记得的十分深刻,毕竟父母离异时张诺还太小,从小就失去了双亲,使得张诺对于那本来未能继续获取的父爱母爱特别的向往。所以对于母亲的怀念也更加深刻。

  张家的嫡系家主大多中年时便奇异离去,这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张家除了老祖外,第一代家主开始,到张诺的父亲第八代,几乎全都是在中年之前,要么神秘失踪,要么患怪疾离异。

  而且更加奇异的是,张家血脉还本来就很稀少,从第一代开始,男丁大多只有一位,那也就是下代的家主,一直于此,直到张诺的爷爷那代,出现了两位男丁,就是张世海,张诺的二爷爷。

  可能因为张家的血脉稀少,所以张家虽然也同为四大世家之一,但是却是四大世家之中最为低调的一个世家,平时并没有什么嚣张拔萃的张家子弟丑风外传什么的,纨绔之类的也都没有出现过。

  不过并未因此而被其他三大家族小看,反而更加重视张家,毕竟那么多位家主去世,张家还是能屹立不倒,这个张家肯定不可小看。而张家老祖的实力也是最让人猜不透的一位。

  据说,曾经和其交过手的全死了,其中就包括两位位是纳神境。因为据说在两百多前这里本来是有五个世家的,还有一家姓陶,家族坐落于苍龙州最中间,也就是如今的翠屏城,当时是最强大的家族。

  不过后期因为看到张家人丁稀少,于是起了心思,结果,一夜之间,家族全部被屠杀。其中就包括两位纳神境。当然这事或许只是传说,毕竟那么远的事了。

  如今,张家事物是由张世海在掌管。本来应该归张诺所掌管的,不过因其年龄过小,于是由张世海暂时代执家主之位。而张世海的那系血脉,心理则感觉很不公平,但是也不敢表露出来。虽然张世海也在极力压制,但是人都是有私心的,没办法。所以,张诺在张家目前对于血脉亲情来说,除了二爷爷张世海本人给张诺感情不错外,另外就没有人和张诺有过多接触。

  唯一例外的是,张家老祖破天荒的经常待见张诺,使得张世海那一支血脉,并不敢去做些小动作谋害张诺之类的。老祖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没有老祖张家绝对没有如今的地位。

  对于张家嫡系家主经常出事这一说法,老祖也曾多次展开调查,但是,始终是查不到丝毫线索。

  “老大,我在这这等你吧”,佣人是不能进张家祖祠的。

  “恩”张诺姗姗走进祠堂,张家的祖祠灵位并不多,一共也就近二十位左右,而张诺有印象的就是爷爷和父亲了,张诺小时候就见过他爷爷的,所以对爷爷还是有点印象。

  而说到张诺父亲的话就有点悲剧了,他是张家家主里最年轻就去世的,当年离去之时只有二十二岁,也知道是不是巧合,和张诺试炼的年数同样。

  摸了摸怀里的一颗圆形小法轮,张诺心理有了一丝温暖,这是张诺父亲在离去前一天晚上送给他的。

  难道父亲当时就察觉到了什么嘛,所以才送自己这个小法轮,还叫无论如何不能告诉任何人关于法论的事情。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查到父亲的死的原因,以及历代家主失踪或者离异的由原来,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找到母亲,张诺幼嫩的脸上逐渐的浮现了一丝坚毅。

  酷匠?%网S唯C一…正,/版A,#其X,他都。是盗K版

  “父亲,爷爷,以及张家的先辈们,望能保佑小子张诺查到我们家族这些年发生的奇异事件。给您们报仇”说话,狠狠的磕了几个头,而后又看着父亲的灵位,张诺思绪逐渐陷入了无限的回忆中。

  “磕!”门口传来的声音惊醒了正处于回忆的张诺。

  “二爷爷!”张诺回头看看后,恭敬的喊道,虽然二爷爷那一脉的人对自己并不待见,但是二爷爷本人给张诺感觉还是很好的,就像自己小时候爷爷对自已是一样的,尤其是张诺此次试炼过后,完全可以从张世海看向他的眼神里看到那种慈爱,那是只有真正的关爱,才能出现的真情流露,做不了假的,所以张诺对二爷爷也很是依赖,可能是想在这里找到那种以前享受不到的亲情的感觉。

  “小诺怎么样,不要太去在意试炼的事,你是张家唯一的嫡系血脉,相信老祖肯定也不会因为试炼的事情多说什么的。”张世海缓缓走到张诺面前,摸摸了张诺的脑袋,眼里充满溺爱。

  “恩,没事的二爷爷,试炼的事,我早就放下了。老祖现在还在闭关吗”

  “哈哈,在你试炼完后老祖就出关了,说等你平复下心情就可以去见见他的。”张世海打个哈哈。

  “那二爷爷,我们明天早上就去见老祖吧,我也想早点强大起来,早日查到父亲以及各位先辈们失踪的事情。”

  看着张诺那坚毅的表情,张世海也叹了口气“哎,爷爷没用啊,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好,明天就去见老祖”

  回到房间,张诺又拿出了小法轮看了看,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父亲当时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呢?这和父亲当年失踪有什么联系吗?

  忽然张诺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