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第二天我被请进了办公室。班主任客气地让我坐下,问:“常洛瑜,你昨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电影散场时,班里就差了你一个?”

  我有些紧张,哆哆嗦嗦地扣起了手指。办公室门口,几个男同学正扒着门缝朝里面看,他们窃窃私语,不时还嘀咕几声,这让我更加手足无措,滚烫的热汗把衣服打湿了。见我这个样子,班主任的语调更加温和:“常洛瑜,你不要这么紧张,我也没有准备训斥你。我只是想知道你昨天下午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后退了一步,还是没有说话。我从来不知道老师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生怕她知道了昨天的事情后,会立刻通知我父母。我的爸爸在我出了意外后开始酗酒,从一开始的一天一斤到现在的一天三斤,我已经很难再看到他清醒时的模样了。这不能全怪他,因为为了给我治病,家里拿出了所有的积蓄,外面还欠了几万元的债,这对于90年代中后期的普通工人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所以,我爸只好依赖酒精麻醉自己,在大醉之后喋喋不休,连睡梦中也骂骂咧咧,让我每个夜晚都是在惊恐中度过。对于父亲这个词语,我能感受到的只有痛苦,他因为我的花销而痛苦,我因为他的酗酒而痛苦。我们就活在彼此的痛苦里,丝毫感受不到生活的快乐。

  想到爸爸的样子,我的头皮骤然一紧,下定决心绝不开口。班主任见我顽固不化,口气不由也重了起来:“常洛瑜,你这个孩子怎么这样?你不要忘了,你是留级生,你更应该表现得好一点,给其他同学带来榜样!”

  “留级生”,这三个字立刻扎疼了我的心,同学们的嘲笑和侮辱,立刻浮现在了脑海之中。不可否认,那个时候的我脑袋并不灵光,但是对于外人那种刻薄的羞辱,我还是能感受到伤心失落的。班主任的话更加刺激了我,我含着热泪,退到墙根一言不发。

  “哎,你出去吧。”班主任叹了口气,冲我挥了挥手。我鞠了个躬,低着头推开了门。

  走廊里,挤满了正在嬉闹的同学,他们见到我的身影,立刻让开了一条道,让我体会那种“万人之上”的滋味。我想和他们聊聊昨晚的《圣斗士星矢》,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他们一句“傻帽”给堵了回去;我想告诉一个女同学,早上我不小心把她的作业本弄湿了,她却惊悚地大叫了一声夺路而逃。看着他们的笑、他们的怕,我的视线扭曲了,这些人宛如妖魔一般,散发出了灼热的光芒。

  一个磁带卷带的声音钻进了耳朵:“怪不得他和常庆洛玩呢,你看,他俩都姓常,说不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对,一定是这样!”

  看着同学们的狰狞,我恐惧地飞奔了起来,一头钻进了厕所,拧开水管,将头伸了过去。初秋的水已经很凉了,它是那么刺骨,那么充满杀机,让我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看X正版◇章;g节OL上F酷0,匠网q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