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璐心里有事,也就没太关注四周的情况。她却不知道,此时酒馆中,有很多道眼神,正注视着她。

  一个貌美的女子,独自坐在酒馆中,是很容易让一些不法之徒心生恶念的。

  “美女,认识一下吧?”

  一个身上还穿着铠甲的壮汉,最先安耐不住,他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容,在赵璐面前坐下,坏笑着说道:“看你一个人吃饭,也怪寂寞的,不如让哥哥陪你一起吃,怎么样?”

  “不用了!”

  赵璐被眼前忽然出现的壮汉吓了一跳。这男人满脸横肉的,一看就不好惹。她心里顿时有些慌了,却又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别害羞嘛,来,哥哥陪你喝两杯。”那汉子笑嘻嘻的伸出手,要拿赵璐手中的酒杯,却顺势一巴掌放在了赵璐的手背上。

  “哟,妹妹,你这手真滑..”

  赵璐心里猛地一跳,看到眼前这张大脸,她都快哭出来了!

  怎么办,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眼前这个人,要是真想做什么,自己又哪里能挣脱的了..

  看到赵璐慌了神,那汉子便愈发的肆无忌惮起来,他站起身,打算坐到赵璐身边,好好一亲芳泽。

  “妹妹,你别怕啊,告诉你,哥哥我可是四级战将,有我在,以后没人能欺负的了你!”

  这汉子说出四级战将这四个字的时候,特意加大了音量,还颇为自得向四周看了一眼。原本有些看不惯他做法的人,听到他的修为之后,便纷纷把头扭了回去。

  要知道,上清境中虽然强者不少,但对于平民百姓来说,战将境界的修行者,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

  至于再往上的战侯?那可是朝廷重臣!远在云端,就像是个传说一样。

  在这街头的酒馆里,这个四级战侯境界的汉子,已经是了不得的存在了。尤其是他身上的那副铠甲,一看就知道是上过战场,见过血,自然也就更没人敢招惹他了。

  那汉子见四周没人敢出来说来,脸上的笑意便更浓了,他笑嘻嘻的转过身,胡子拉碴的大脸,几乎都要贴在赵璐脸上了。

  “妹妹,要是这人多,你吃不下的话,那这样,哥哥带你回家,我家里没人,咱好好吃..”

  说完这话,他一把就搂住了赵璐的腰,手上用力,赫然想把赵璐抱起来,直接抗走。

  赵璐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她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尖叫,可这叫声刚刚出口,那汉子便手指一弹,用一丝内力封住了赵璐的嘴巴,让她再也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

  赵璐又长大了嘴想叫,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赵璐拼命的扭动着身子,想挣脱魔爪,却不管怎么样,都摆脱不掉。

  这汉子,可是四级战将的境界,一身的力气,又怎么是赵璐一个普通女子能够抵抗的?

  就在赵璐已经陷入绝望的时候,忽然,她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把她放下来。”

  D=酷Ws匠…|网永久免(费*W看小,,说“0t=

  那汉子听到这个声音,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怒气,猛地转身看去。结果这个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却一下子僵住了。

  一个身穿白袍的年轻男子,正皱着眉头,站在门口。他看上去如同普通人一样,身上却带着一股无形的威势。

  如果我在这里,一定会懵圈!这个白袍男子,竟然是钟昊远!

  当时,钟昊远要抢玄武蛋,我眼睁睁的看着钟昊远被毒蛇咬伤,显然活不长了,便没有去管他。谁能想到,这个钟昊远,竟然没死!

  那汉子一见到钟昊远,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无比。他本以为,这不过是个路见不平的毛头小子,然而,对方泄露了一丝内力之后,他却赫然发现,这人竟然是一位战侯!

  那可是战侯啊!要是愿意归附朝廷,怎么也是一方重臣!自己怎么又怎么敢和一位战侯强者作对?

  这汉子也不顾手里的赵璐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止不住的磕头,身子抖个不停。

  “念你在战场上为国杀敌的份上,自断一条手臂,然后滚吧。”钟昊远极为厌恶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也不顾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壮汉,笑着走到了赵璐的面前。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赵璐此时刚被放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惊魂未定呢。她只知道自己被眼前这人救了。她连忙站起身,万分感激的说道:“多谢壮士,要不是你,我这次只怕..只怕是要..”

  想到伤心处,赵璐眼眶一下子红了,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她低着头,轻声抽泣起来。

  “无妨,无妨,现在不是没事了么。”钟昊远立马做出一副温和的表情,上前递给赵璐一张手绢,温声说道:“那人已经被我赶走了,不会在有事了。”

  钟昊远的脸上,始终维持着笑容。吴城,这就是你老婆对么?

  很好,你当时对我做过的事情,现在都要由你老婆来偿还了。

  另一边,傲来大陆。

  图书馆中,我在老人目光的注视下,我硬着头皮走进了小屋里。

  刚一走进去,我发现屋里的光线与往外一样,很是昏暗。直到那老人举着蜡烛走进了屋子,才变得亮堂起来。

  这间屋子的面积并不大,里面又堆满了书,就显得更加拥挤了。那老者就贴着我的身子,站在我边上,我只感觉有阵阵阴风从我身边飘过,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尤其是那蜡烛,正被老人举在手中,离我最近。我发现,这蜡烛虽然在燃烧着,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而且,恰恰相反,这烛火散发着丝丝寒气,直入骨髓。

  刚才,庞统说蜡烛乃是这魂修的本命鬼火,威力超群,只要沾染上一星半点,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回来。看样子,的确厉害。

  我小心控制着身体,想离那蜡烛远一点,却不敢动的太明显,怕被老人察觉出来,心生不满。

  “现在,肯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了,唉。”老人倒也没管我,自顾自的走到屋子另一端,在书架上翻翻找找起来。

  “不怕你笑话,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对这些诗词歌赋一类的东西很感兴趣,了解颇深。你既然喜欢诗词歌赋,,我就好好给你说道说道..”

  听他这么说,我背后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我哪会什么诗词歌赋啊..

  我发现,就像庞统之前所说的,这个魂修虽然修为奇高,甚至有可能已经达到了四五级战皇,但他的神智,却不是很清醒。仔细想想,从我走进这个读书馆以来,他说话的内容,无非是读书,以及诗词歌赋之类的。

  看来,这位生前多半还是个老学究一类的角色,而这些东西,都已经几乎成为他心中的执念了,这才会在死后变成这幅样子。

  “好,终于找到了!”

  这老人在书堆里翻找了半天,又猛地抬起头,手中拿着一卷书,手舞足蹈的,满脸都是兴奋。

  “同学,我告诉你,这里面的一首诗,极为精妙,乃是我最爱的一首。只是我年纪大了,有些记不清了。哎..”

  说完,他用另一只手打开书卷,一页页的翻下去,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那一页。

  “就是这!”说完,老人把书卷递到我面前,宛如献宝一样的对我说道:“来,读读看,你觉得这首诗,怎么样啊?”

  不就是读一首诗么?这有什么难得。我就算不会作诗,难道还不会读么?

  我心里也没有想太多,然后,当我看清那书上到底写了什么之后,背后的冷汗却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这上面写的字,似乎是傲来大陆的古字,我不认得!

  说来倒也奇怪,傲来,灵源,地圆,这三个大陆,现代的文字虽然有略微的差别,但区别不大,很好学。可这三个大陆的古字,也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着天差地别,简直就是三种不同的文字一般。

  我来到这傲来大陆,还没有几天呢。只是将傲来大陆的现代文字学会了,日常交流没有问题。可傲来大陆的古字,我是一点都不认识啊!

  这下可如何是好!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额头的汗水一下子就下来了。这老人还站在我面前,眼巴巴的等我读诗呢!

  可是,这让我怎么读啊..

  “怎么,难道..你连这古字都不认识么?”那老人直接就看出了我的状况。他原本笑眯眯的在一旁等着,可看我一副读不懂书上写了什么的样子,老人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脸色变得阴沉无比。

  “呵呵,没想到,你也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老人的声音都有些变了,他尖着嗓子,抬起手中的蜡烛,向我凑了过来,似乎像是要看清楚我的脸一样。

  “不懂也就算了,你却不懂装懂,呵呵呵..”

  我感觉到,那股冷入骨髓的能量又重新出现了,心里顿时急得不行,尼玛啊,这老头怎么一言不合就打算对我动手啊!

  “老师,我虽然不会读古文,不过,不过..我会作诗啊!”

  情急之下,我脑袋中猛地冒出了一个念头,我顿时眼前一亮,随后对他大声说道:“老师,我给你念一首诗,你听听,怎么样?”

  听到我这么说,老人的脸色略微有了一些缓和。他微微点头,声音也不像之前那么刺耳了。

  “既然如此,你就给老夫念出来听听吧。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要是这诗不能让人满意,老夫绝不轻饶你!”

  “老师,你等着,我这就现场给你赋诗一首!”我连忙应了一声,随后在脑海中不停的对庞统说道:“师父,快,你快想一首诗,质量越高越好,不然我这条小命就没了啊!”

  “吴城,虽然我对自己的诗文还算有些自信。不过..这毕竟是傲来大陆。”庞统长出一口气,他的语气显得有些凝重:“我毕竟始终生活在地圆大陆,两个大陆之间的文化,终究是不同的,我也不能保证,我这首诗会不会让他满意。哎,不过,现在说这些倒也没用了。你听好了,我将这首诗念给你听..”

  我连忙聚起精神,又把庞统给我念的这首诗,在脑海中重新念了一边,这才抬起头,咽了口口水,对面前的老者说道:“老师,我已经做好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醉雅说:   兄弟们。来一波恶魔果实。么么么哒哒。   就是在咱们主千秋的主页,下面那一排,有恶魔果实四个字。点一下。投给醉雅。谢谢啦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