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的交锋刚刚开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田晋豪隐隐感觉似乎今生想瞒过这人,嗯有难度啊!

  “问吧,我必然有问必答。不过信不信,随便你哦。”早在吃饭之前就有感觉到,这人眼睛几乎是一直粘在自个身上。

  “你真的会回答?”肖辰逸针锋相对道。

  原本打算忽略这人,但一系列的事件让他忽然感觉到,这小子并非自己最初所想那样。于是乎一次次一幕幕的发生,让肖同学越发起了好奇心。

  f酷匠#…网p◎首发0…

  话说好奇害死猫,这话绝对没错,肖辰逸现在就处于理智和好奇爆棚的中间。

  “会啊!当然会,必须必的会。我们是什么关系?”

  田晋豪大笑着伸手,却被某人轻轻一闪躲了过去,不由气馁。

  “你至于吗?要不要跟防狼一样防我?”

  肖同学哂然一笑,离床边两米距离,“关系不是用搂搂抱抱来证明,得看你说什么做什么。”

  嗬!这还真叫上劲了。

  “好吧,如果我说我是重活一世的人,你信不?”田晋豪带笑问道。

  他这话是半真半假,带着吊不甩的腔儿,为的就是混淆视听,也是为了试探下这位前世好友今生伙伴的心性。

  “然后呢?”

  不料肖辰逸只是略略沉思数秒,便抬头很认真的追问道。

  嗳?

  似乎并没有引起太大反应啊?

  田晋豪心底泛起波澜,眼神微动道:“那我如果说,我前世早就认识你、们,所以才知根知底。而且知道你们以后十年内所有的事儿,你信是不信?”

  前世今生,粗略的晃过,让田晋豪心中百感交集。他宁愿自个一人承担所有,也不想有人一起受罪。在水库那幕几乎吓屎他了,真心不想因重生而让前世好友出现半点差池。但眼看一学期马上结束,眼前这位似乎跟自个较上劲?

  好吧,不如以真乱假,玩笑似说出来的话却是真事儿,就看你……

  信?还是不信?

  “我信不信,重要吗?”

  肖辰逸嘴角翘了翘,一脸平静的望向他。

  田晋豪半躺在病床上,心底却如百万怒涛奔涌而过。这人到底有多大的承受力啊!一般人听这话不是应该各种嘲讽加批评教育么?

  邪邪的一笑后,他今生头一回仔细认真的打量起,这位前世的好友。还是一样冷漠的表情,不动分毫,目光清澈的看向自已。

  “好吧,不重要,你就当成我是胡言乱语吧。”

  田晋豪如此哂笑道,实在是因为他经历过于惊奇,如果不是自个亲身走一趟,恐怕连他自个都会时喷一句“有病得治”

  “在军队有一支特殊的军队,它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精英,据说似乎每个人都有些异能。至于这些人到底有哪些异能,无人知晓,大概因为一直被当成最高等级机密被严格封锁。”肖辰逸忽然另起了个话头,风轻云淡的说道。

  “你那玉,也是同样的用处吧?”

  说罢肖辰逸眼睛微眯,目光一直落在田晋豪脸上,片刻不放松。

  ……

  田晋豪冷汗,果然早就怀疑了。而且听这人说什么一支异能队伍,不由心底暗动。如果真有这样的军队,那是不是跟自个重生有点关系呢?脑袋里飞快掠过数数种念头,他越发感觉自个的重生充满谜团。

  见实在是抵赖不过去,田晋豪爽朗一笑,顺手从怀里摸出屎玉,“哈!你说是它啊?没错,这个屎玉是我家祖上传下来落到我手上的,据说有强身健体之效,至于你说的什么异能,呵呵呵呵目前我也是在钻研当中,要不……跟哥哥我一起探索探索?”

  皮球直接踢了回去,田晋豪可不怕跟这人一起琢磨屎玉功效,刚好自个还可以搞清楚,为毛言灵对他无用的原因。

  “好。”

  不料肖辰逸一点没客气,径直冲他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手心朝上。

  “呃……你还真要看啊。”

  田晋豪无奈,只得从脖子上摘下来丢给他。

  就在肖同学左翻右看时,程好军跟傻武黑着脸推门进来。

  “哎呦喂,怎么了?是被哪位小护士给欺负了?”田晋豪看得直乐,程好军倒罢了但能让老实傻武都变脸,这事儿有趣了。

  “真是快气死了。”程好军一脸怨气的滔滔不绝的解释起来。

  原来他俩被田晋豪派出去,打着让护士冯小珠帮忙找医院餐厅的理由,一路拉着她过去,最后还硬按着她一起吃了饭,然后才送她回去。

  大概被田晋豪那句“找领导谈谈”威胁住,所以那护士长没敢对他们怎么样,但转脸便将冯小珠呼来喝去,简直中间连停下来喝口水的时间都无。程好军看着着气,直接怼了她几句,结果越发恶劣,护士长拿他们军校生没招,便将心里怨气发在小护士身上。

  而程好军只能看着干生气,却一点办法没有,反倒是傻楞楞的武栋梁撸起袖子帮忙,这才让小护士多少缓了口气。

  “你们就不会找她们的主任医生吗?”

  田晋豪没好气道,果然俩没脑子的,只顾生气都不知道动动脑袋。

  程好军一脸委屈的抱怨道:“谁说我们没去啊,当然去了,可是你知道那主任医生怎么说吗?”

  “哦,看来你俩还不算笨,总算知道去找她们领导。”田晋豪当然知道直接反应护士间的工作恩怨,肯定没用。

  “他居然说这是护士应该做的,还叫我们少管闲事,跟那黑心护士长一个吊样,说我们在干扰他们的工作,哼哼哼。”程好军极度不爽的连哼几声。

  “会哼哼的那是猪。”

  肖辰逸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噗呲。”直接把旁边两人逗笑,而程好军则瞪大眼睛敢怒不敢言,实在是因为这些天的相处,他也终于发现肖同学杀、呃是阴人不眨眼,不动声色就能致人以死、哦是让你走投无路。

  “没事儿,明天看我的。”

  田晋豪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小护士下班时间,想必她也是终于脱离护士长的“魔爪”

  夜晚来得,医院陪床规定只能留一人,程好军跟傻武虽然百万的不乐意,但在肖辰逸微眯的眼波中、一个个俱怂,灰扭扭的低头走人。

  校方对受伤人士还不错,直接定了个双人单间,刚好他跟肖同学一人一床,平躺在床上瞅着被吊着的右腿,田晋豪仔细倾听着旁边的呼吸声,咦似乎一直没睡?他还想借这次独处,趁机下手搜查一番,看看肖辰逸身上是不是戴着什么“宝贝”才导致他的屎玉屡屡失效。

  “你不通知你女友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