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叶凌轩,今年17岁,就读于本市第一高中,高2016级A班。如你所见,可能我长得并不算帅气,但绝对阳光。此刻我正奋力蹬着自己的自行车,飞驰在市一环公路上。夹杂着桂花香气的微风扑打在脸上,头上是蓝得像要滴出水来的无垠天空,层层白云柔得像棉花糖一般飘在上面。我微眯着双眼,嘴角扯出一个浅浅的弧度,贪婪地享受这一刻的惬意。

  2013.9.1。这是新学期的第一天,也是我高中生活的起点。对着墙上的镜子照了照,衣着整齐后,便抓起书包冲下楼去。骑车来到饭店,叫了两碗面后随便择了个空桌坐下,不多时,面被端上了桌,等的人也到了。

  赵晴薇,从小学到现在的同学,我的众多兄弟里最特别的一个。因为她爽朗的性格,或者说汉子气十足,跟班上很多男生都能打成一片,算得上是现在所谓的女汉子。两个多月不见,她以前齐眉的直刘海已长到耳际,偏向一边,遮住了部分脸蛋,本就不胖的脸显得更加削瘦,约摸着是宅了太久的缘故,她的皮肤变得比以前更加白皙了,以前觉着清纯无比的面孔,现在看来略显成熟。

  “哟,终于换发型了啊,这样看起来挺符合你女汉子的形象。”把筷子递给她,我忍不住打趣到,后者先是没理我,“哧哧哧”的吸了一口面,抬起头把刘海别在耳朵后面,嚼着面条含糊不清地说到,“姐姐我两个月没去理发店了,你也不早点告诉我今天就开学,昨天游戏玩得正嗨呢,你一个QQ消息发过来我大半兴致都没了。我这收拾东西还来不及呢,哪顾得上发型。”我摸了摸额头上的黑线,感到一阵无语,“额,你这两个月一直都在玩游戏吗”,她大口咬着面条,发出了个“嗯”算是回答,我也没再多话,轻轻的吸着面条。

  酷&匠{网_永%久免$费看小◇说

  吃完早餐后,我骑着自行车带着晴薇向新学校驶去。晴薇坐在我后面很安静,一路无话,倒是她那只轻轻环在我腰上的小手,惹得我心里涌出几分悸动。心里不该出现的别样情感,随着耳边拂过的凉风一点点消散。在学校的停车场处锁好车,我们朝着分班名单布告栏处走去。虽说是所新学校,但是初中的时候,我来这参加过几场篮球比赛,学校的路径早就有所了解,也省却了问路的麻烦。倒是跟在我旁边的晴薇,路上东张西望,也不知道是在看帅哥还是在好奇这片新土地。我侧头看着她盯着远处的眼睛,“晴薇,觉得这个新学校怎么样。”她扭过头来,脸上满是掩不住的笑意,“看起来好大,环境也很好,你看你看,那个运动场的地面还是塑胶的,比我们以前那个学校的操场大好多!”我也不由得笑了笑。说话间,我们已来到布告栏处,晴薇闪身挤进公告前的人群,不一会又挤了出来,对我说到:“我在C班,你在F班,我们这一级高一有10个班,A班是特快班,BCD都是快班,其他的都是……”说到这,她顿了一下,我笑着将其打断,“都是平行班吧,没事,高一第一个学期结束后会重新分班的。”晴薇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真的吗?”我点了点头,作了个手势示意她跟着我走。我们还需要到教室里报到领书才行,晴薇所在教室在二楼,而我的教室却在四楼。到楼梯口跟她分手后,我继续爬楼梯前行。

  到了教室里,桌椅已是被整理得很整洁的了,现在时间还算早,排队报道的人不算多。轮到我时,班主任盯着记录本,头也没抬,只淡淡问了句“名字。”“叶凌轩。”我感到他身子略微震了一下,抬头打量了我一眼,手里的记录本只往前翻,我的名字在第一页第一个赫然醒目,我也趁机看到了新班主任的面容,年纪好像不过30,却能感受到时间里沉淀下来的稳重,神情是直逼人的威严,眼睛里却透着一种说不清的柔情。登记好资料,我往教室里看了看,择了个靠窗的位置,外面是学校的小操场,里面整齐的排列着十多个篮球架,围墙外面不属于学校的区域,又是一片难得的景色。从高出可以俯瞰到更远的远方,浑浊的云雾绕着群山,把本是墨绿色的远山淡成了灰绿色,显得有几分的不真实,缺少了水的灵气来渲染这片宁静的土地,群山在云雾下沉默着。我正看着窗外出神,突然有人用力拍了下我的肩膀,我回头看去,是初中的一个同学,我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放好东西开口道“以后还要多多照顾,挨着个成绩好的坐总是不错的。”我冲他淡淡笑了笑,心里也明白了他的打算。他叫韩伟杰,以前在我们班里算是那种成天打网游不顾学业的男生,家里算是富裕,来这所学校上高中当了个择校生,虽然我算不上是那种死读书的学霸,但是一向对网游不感兴趣跟他也没多大交集,不过一般情况下男生总是很容易打成一片的。闲着也是闲着,趁着班上人还没到齐,我和他闲聊了起来,尽管不是熟悉的好友,但谈话还算投机,过了一会,他以前结识的几个哥们都朝我们这坐了过来,我微微感到一阵头疼,看来往后一段时间是没法好好学习了。我低下头偷偷玩着手机,没和他们一起聊天,侧耳听到他们聊的都是LOL的话题我也插不上什么话。

  等待的时间并不漫长,班上的同学到得差不多时,班主任开始了他那段乏味的开学演讲。我只隐约听见了他的自我介绍“同学们好,我叫袁野,以后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了。”后面一长串的啰嗦我已无心再听下去,单手撑着脑袋望着窗外发呆。不知过了多久朦胧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了一声我的名字,愣了一小瞬后我反应了过来,班主任已经开始点名了。“到。”我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好似震慑住了其他同学,想必大家都有过坐在后排角落看到全班同学转过头来盯着你看的经历,那复杂的感觉我是没法用文字表达清楚。韩伟杰凑过来小声对我说道,“这个班是有多垃圾,连你都可以当第一。”我淡淡笑了下没说话。说实在,晴薇告诉我分班情况时心里还是有一点失落的,我在学习上本来就有惰性,现在又到了这个班,不知道以后能否翻身。

  报道结束后,出了教室门径直朝楼道走去找晴薇。刚到楼道口,就看到晴薇气喘吁吁地冲了上来,她看到我一下把我拉向走廊另一边。高中部的教学楼楼道设计在中间,每一层楼道的旁边都有一段空间,有半个教室那么大。我被她拉到了这边,她往回看了看,满脸慌张的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正想问发生什么事了,还未开口,她就一下扑到了我的怀里,她靠着墙壁,我背对着外面,听到她小声对我说,“让我躲一会,等等跟你解释。”我满肚子的好奇,听到身后好像有一群急促的脚步声,或许被她感染了,我慌乱的用手抱住了她。此时我的身高仅有175cm,晴薇有165cm,差不多到我鼻子的位置。她把头尽量低着,紧贴在我胸口,我开始觉着脸上烧起了红晕。感觉到那些人已经走远了,我把她放开,等着她解释,她没说话,又把我拉到楼梯口跑了下去,我的天,这姑奶奶玩我呢。先是不明就里地把我的初抱拿走了,现在又二话不说拉着我满楼道跑。

  我被她拉着跑到了树林区,这所学校算是建在了山上,里面有一片区域长着参天大树,一条冗长的水泥路横穿而过,是学校的环校跑道。她跑得累了,停下来放开了我的手,靠着栏杆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我走过去挨着她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她,“擦擦汗,气喘匀了再说怎么回事。”晴薇点点头接过纸巾,胡乱的擦干了额头上的汗珠,一颤一颤地说“我刚出教室,没看到走过来了一群男生,不小心撞到了一个,把他手里的一大捧书撞掉了。”她顿了下,我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就这样?”她低下了头,转着手指小声说“然后……然后我就边道歉边帮他捡书,然后递给他时,他没接,很生气的骂我‘臭丫头,长没长眼睛,刚到手的新书就这样被你弄脏了,你脑袋是被门挤了吗?’我当时也怒了,一下把书砸到地上,洒了一地,回骂了他一句‘你脑袋还被驴踢了呢!’他被气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周围的几个男生也都换了副凶狠的表情,我一看苗头不对,就往楼上跑,然后就看到你了,然后就没然后了。”我感到很无奈的摇了摇头,“都上高中了你还这么莽撞,才开学就惹了事。今天你侥幸躲过了一次,我看你以后再遇到了人家怎么办。”她站起来,不耐烦地打断了我,“好了好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说完这话她脸色就变了,四处望了望,映入她眼帘的全是高耸的乔木,现在站着的环校跑道不知道通向何处,刚刚跑得那么匆忙,怕是连从哪里过来的都不记得了。她忐忑地说“小轩,这。。这是在哪里啊,我们怎么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