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林就往民警值班室走去,大林这时候说:“监控不是什么人说看就能看到,我们费半宿的劲看了,又能怎样?我感觉嫣然说的还是有道理的,广场上这么多人,又是晚上,娟儿看花了眼也是有可能的。其实,我们没有没有必要去看这个。”

  他的话还是很在理的,我就站下了。这样兴师动众的,没有充足的理由,人家也不一定让看,我就说:“那算了,我们还是去看一下小葛和潘卓婷他们吧。”

  于是就又返了回来,我又对大林说:“我刚才是被嫣然气坏了,她也太厉害了,简直就是不讲理。你看她不依不饶的样子,跟个泼妇有什么两样?也就是娟儿刚来,换成别人,不挠她才怪。”

  “换做是别人,她也不敢。”大林说。

  “小葛不怯她,别人就不好说了,像潘卓婷这样的,也是白受气。”说着话,就走到了小葛这里,她看到我们以后,就说:“哎呦,领导亲自来督战了,真是让我们感动,也备受鼓舞呀。”

  我就对她说“辛苦了。”

  “领导也学会客气了。我们在这样的地方,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大开眼界呀。想不到黑人到广州的这么多,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我看到他们,就感觉不舒服。”小葛说。

  大林就说:“黑人有他们的生活方式,在广州还是比较受欢迎的,不然,会一年比一年增多吗?”

  我们要去潘卓婷那边的时候,小葛问嫣然回来了吗?大林说:“回来了,刚才她是去吃饭了,虚惊一场。上班后就不要问她这个事了。刚才她都差点把娟儿打了。你这里有啥事,一定要先给我打电话。”

  “怎么,怕我被人拐骗呀?”小葛说。

  “是,真怕你被人骗走了,我很不放心呀。”说着,还拥抱了她一下。我看着,感觉到了一种温暖,他们多么恩爱,这才多长时间没见面,就亲热成这样了。

  后来,找到潘卓婷那里,看了看他们,然后就回到了大林的车跟前。大林这时对我说:“我有个建议,你看行不行?”

  “现在工厂里不是已经回去了一百多名员工了吗?你回去后,让汪总挑选几个人,男女都行,把潘卓婷和嫣然他们全部换回去。我担心他们会坚持不下来。”大林说。

  “没问题,我回去就安排。”他们从吃过中午饭就在这里站着,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如果再熬夜,会真的吃不消。于是,在有员工赶过来后,让莫爽在这里等着接待,我就坐大林的车回工厂。在车上,我给汪总打了电话,让他选几个人,等我们回去后,大林再拉他们来车站。最后,我就对汪总说:“已经这么晚了,你安排一下就回家休息吧。”

  他说:“不用,等嫣然回来,我们一块走吧。”

  我一想也对,马上就去人换她们回来了,再等一会儿也是无所谓的,于是,我就对他说道:“也好,你们就一块吧。”

  到了工厂,已经有七八个人在大门值班室这里等着,我们下车后,他们就上了车。下车后,看到孙大明一脸不高兴的站着,我就问:“怎么,还没见秋红的人影?给她打个电话,来还是没来,心里不就有数了吗?”

  “打过好多次,是空号。”孙大明嘟囔道。

  “有可能是回家后换号了,再等等,明天还有一天那。”我只能这样安慰他。

  进了值班室,汪总在沙发上坐着,她对我说:“小赵,我们做的这项工作,员工们都为我们竖大拇指那,说太有人情味了。有跟同乡一起回来的,说好是跟同乡去别的公司,可是,看到我们这么热情的迎接,还是回到了我们厂。而且,还有意外的收获,有十几个人是去其它单位的,现在也来到了我们厂。”

  我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收获,汪总又说道:“我们大家现在辛苦一点,以后就会轻松一些。”

  “大家都辛苦了。”他们都是为了工厂的发展,我也只有一声感谢的话了。

  “小赵,我已经安排了饭菜,等他们回来就可以一块吃饭。他们晚上一定是没有吃好。”汪总说。

  我说:“好,还是你想得周到。”等了时间不大,大林就把他们都送了回来,在大门口下车后,我和汪总就迎了出去。

  “都去食堂餐厅把,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饭菜!”汪总喊道。这时,嫣然走到他的面前,问他啥时候回家,汪总就说:“等你们吃完饭咱们就一块回家。”

  嫣然说:“我不饿,你没有别的事情,咱们现在就回家吧。”

  汪总看看我,我就说:“嫣然,你不饿,汪总一定饿了,你们一块吃点,再回家还不行呀?”

  嫣然抱住汪总的胳膊,晃了几下说:“人家不饿,回家嘛。”这撒娇的话立即就把汪总击倒了:“好,好,咱们回家。”说完,没忘和我招呼一声,就和嫣然一起出了大门。

  随后,我也去了餐厅。在吃饭的时候,我倒上了一杯酒,反正要睡觉了,喝点还能治失眠。小葛就对我说:“你家这个亲戚,就跟只母老虎一样,在回来的车上,又把娟儿骂了一顿。我和潘卓婷劝说了几句,她还跟我们瞪眼,谁都咬,真不是个好东西。她敢骂我试试,不但要骂回来,还要撕这个二逼。”

  看到娟儿脸颊绯红,只是坐着,一点东西也不吃,我就对她说:“没事,别怕她。她就是这样一个人,以后离她远点。”

  小葛说道:“干嘛离她远点,这种人就是软的欺,硬的怕。就和她来个鱼死网破,以后就再也不敢了。”

  潘卓婷这时说道:“娟儿,嫣然就是嘴不饶人,也不是坏人,以后在一起工作,还是相互忍让一些,自己的心里也平静,少生气。”

  娟儿点头,然后,吃了点东西就说去找韩杰了。我就说:“娟儿,今晚上的不愉快就不要告诉韩杰了,免得他听到你被欺负了,再节外生枝就不好了。”

  她说:“放心吧,我不会跟他说的。”然后就走了。

  潘卓婷和小葛吃完饭以后,没有等我,都说困极了,就回销售科她们的宿舍了。大鹏陪我喝酒的时候,孙大明突然走了进来:“兄弟,我来陪你喝!”

  说着,就坐餐桌旁,对大鹏说:“给俺老孙倒一杯!”

  我就对他说:“孙大哥,你心情不好,就少喝点吧。”

  他把眼睛一立楞,说道:“我怎么就心情不好了?为一个娘们不值得。三根腿的鸡不好找,两根腿的人有的是!”

  大鹏给他倒了一杯酒就去值班了,过了一会儿,韩杰来了,他说销售科二楼的房间已经腾出来了,让我去那里休息就行了。还说被褥他们没用原来的,还是干净的,我说:“你们这是为啥,我一个人去员工宿舍就行。”

  韩杰就说:“这已经非常感激你了。”说完,他就走了。

  我就对老孙说要去休息了,让他一定少喝点。他说他不值班,喝完就去睡觉。我就不再管他,晃晃悠悠得往销售科走去。